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勒索
    一轮明月当空,清风徐徐。

    明月姑娘坐在窗前,素手托着尖俏的下颌,一双美眸凝视着窗外的柳树、圆形的屋顶,却散漫似没有焦距……

    小丫鬟就这站在她身后,低垂着头,似乎有些委屈,大眼睛里噙着泪水,眨巴一下眼睛,泪珠儿就簌簌滚落。

    耳边传来轻轻的啜泣,明月姑娘幽幽的叹了口气,收回目光,转身看了看小丫鬟,扯起了她的手。

    “有什么好担心呢?当我们走进长安城的那一刻,就已经坚定了决心,做好了回不去家的准备。现在,只是结局来得快了一点而已……”

    她清纯绝美的容颜浮现一个略带凄迷的笑容,彷如窗外清冷的孤月,寂寥得令人心碎。

    小丫鬟抬起小脸儿,梨花带雨的样子也有了几分略显成熟的柔媚,啜泣着说道:“城门已经被封锁了,我们逃不掉了……我不怕死,可是小姐若是死在这儿,少主一定会伤心的……”

    明月姑娘轻笑了一下,素白的柔夷轻轻抚摸小丫鬟的脸蛋儿,揶揄道:“哎呦,本小姐还当你这个小丫鬟是个忠心耿耿的,却原来不是为我担忧,而是舍不得你家少主伤心一星半点……”

    “哪有……”小丫鬟脸红了,扭着娇小的身子不依。

    身后脚步响动。

    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屋外走进来,到了明月姑娘的身前,单膝跪地,恭声道:“小姐,百骑司的人已经将这座寺庙团团围住,幸好那个番僧还在拦着,但是用不了多久,必然会冲进来的。时间紧迫,请您赶紧行动吧!”

    小丫鬟有些愣,城门都封锁了,这里也被包围了,还有什么行动?难道是动决死冲锋?

    明月姑娘俏脸恬静,轻声说道:“我不会独自逃生的,这次未能将张士贵那个屠夫刺杀,是我对行刺计划的设计有误,连累了你们。事已至此,我又怎能弃你们于不顾?大家要生则同生,要死则同死,我董明月虽是女儿身,却也做不到抛弃战友!”

    她的语调清冷,秀美的眸子里却跳跃着倔强的强硬。

    小丫鬟则是完全呆了,这都被围成铁桶了,居然还有生机?

    那大汉沉声道:“谁又能想到朝廷的鹰犬居然如此神通广大,那般的迅就查到小姐您的身上?非但如此,此间我们经营了五年,从未有过一丝错漏之处,也不知那些官兵是怎么找上来的……”

    不仅是他奇怪,董明月也深深不解。

    褚彦博窃取弓弩一事,就是她在背后出谋划策,用故布疑阵之法,前后牵连进去很多人,各种可能泄露真相的线索千头万绪,想要查出来实在难如登天。

    可是仅仅半天,褚彦博就被缉拿下狱。

    而在大秦寺这里的据点,是在五年前就布置好的,绝对不可能出现纰漏,“百骑”又是怎么找上门的?

    董明月不自禁的就想到那个临时加入“百骑司”的房俊。

    想到那个混蛋,便又是咬牙又是羞赧,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不出意外,自己现在被比如绝境,定是那房俊的功劳,只是不知其到底用了什么法子,能这么快的就追查到此地。看来,那家伙不仅文采好,能敛财,还真是有几分能耐……

    只是自己潜入长安,利用清倌人的身份,也不仅仅只是为了行刺张士贵。现在更远大的目标因为自己的暴露而全部夭折,令董明月有些丧气灰心。

    “小姐,请立即动身吧,若是再耽搁下去,怕是来不及了!”

    大汗沉声打断董明月的思绪。

    “要走一起走!”董明月秀美一挑,清丽的容颜展现一丝坚定。

    这时又一个大汉飞快的走进来,急切道:“官兵进来了!小姐,请立即动身!”

    董明月屹然不动,她虽是女子,却也有不逊于男子的刚烈!

    抛弃族人,独自逃生?

    她做不到!

    两个大汉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的无奈,以及深深的感动,却更是抱定以死阻拦追兵的决心!

    “小姐,若是您死于此地,少主必定伤心欲绝!为了少主……”

    董明月娇吒道:“少主,少主,你们眼里就只有少主!我董明月是你们少主的阿猫阿狗吗?”

    俏脸寒霜,丰满的胸膛急剧起伏,显然很是恼怒。

    两名大汉赶紧跪伏于地:“属下知错了……小姐巾帼不让须眉,更是族中最闪亮的那颗珍珠,我等怎能让小姐陨落于此地?若是小姐不走,我等立即自绝于您面前!”

    前院传来脚步声响。

    小丫鬟急道:“小姐……”

    董明月死死咬着嘴唇,看着面前最出类拔萃的两个族中子弟,知道他们说得出做得到,自己若是执意不走,下一刻就会拔刀自刎!

    深深吸了口气,董明月面容肃然:“那好,我走!不过我董明月誓,有生之年,必将斩尽百骑这群鹰犬,为你们报仇雪恨!”

    其中一名大汉急忙站起,伸手将桌案下铺地的一块青石板拉起,露出下边一个黑黝黝的地道入口,然后退身,再次下跪于地,轻声道:“恭送小姐!”

    语调平静,却是决别。

    董明月深深看了两人一眼,微微一福,毅然扭头,跳进地道。

    小丫鬟也紧跟其后。

    两名大汉对视一眼,一起将青石板放回原处。

    身后破门之声响起……

    房俊于阿罗本进入这个别苑的时候,战斗已经停止。

    两名刺客已然伏尸于地,三名“百骑”兵卒重伤,这两名刺客悍不畏死,根本不可能活捉。

    阿罗本一张脸煞白煞白的,居然真有凶徒藏匿于大秦寺中?

    他上前忍着心里的恐惧,仔细打量这两名尸体,“啊”的叫了一声,不敢置信道:“这两人乃是西域的商贾,在城中经营胡椒生意,已然有几年之久。因其本小利微,经济拮据,所以才一直租宿于此,谁曾料到居然是凶徒?”

    房俊啧啧嘴,看了看四周环境:“没现那位明月姑娘?”

    李君羡皱眉道:“没有,屋子里都搜遍了,再无其他人。想来应是有秘道之类,在我们来之前已然逃走。”

    正说到这里,已有兵卒来报:“屋里现一处暗道,卑职派人下去追踪,却现已然坍塌,必是贼人早有准备,逃走之后便毁掉秘道。卑职派人手,已经在清理。”

    房俊摇头道:“怕是已经逃得远了!”

    李君羡沉着脸,有些郁闷。都追到这里了,谁又料到这帮刺客居然早有准备,甚至挖了一条暗道?不需问,这条暗道的出口必然是城外,现在追下去,连人家的影子都不会看到。

    阿罗本走了过来,尴尬的对房俊笑笑:“贤侄啊……那个你看,我实在是不知道这两人是凶徒啊……”

    房俊呵呵一笑:“某当然信!但问题是,别人会不会信?陛下会不会信?”

    阿罗本顿时苦了脸,他是真的头疼了!

    这两人在寺中租宿已然多年,此时犯下这等罪行,若是自己说完全不知情,谁会相信?

    若是皇帝陛下一怒将景教驱逐,那自己多年来的心血岂非毁于一旦?

    此时阿罗本完全没了刚刚的硬气,陪着笑脸哀求道:“贤侄啊,我与你父相交莫逆、情同手足,现在我被连累,你可不能坐视不管啊,稍晚一些,我必然亲自上门,去请求你父亲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

    房俊为难道:“也不是晚辈不帮您,可这里这么多人都看见了,您也不能让我睁眼说瞎话吧?陛下可不好糊弄……”

    阿罗本咬了咬牙,心里权衡一番,现这次危机真的很大,遂将心一横,下定决心道:“我在密室之中,收藏了一柄大马士革刀……”

    房俊眼睛一亮:“这可不是咱勒索你,完全是您自愿的……”

    阿罗本哭死的心都有,我自愿你个脑袋!

    你特么张嘴就问我大马士革刀的事儿,难道真是对那刀一无所知?

    这个小混蛋,真是一点也不像他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