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临行
    “你说什么?让朕宽恕涞阳郑氏的女眷和幼童?”

    李二陛下随意坐在软塌之上,手里捧着茶盏,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这个房俊是傻子么?

    郑伯龄当初既然敢无视皇权,将家族作为赌注去为那些门阀世家充当马前卒,就应该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

    成了,涞阳郑氏将会获得巨大的声望,以及来自于各大门阀世家的支持,一跃成为最顶级的世家。败了,则由涞阳郑氏来承受皇帝陛下的怒火,陷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高回报必然伴随着高风险,想要有收获,就必然有付出。

    很不幸,涞阳郑氏付出的将是家族的覆灭……

    看上去似乎很惨,但这就是政治,就是规则。

    郑伯龄的举措,已然触犯了贞观律,属于违逆之罪,之比谋逆大罪轻了一级,全族连坐是律法规定的,男丁全部斩,女眷年长者充入教坊司,未成年者卖为奴。

    “此乃律法之规定,商周以来,违逆便是连坐之罪,乃是祖宗之法,既然有罪,全族连坐,有何不妥?”

    李二陛下脸色有些阴沉。

    他很看好房俊的才华能力,但每当这小子标新立异与众不同的时候,他都会觉得很讨厌,因为这总会给他出难题,找不自在……

    房俊少有的态度诚恳:“祖宗之法,岂能传之万世而皆准?世易时移,自然要不断的寻找适合国家的新政策建立起来,将以往过时的政策加以改进,甚至取缔。再强盛的帝国,亦不能抱着祖宗法度墨守成规、裹足不前,而是应该保持进取之心,与时俱进、开拓进取,才能永远傲立于寰宇之内!”

    世事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偏偏自古以来,很少有帝王能保持足够的进取心,再伟大的帝王,亦会将更多的精力放在稳定人心上面,却不去思考其实危险大多来自于外部。

    李二陛下算是少有的进取之君,却也免不了被儒家阉割之后的治世理念所侵蚀。

    所以的皇帝都一个样,只要能坐稳皇位,并且千秋万代,他们愿意将所有的百姓都变成绵羊,都圈在羊圈里,乖乖的种地缴税就好了。

    可讽刺的是,却没有任何朝代能够做到他们理想的千秋万代……

    这就是封建时代最大的顽疾于危害。

    王朝更迭是必然的历史现象,但是随着每一次的改朝换代,都伴随着一场剧烈的社会动荡,人口锐减、财富蒸、土地荒芜……

    李二陛下觉得房俊的话全无道理,起码进取心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全天下的人都安安分分恪守本职,皇帝勤政,大臣清廉,农民种地,商人经商,那才是世界大同。

    他就是进取心太大,心心念念的想着征服高句丽,成就千古一帝的美名,所以才会连年征集粮草钱物,害得百姓负担加重,这才差一点给世家门阀可乘之机。

    稳定才是最重要的,最好就是现在这样一万年不变……

    所以他对房俊的妇人之仁有些不屑,不悦道:“莫说这些歪理邪说来蛊惑于朕,赶紧准备神机营的开拔事物,等待西征吧!涞阳郑氏之事,已由政事堂商议处置,你莫要多管,管好你自己的事便是!”

    房俊默然。

    尽管知道自己的是多此一举,可还是忍不住想要试一试,毕竟在他的意识里,李二陛下还是与其它帝王不一样的。

    但是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

    帝王就是帝王,或许因为能力、性格的原因而有所差异,但是有一点却是相同的。

    他们不会去管生产力如何提升,不会去管百姓如何生活得再好一点,他们只关心自己的统治是否能够一直延续下去……

    轻飘飘的雨丝飘洒,整个太极宫都像是蒙上了一层薄纱,有些朦胧的阴郁。

    房俊心情压抑,有些失神的走在皇宫里。

    直到一声娇脆的呼唤,将他从恍惚中唤醒。

    宫墙下,有一蔟晚桃开得正艳,衬着绛紫宫装的高阳公主娇靥如花。宫装精致,两条丝带披在手臂上,由下环绕而上,寥寥直至肩头。一根紫玉钗将满头青丝俏俏而垒,半在脑后,半在额间,梅花步摇斜斜一贯,点作凤髻。

    斜雨如丝,高阳公主俏生生立在一柄白底梅花的油纸伞下,花映娇颜,更增丽色,肤若白雪却暖,眉似远山含黛,粉润朱唇,凭添更多味道。

    房俊看得再次失神,不得不在心底赞了一声,这臭丫头,确实漂亮!

    他的目光太过炽烈,灼灼的盯着高阳公主的俏脸,没有一丝一毫回避的意思,大胆而直接。

    两个娇俏侍女抿着嘴忍着笑,微微垂着头,很少见到哪位驸马会这般盯着公主看,实在是有些无礼。

    一贯泼辣的高阳公主也被房俊盯得娇羞不已,有些恼火房俊的大胆无礼,却也甜丝丝的很是受用……

    房俊回过神来,施礼道:“微臣,见过殿下。”

    高阳公主咬了咬嘴唇,眼波横了房俊一眼,柔声说道:“出征在即,二郎必定诸事繁忙,本宫亦不再为你单独送行。只是要嘱咐你几句,为国征战是至高荣耀,战功固然重要,但更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莫要为了一点虚名,便楞头楞脑的将自己陷入险地,无论如何,毫无伤的回来,才是最重要的……”

    高阳公主低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白皙的脸蛋儿有些红晕。

    她本想说“家里还有人等着你呢”,却羞不可抑,怎么也说不出口。

    按理说,这次出征回来的时候,自己的婚事就要提上日程了……

    房俊没有意识到这一层,却也感受到高阳公主的关心,心里别扭得不行。

    该死的穿越,该死的先知,令他陷入无边的纠结。

    眼看着高阳公主对自己情愫渐浓,房俊愈不知如何是好。

    无论接受还是拒绝,似乎都不太妥当……

    “哎呀!姐夫你在这里呢,私自还想去找你……”

    一声娇嫩的嗓音在身后响起,房俊回头看去,确实晋阳公主从远处跑过来,欢快的叫着。

    她身后的宫女惊慌失措的跟着跑,手里的雨伞却始终也追不到公主殿下,急的她不停的呼唤:“殿下,您慢点,淋了雨就不好啦……”

    晋阳公主哪里管她,飞快的跑到房俊面前,纵身一跃,便如同一只树袋熊般挂在他身上……

    晋阳公主体质虚弱,育得也晚一些,与敦厚结实的房俊虽然仅仅相差七岁,却着实宛如差了一辈。

    见到晋阳公主与房俊如此亲昵,宫女们都有些好笑,高阳公主却是俏脸一黑。

    这小姨子跟姐夫的亲昵劲儿,有些过分了,当本宫不存在吗?

    “姐夫,你要出征打仗了吗?”

    晋阳公主一双亮晶晶的大眼黑白分明,看着房俊问道。

    “嗯,兕子怎么知道?”

    房俊想要把晋阳公主放下来,却现她手脚使劲儿的抱着自己,便只好保持这个姿势,只是双手放在她臀后,轻轻的托着。

    “是父皇告诉我的!大唐男儿,自当征战四方、无所畏惧,胆敢挑战大唐的敌人,要将他们统统消灭,建立不世功勋!姐夫,一定要打杀敌人,多立功勋,兕子到时候跟父皇给你求一个很大很大的官儿!”

    晋阳小公主显得很兴奋,完全是一副社会主义好孩子的神情……

    房俊被她的神情逗笑了,一本正经道:“谨遵殿下懿旨!微臣必当奋勇杀敌,不负殿下恩义!”

    晋阳公主大点其头:“本宫看好你!”

    房俊哭笑不得……

    然后,晋阳公主松开一只手,从脖子上取下一块拴着红绳的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