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四十七章 府兵制的缺陷
    这早餐实在是难以下咽,房俊摆了摆手:“你们几个吃了吧!”

    几个亲兵面面相觑,年纪最小的卫鹰说道:“这个……小的听闻左卫军中弟兄所说,今日大军启程,必然急行军,少主若是不食早餐,恐怕体力难以维系……”

    此次西征,房俊本不欲带上卫鹰,这小子确实机灵,但年纪太小,总让房俊有一种雇佣童工的感觉……

    不过实在耐不得这小子软磨硬泡,只好将他带上,为此,卫鹰的母亲还担忧的擦眼抹泪,不停的拜托房俊好好照顾。

    房俊愁眉苦脸道:“这玩意是人吃的吗?寡淡无味,连点油星都没有,没法吃……”

    几个亲兵尽皆无语,以往都忽视了自家少主的性格,敛财有术、脾气暴躁,却忘记了这本就是一个大纨绔,如何吃得了苦?

    不过这早餐在房俊看来比猪食强不了多少,在亲兵眼里却是极好的饭菜,几人对视一眼,卫鹰自包裹中翻找出来昨日临行时,主母卢氏和杜氏给带来的点心,然后欢天喜地的跟几个亲兵大快朵颐,将主将的饭菜分而食之。

    房俊噎了两口干巴巴的糕点,也就不再吃,心里琢磨着自己是不是真的好日子过多了,一点苦都吃不得了?

    该享受的时候享受,这无可争议,但该吃苦的时候却不能吃苦,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没一会儿,军号阵阵,时辰已到,大军开拔!

    虽然神机营被侯君集安排在最后,同随军维修军械的军器监以及辎重营一起殿后,并不急于开拔,可怀着对古代行军的好奇,房俊还是穿好盔甲,走出营帐,一睹千军万马奔赴战场的盛况。

    走出营帐,便见到刘仁轨亦站在不远处,顶盔掼甲,卓然而立,目视眼前一队队开拔的兵卒,很有些兴奋莫名的激动……

    “嘿!干吗呢?”

    房俊走过去打了个招呼。

    对于自家提督大人时常冒出来的不分上下尊卑的称呼、词汇,刘仁轨早已习惯,感叹道:“如此雄兵威武,何愁大唐不能百战百胜,开疆拓土?吾辈武将,生逢其时,能血染沙场魂铸轩辕,实在是人生之乐事!”

    “呵呵……”

    房俊看着眼前的军队,却是有些失望的。

    最起码在这个深受后世各国强军鼎盛军容熏陶的穿越来来看,百战百胜、威武雄壮的大唐府兵……其实真的不咋滴!

    除了关中汉子剽悍的体魄、豪迈的血性之外,不过如此。

    稀稀拉拉的队列、乱七八糟的步调、歪歪扭扭的军容、边走边谈笑风声的混乱……这叫强军?

    刘仁轨感受到房俊的不屑,奇道:“侯爷看不上关中兵?”

    房俊瞪他一眼:“熟归熟,当心告你诽谤!你哪只耳朵听见我看不上关中兵?整个大唐,第一等的兵卒,就是关中兵!”

    这话还真不是恭维。

    大唐之兵可以与高地之兵相抗衡的唯有陇西秦兵和塞北燕兵,塞北燕兵还要镇守北平,防备薛延陀高句丽等外族,动弹不得,任务同样严峻,所以对付西边外族的重任只好压在陇西秦兵身上了。

    其他地区,虽说江南和山东地区已经建设军府,可是数量还是少,维持地方治安已经不容易,出国征战的话,恐怕只能给大唐丢脸,不谈训练,只谈身体也是略有所差,江南温暖湿润,民皆短小,气力不如北兵,不善弓马,南兵北上作战者,自古以来失败者居多。

    东吴孙权十万兵北上合肥,却被张辽七千兵马击溃,晋室南迁之后北伐也不在少数,败多胜少,若是防御倒还可行,但是若论进攻,除了陈庆之七千白马军和宋帝刘裕之外,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战绩,所以大唐对于南兵北上的事情一直都拿捏不准,主要战力,还是关中兵。

    山东因为隋末大战,生灵涂炭几乎千里无鸡鸣,人烟稀少,曾经强横一时的青州兵业已消沉,大唐时期,提到天下第一等强军,那就是关中兵!

    只不过在大唐荣耀赫赫的关中兵,在房俊眼里看来有些失望罢了。

    “可是你觉得,这些府兵与神机营兵卒相比如何?”房俊问道。

    “自然是神机营的兵卒更胜一筹!”刘仁轨傲然说道。

    房俊又问:“原因何在?”

    “这个……”刘仁轨略一踌躇,答道:“是因为神机营的兵卒更能专心的操练?”

    房俊点头道:“术数有专攻,只有专心致志的做一件事,才能尽可能的做到最好,三心二意如何能成事?当兵也是如此,今日拿着锄头种田,明天拎着刀子上战场,能打得过一年到头操练不缀的专业士兵?”

    说起“府兵制”,算是稳定天下的一个壮举,可也正是因为“府兵制”,导致士兵的整体素质其实并不高。

    你指望一群昨天还拿着粪耙锄头在田间耕作的农夫,今日上了战场就能所向无敌纵横四海?

    军队的终极状态,自然还得是职业化。

    大唐府兵之所以能够在唐初笑傲天下纵横大漠,主要的支撑是它的勋转制度!

    有了军功,可以称为军官,可以免除赋税,可以称为人上人!

    而这些,又是建立在唐初吏治清明的基础上,君不见到了中唐,朝政吏治被那位风流天子“唐明皇”搞得乌烟瘴气之后,府兵制度便轰然崩塌?

    府兵还有一大缺陷。

    府兵取之于当地,用之于边疆,战时为兵,闲时为农,并不是完全脱离土地,还是有相当一部分农活儿需要府兵去做的。一旦西域都护府成,在当地设立军府设立军队恐怕不太可行,都是外族人,和大唐不是一条心,要说移民过去也不能一下子就移个几十万过去,苦寒之地,就算是关中之民也不大愿意过去吧?

    这样一来戍守时间就要加长,即使府兵是轮换制度,也不免要对农务产生影响,关中建设就要受损,粮食产量也要受影响,戍守西域起码需要几万军队,这样一来,将对多少耕地造成影响?

    大唐全国之兵也不过六十万,这样一来,如何看顾得过来?

    所以在唐初之后,所谓的西域都护府实则已不能完全掌控,原因就是兵源不足……

    刘仁轨皱起眉头:“府兵出战要自备武器和口粮,朝廷只会准备一部分粮食以备不时之需,打完了回家领赏,战死了朝廷给抚恤金。但假若朝廷花费养天下军队,这个消耗可不是一般的大,那样每年得耗费多少钱粮?而且不打仗也要朝廷供应吃穿用度,这倒是有些浪费了。咱们神机营的兵卒都是按月领饷,花费已是骇人听闻,若举国如此,根本行不通!”

    他可不是脑子一根筋的武将,自幼熟读兵书战策,对于朝政也略知一二,朝廷哪里来的那么多钱粮供养全队?

    若当真如此,必然徭役税赋加重,本就艰辛的民生,怕是愈雪上加霜,民不聊生!

    刘仁轨咽了咽吐沫,他可是知道自家这位长官的性子,担忧道:“侯爷,咱可不能去跟陛下提这样的建议!成与不成且不说,此法必然要加重税赋,那可是得被全天底下的老百姓戳脊梁骨骂娘的!”

    房俊一翻白眼:“你当我傻啊?再说了,也不比全国府兵尽皆裁撤,募兵十万,足矣……”

    刘仁轨这才稍稍放心,他还真怕房俊犯浑,一道奏折上去,必然被那些苍蝇见了血的御史死死咬住……

    “准备一下,开拔!”

    房俊拍了拍刘仁轨的肩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