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唐朝人不会钉马掌
    一队队唐军拔营开赴西域,无数大唐健儿怀揣着建功立业的梦想,前往大漠烽烟的远方,将大唐的赫赫天威传播到那片荒凉遥远的国度,却不知道,自己居然在无意间创造了一场中国历史上最经典的长途奔袭之战……

    没有慷慨激昂的出征仪式,李二陛下甚至都未能表一次热血沸腾的誓师演说……

    长安城的百姓早已熟悉了战争的场面,贞观年来,这样数万人规模的军队出动对于关中百姓来说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事。

    更何况此次征讨的目标,实在是太过弱小、不堪一击,所有人都相信,只要大军一到,小小高昌国必然灰飞湮灭!

    行军度并不快,出岐州过陇州入凉州,已是一月之后。

    尽管对这年代的行军度早有预料,房俊也不免郁闷,按照这度,抵达高昌国岂不是得一年?

    郁闷个天的!

    神机营这帮骄兵悍卒因为连续几月的负重急行军,早已锻炼出非同一般的耐力和体魄,此时的行军强度远远逊色于平素的训练,走走停停,游山玩水一般,兵卒们身上的肥膘没掉!

    房俊简直都无语,他很想追到前方帅旗下方,好生问一问侯大将军:“您所谓的急行军,就这龟?”

    等到进了瓜州,又过了一个月……

    说好的“三日五百,六日一千”呢?

    你侯君集牛气冲天,还没人家夏侯渊走得快?

    房俊无奈的估摸着,这仗打完得两年……

    不仅如此,就在瓜州城外,大军居然安营扎寨,就地整顿!

    神机营的驻地里,房俊热得解开了系住甲胄的布带,取过一瓢凉水兜头就倒下去,然后从铜罐里摸出一块冰块儿丢进嘴里,咯吱咯吱的嚼碎,这才解了暑气。

    神机营随军带着黑火药的原料,用点硝石制冰,不算难事。

    刘仁轨、段瓒、长孙冲、以及军器监随军前来的监丞胡有方、随军郎中葛中行、辎重营校尉秦怀道,都围坐在军帐之内,嘴里嚼着冰块,舒爽惬意。

    他们这一伙,俱是殿后之责,每日里最喜到神机营的驻地混日子,平素吃喝伙食高出别军一筹不说,还总是有些新奇的玩意儿。便如这酷暑之下居然能拿出冰块,你敢想?

    也不知是如何保存的……

    别人还就罢了,长孙冲身为神机营行军长史,各种物资都在其账目中详细备录,却不知这冰块儿从何而来?每次只是见到房俊的亲兵到厨房里鼓捣一阵,这冰块便拿出来了,这不由让长孙冲想起长安城中新近崛起的几家售卖冰块的商铺,莫非房俊于此也有关联?

    否则怎会也懂制冰之法?

    这家伙,倒真是有些鬼神之术,这冰到底是怎么制出来的?

    长孙冲忧心忡忡房俊的手段着实难测,心里的那个打算也便愈加犹如春草一般疯长,不可遏止……

    “你们说咱们这位侯大将军到底怎么回事,这等行军度,到达高昌还得不猴年马月?”房俊忍不住抱怨,现在天气酷暑难耐,越往西走,水源越少,气温也越高。但这还算好的,若是磨蹭到冬天,那可就悲催了!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那可不是美景,寒冬腊月在西域行军,还不都得冻死?

    军器监监丞胡有方说道:“侯爷非是军伍中人,有所不知。自此往西,路途难行,多是砂砾碎石,不仅人行困难,稍有不慎便受伤,马匹更是寸步难行,若强行行军,马蹄磨损严重,未等上战场,怕是就得折损大半。是以,眼下前方应是在给马匹穿上木涩。”

    房俊一头雾水:“那是什么玩意?”

    段瓒与刘仁轨互视一眼,一起以手捂脸……

    堂堂神机营提督,虽然麾下并无骑兵,可这军中常备之物,总该听说过吧?

    简直丢人……

    随军郎中葛中行哈哈一笑,揶揄道:“侯爷对于姑娘们的绣花鞋素有研究,却不知这马蹄木涩乎?”

    这葛中行年逾半百,却脾性随和,言谈无忌。

    他能这般取笑房俊,胡有方却是不行,房俊此刻还挂着一个军器监少监的名头,那就是他的顶头上司,岂敢胡言乱语?

    便忍着笑解释道:“马蹄柔软,最怕砂砾道路,一旦磨损严重,这匹马也就算废了,是以必须穿上木涩,保护马蹄。木涩四窍,马蹄亦凿四窍而缀之,只不过此物造价昂贵,极难制作,且极易磨损,是以不到艰难之时,绝不轻用。”

    秦怀道乃是武将世家,熟稔军中事物,说道:“一路行来度缓慢,便是为了保护马蹄,是以骑兵并未提。过了瓜州,便进入西域境地,距离高昌国亦不远了,给马匹穿上木涩,一鼓作气直抵城下,不给高昌国喘息之机!”

    房俊囧了……

    搞了半天,人家侯君集乃是为了保护马匹才如此慢行,而且最后在敌人猝不及防下来一个闪电袭击!

    可是这木涩……

    房俊恍然,娘咧!

    唐朝人不会钉马掌?

    这么简单的玩意居然不会,还要搞出来一个什么木涩,听起来好像逼格很高的样子,完全是扯淡吗!

    他有些不确定,问胡有方道:“马掌,听过没?”

    胡有方茫然摇头:“那是何物?”

    房俊再看在座诸位,都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顿时大喜,使劲儿一拍大腿:“财咧!”

    而用马掌来减轻牲畜蹄磨损的技术,给百姓的生产生活带来很多便利,从田间犁地到长途运输,牲畜的蹄掌都被钉上马掌,最大程度减少了地面、积水等对马蹄的伤害。马匹在这个时代可是极其贵重的财富,而马蹄的磨损更是马匹折损的最大原因!

    从唐代中期到宋代,中原王朝难以直接控制西北地区,尽管与周边各民族之间有数额巨大的以茶、绢换取马匹的贸易行为,但给马钉掌的技术始终没有随着“胡马”的输入而在中原地区流传开来。

    所以,马掌技术始终被认为是一种新奇的域外事物。

    追溯马掌的材质,宽泛的说,还使用过葛藤等材料包裹在蹄掌上。“健马铁裹足”以及“以葛编蹄”,这可看出除用铁锻打马掌外,还有这种极为简陋的马掌。

    眼下大唐军中的木涩,大抵就是这类极为简陋的马掌。

    将马掌技术献给李二陛下,那可是妥妥的大功一件!

    账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

    房俊一皱眉,段瓒便即起身,除外查看。

    长孙冲暗叹口气,你段瓒好歹也是将来要继承国公爵位的男人,犯得着对房俊这个棒槌如此死心塌地?

    自己身为驸马都尉,长孙家的继承者,在这神机营中,却是没什么存在感……

    不久,段瓒转回,脸色有些阴沉,冲随军郎中葛中行道:“一队斥候遭遇马匪围攻,死伤惨重,贵属下请您回军医营,救治伤者。”

    葛中行一概嬉皮笑脸的神色,肃容起身,冲着众人一拱手:“老夫现行告辞!”

    房俊起身道:“反正闲来无事,随老哥去看看!”

    葛中行默然点头,匆匆离去,房俊紧随其后,刘仁轨和段瓒互视一眼,亦相随在后。其余几人却没那心思,反正事不关己,这大热的天儿,哪里有再次嚼着冰块消暑纳凉痛快?

    长孙冲巍然不动,神情却有些紧张。

    马匪何时也敢围攻军中斥候了?这不明摆着扯蛋么!

    难不成……是那帮人已经到了?

    可是到了就到了,为何要出手围攻斥候,这不是打草惊蛇么?

    长孙冲脸色泛青,咬牙暗恨!

    一群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