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五十章 两个医生
    瓜州将军府中,侯君集正貌似悠闲坐在桌边喝着茶汤。

    一名秀丽脱俗的侍女手持茶匙,将翠绿扁平的茶叶放入茶壶,拈着茶匙的纤手嫩如葱管,白皙如玉。手腕轻转,便将雪白的团茶研磨成末。注入滚水后,水脉翻腾,姿态优雅,火候掌握得恰到好处,如是与人斗茶,甘拜下风者不知凡几。

    青茶盏,白茶汤,被一对柔若无骨的玉手端到侯君集眼前,茶香扑鼻,看她素手烹茶的韵律,便觉有一种凝神静虑的美感……

    可惜看似悠然自在的侯君集,虽然端坐在茶桌边,举杯而饮,但浓浓的忧色缠绕在眉间,显得心神不宁,全不知味。

    回头瞅了一眼床榻上的契苾何力,侯君集无奈的叹口气。

    才几天功夫,他须间都已经有了星星点点的斑白。

    愁啊!

    大军在瓜州已然停了五天,仍未开拔,因为先锋官、葱山道副总管、左领军将军契苾何力伤了……

    伤势挺重,而且很蹊跷,是在巡视营房的时候,一根几丈高的旗杆倒下来,将契苾大将军从马上砸到地上,当场就背过气去。

    这叫什么事儿?

    侯君集觉得这是出师不利。

    现在已入八月,稍一耽搁,便已入秋。西域秋天来得早,冬天更早!现在行军度一再耽搁,如何是好?

    他倒是不怕高昌国有所戒备,蕞尔小国,旦夕可下,即便有突厥人给他们撑腰,亦翻不出什么浪花来!他只是担心磨蹭下去,一旦风雪提前来临,这伤亡数目可就大了……

    可这先锋官除了契苾何力,别人还就当不好!

    契苾何力出身于铁勒可汗世家,是哥论易勿施莫贺可汗之孙,莫贺咄特勒契苾葛之子。铁勒是因经常与吐谷浑生冲突,便迁到热海一带居住。契苾何力九岁时父亲去世,他于是继任可汗之位,降号为大俟利。

    贞观六年,契苾何力与母亲率领本部落一千多家前往沙州投降唐朝,李二陛下下诏将他们安置在甘、凉二州之间,任命其为左领军将军,并封其母为姑臧夫人,其弟契苾沙门为贺兰州都督。

    可以说,西域这一片,人家契苾何力是地头蛇,由他率领麾下族人担任先锋,乃是最稳妥的方式!

    牛进达勇则勇矣,到底还是差在人生地不熟,若是稍有差池,便坏了大事。

    更重要的是,这牛进达与自己一向不和,更同程咬金那老匹夫交好,侯君集怎甘心将这一份泼天的功劳白白送给对手?

    身后传来争吵声,愈让侯君集心情烦躁!

    契苾何力受伤,旁人又替代不得,致使西征延误,是以为他治伤便成了头等大事。

    随军郎中葛中行虽然只是在太医院里挂了个闲职,被打到这军中长途跋涉舟车劳苦,可祖上那也是前隋皇宫里正儿八经的御医,医术很是了得。

    费育则是瓜州一带闻名遐迩的名医,据说有生死人肉白骨之能,契苾何力受伤,侯君集将葛中行领来为其医治,但契苾何力的妻子临洮县主却似乎并不放心一个随军郎中的医术能如何高明,便将名医费育也重金请来。

    结果,这两人就杠上了……

    葛中行与费育有着不同的治疗方案。

    费育轻松说道:“用金针放出淤血,再敷上老夫特制的散玉膏,三五天便可生龙活虎,提槊上阵!”

    “不要看皮上的一片青,那旗杆重逾几百斤,砸到背上,伤势已经深入内腑,震伤脉络,放血有什么用?”葛中行则不以为然,认为费育太过肤浅,只治标,不治本。

    费育顿时吹胡子瞪眼:“又没有咳血,呼吸也不过促了一点,脉象稳得很,伤得哪门子内腑?”

    别看葛中行已然年逾半百,可费育已是古稀之年,岂容一个小辈质疑自己的医术?

    葛中行也不生气,却是一脸不屑:“江湖村医也知道什么叫治病?!”

    费育气得脖子都红了,怒冲冠道:“嘴上没毛的黄口孺子也别出来让人笑了。”

    老夫是黄口孺子?

    葛中行简直都无语了,气呼呼的瞪着费育,思讨着要不是你这么大岁数,老夫一拳将你撂倒!

    一个是在瓜州成名已久的老大夫,一个是来自长安世代学医的医官,他们的话,普通人也分不出谁对谁错,只是看着两个黄土埋到脖颈子的老家伙一个比一个火气冲,争执不休……

    侯君集只觉得有一万只鸭子在耳边聒噪,吵得他心烦意乱,本就满腹郁结,这下更是火冒三丈,一拳捶在桌上,怒道:“人都快死了,还争个什么?!”

    “胡说什么!?”

    费育在瓜州一带资格极老,一辈子受人奉承尊敬,便是大将军契苾何力以及县主殿下都对他以礼相待,城中许多老军头都承他的情,倚老卖老,也没怎么将侯君集这个大总管放在眼里,瞪眼道:“别看着现在这般模样,不过是重一点的皮外伤,折了的两根肋骨都已经对好了,修养几天就没什么大事!”

    “简直胡扯!”葛中行感觉自己的医术受到质疑,再次跳出来反驳道:“伤及内腑,不急加调理,你想让大将军年纪轻轻便种下病根,将来年老气短心虚遭罪么?”

    一边的临洮县主也有些懵,心里干着急,却也不知应该听谁的……

    还得是侯大将军脑瓜子好使,被这两人给烦得不行,暴怒道:“那就两样都治!一个放血,一个用药,一个内服,一个外用,相互之间想来也不会干扰。不过本帅警告你俩,人治好那就一切无话,人治不好……老子往死里收拾你们!”

    最后一句话,侯大将军的市井痞气展露无遗……

    侯君集心烦意乱,丢下狠话走了,葛中行和费育也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便是一通忙活,一个开药方,一个施针敷药,虽然争了半天,都指责对方是庸医,但他们的治疗却颇有效验。

    扎了针,喝了药,契苾何力脸色便好了许多,呼吸也平稳了下来。

    “看,老夫说得没错吧?放了血就好了。”费育一脸傲然。

    “那是喝了本官药的缘故!”葛中行反唇相讥。

    费育这老头眉毛胡子雪白,可这脾气却一点不逊于火爆青年,半丝也不退让:“老夫祖传医术,对于外伤最是精通,你才学了几天医术,也敢在老夫面前显摆?”

    葛中行岂会怕他?

    “你可拉倒吧!说到治疗外伤,军中便有一人堪称国医圣手,一尺长的刀伤,用针线缝合,顶多半月即可愈合,你比得了?”

    “滚你的蛋!”费育气不得行:“能说点实在话不?”

    闻听有缝合伤口的医术,他认为眼前这个家伙纯粹胡扯,你当裁衣服呢?

    用什么缝?

    针线?

    你可别扯了!

    然而心里下意识的略一琢磨,心头猛地一颤……

    从理论上来说,也未曾不可啊!

    葛中行胸有成竹:“不信?不信咱就带你去看看,让你这江湖村医开开眼!”

    那日房俊的一手缝合伤口的医术,可是将自己吓得半死,也佩服得五体投地,就不信镇不住这个野郎中!

    费育真有些心动了,虽然觉得觉得自己跟着去好像是矮了一头,可若是真的有这种针线缝合伤口的医术,自己又能学到个一招半式的,那还要脸干嘛?

    “此言当真?”费育还是不太相信的质疑了一下。

    “千真万确!”葛中行语气干脆,就不信你不服!

    “那你且头前带路,带老夫见识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