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玉门怀古
    半月之后,契苾何力的伤势终于好了,虽未痊愈,却也上得马提得槊。没人敢在耽搁下去,若是拖延至冬日抵达高昌国,导致军中伤亡加倍,届时谁也无法逃脱李二陛下的怒火。

    契苾何力率领一万瓜州折冲府健卒,担任大军先锋,直扑高昌国。

    契苾部铁勒乃九姓铁勒之一,虽然被九姓铁勒的另一支薛延陀逼迫得走投无路,不得不投靠大唐,但其族人亦是边陲战力剽悍的部族,兼之世代居于塞外,机动性、战斗力都不逊于唐军主力。

    侯君集则率领主力日夜兼程,沿着河西故道一路西进,沿途各西域部族莫不胆战心惊,唯恐唐军寻个缘由将其歼灭,纷纷献上马匹钱粮,表示拥护大唐之忠心……

    房俊很郁闷。

    侯君集明目张胆的压制,毫不顾忌李二陛下磨炼神机营战力的意图,将神机营牢牢摁在大军的最后方,不给房俊一丝一毫立功获勋的机会。

    他也的确不用太过在乎李二陛下的意图。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支西征大军中,侯君集就是说一不二的存在,没有人敢于对他的任何决定提出质疑。即便事后李二陛下对其压制神机营的做法有所不满,但是在覆灭高昌国的赫赫战功之下,即便是李二陛下也无话可说。

    好在房俊虽然对侯君集的做法无可奈何,倒也不至于白白错失了这次西征的机会。

    他可以自己玩……

    神机营跟着辎重营以及伤病营一同殿后,房俊玩起了前世电视上见过的训练方式,武装越野、半夜集结、急行军、突状况的演习……

    完全将神机营当做一支后世的部队来进行操练。

    与此同时,对于伤病营的情况也更加上心。

    唐军中的伤病营并不是独立一处,而是一路行来,每隔一段距离,便会在城镇要塞的附近设置一处伤病营,收拢伤员治疗处置。然后交由当地折冲府的郎中负责照料,随军郎中再启程前往下一处设置新的伤病营。

    这样走一路,伤病营便设置一路,最大限度救治伤员。

    待到此次战争结束,伤病营才会一一撤销。

    费育并未留在瓜州,而是随军西进,他对房俊的这手“缝合之法”简直到了顶礼膜拜的程度,一路行来,手艺以及学的七七八八,正琢磨着要编写一部医术,将这种缝合之法传播开去。

    如此著书立说的大功业,葛中行怎肯落后?

    说到底,他才算是房俊的“亲传弟子”,怎能让费育这个乡村野医专美于前?

    所以,房俊这一路倒也不至于太过无聊……

    大军行进度明显加快,几日之后,便过了玉门关。

    严格说起来,这是房俊第一次见到前世曾见过的建筑在一千五百年前的模样……

    玉门关为黄胶土夯筑,开西北两门。城墙高达十米米,上有女墙,下有马道,人马可直达顶部。

    关塞四周沼泽遍布,沟壑纵横,烽燧兀立,胡杨挺拔,蜿蜒的葫芦河水质清澈,烟波浩渺。红柳花红,芦苇摇曳,与古关雄姿交相辉映。

    房俊不禁心驰神往,百感交集,怀古之情,油然而生。

    前世的玉门关在入口处有现代人立的石碑一块,篆书刻着唐朝诗人王之焕的凉州词:“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其实房俊觉得另一诗更能显露出玉门关的气质。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一个现代人,是无法领会古代的玉门关在汉家儿郎心目中的地位。

    此时的玉门关,可不是后世那一方孤城废墟,作为丝绸之路的要冲之地,不仅驻扎着大量军队,更是商贾盘亘、进出中原的雄关要塞,关内关外,一队队驼马悬铃、一车车中外物资,汉胡交杂,中外汇聚,繁华兴盛!

    军队开出雄关,商贾纷纷躲避。

    房俊与刘仁轨策马驻足,后者见侯爷一副心思飞跃的神情,不由问道:“侯爷,有何不妥?”

    房俊摇头道:“只是想起了一诗,有些感触。”

    刘仁轨闻言,精神一振:“是何诗句?可否给末将欣赏一番?”

    他是个儒将,兵书战策读得多,诗词经义看得也不少。兼且素闻房俊“才高七斗”之名,岂能放过他心有所感吟诗作赋的好机会?

    没错,刘仁轨自然认为这是房俊一时心有所感,做出来的诗句……

    房俊也不去纠正刘仁轨话里的意思,一百年后的诗词被自己读出来,那就是自己的诗词,除非自己一辈子不作诗,否则谁都得把这些尚未出世的诗作扣在他头上。

    再说,他又岂会放过成为“有史以来最伟大诗人”这个逼格高得飞起的称呼?

    他又没有什么所谓的道德洁癖……

    眼前的雄关要塞,远处的隔壁荒漠,头顶的炎炎烈日,都凝聚着一股厚重的时光气息。

    房俊调转马头,策马向大部队追去,低沉的嗓音在风中回荡:“汉家旌帜满阴山,不遣胡儿匹马还。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

    多少金戈铁马,多少陵谷沧桑,多少鸣镝飞羽,多少壮志柔情。

    多少纤纤玉手缝制的征衣,由缓缓而行的驼队从中原运送到这座傲然雄立的边关?

    那绵密的针脚,缝进了无限相思与血泪,在万里征程中分送到了每一位戍边的武士手中。

    朔风如刀,战旗映云,多少男儿在横飞的砂石与箭雨中浴血奋战,从此一去不还,音讯杳然?多少疆土与功勋在岁月的荏苒里被磨蚀得黯淡无光?

    一代又一代汉家儿郎,前赴后继血染雄关,只为得以雄壮之气,守卫身后的家园!

    房俊的身影已渐远,刘仁轨却还在原地有些失神。

    “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

    一股豪雄之期,陡然在心底涌起!

    这就是我要走的路啊!

    可能荆棘密布,可能坎坷崎岖,但那又如何?

    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

    刘仁轨一声长笑,不顾四周惊诧的旅人商贾,策马向房俊的背影追去。

    前方,是漫无边际的戈壁黄沙……

    大军再次在蒲昌海驻扎,这是进入高昌国的最后一站。

    出玉门关至高昌国,有两条途径。

    是由玉门关北上,穿越伊州进入高昌国,这条道路偏僻一些。而另外一条,便是沿着商贾川流不息的丝绸之路直抵蒲昌海,然后向北进入高昌国。

    从军事角度来说,走第一条路更能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而且这条路沙漠相对少一些,更能加快行军度。

    但侯君集却毫不犹豫的选了第二条路。

    大唐为何宁可负担大量军费,出动数万大军劳师远征高昌国?

    对高昌国这点地盘,大唐可没放在眼里。

    主要的目的,就是要给西域各国一个震慑!

    此时的西域,高昌算是猴子中的大王,真正的老虎是西突厥。

    可是豪气盖天的李二陛下不这么看,他认为,自己才应该是老虎,而且一山不容二虎,西域的主人,只能是大唐

    但是西突厥实力颇为强大,不容易一举拿下,而且西域其他国家的臣服,也还需要进一步巩固。

    既然一口吃不成个胖子,那就实施蚕食计划,步步为营,稳扎稳打。

    由于高昌国地理位置的关系,很不幸的被光荣地选中作为重点打击的对象。

    高昌那里,麴文泰却并没有很强的危机意识,考虑到自己与唐朝之间有大漠的天然屏障,加上本国已与西突厥签订盟约,生紧急情况要互相支援,他理所当然地稳如泰山。

    鞠文泰一系列糟糕表现,促使一辈子争强好胜的李二陛下,下定决心将高昌国收拾掉,而且很有些迫不及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