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战前
    真正促使李二陛下提前征伐高昌国的原因,是因为高昌王麴文泰伙同西突厥洗劫了焉耆王国的三座城,并把城中居民尽数掳掠回国。

    焉耆和伊吾一样,知道自己实力不济,只能在背后咬牙切齿,外带着向唐老大哭诉……

    出了这种事情,李二陛下不能再继续隐忍下去了,否则大伙都会觉得跟着大唐没出路,队伍还怎么带?万一这些西域小国都倒向此突厥那边,战争将直接燃烧到大唐的西北边境,这是大唐绝对不能容忍的。

    于是,虞部郎中李道裕奉命前往西域,斥责高昌行为不端,并奉旨调和焉耆与高昌的关系。

    鞠文泰不敢公然同大唐撕破脸皮,所以对于李道裕的态度还是不错的,虚心认错,大表忠心。然而这人愚蠢的地方真正该于此,便面上恭谨认错,实际却仗着自己远在沙漠,天高皇帝远,继续干着阳奉阴违的事情。

    然而他似乎没搞清楚状况,天虽然高,皇帝却并不远……

    先后击败了东突厥和吐谷浑的大唐,早已开始把主意力集中到了西域这块土地上,又岂会容忍高昌国在西北家门口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玩起两面三刀?

    前些时日,高昌使者来唐朝拜。

    借着这个机会,李二陛下在朝堂上痛斥了高昌的不良行径,列数了高昌国的几条罪状。

    高昌这几年来朝贡一直时有时无,不守藩邦之礼,没有做臣子的样子。麴文泰曾公然对朕派去的使者宣称,大家各有各的活法,不是非要依附于他人。

    高昌世代接受中原册封,现在口出此言居心何在

    非但如此,鞠文泰还煽动薛延陀,说什么既然你是可汗,就应当和唐朝皇帝平起平坐,不该再向唐朝磕头……

    李二陛下斥责一番,高昌国使者讲这话带回去,鞠文泰因为得到西突厥和薛延陀的暗中支持,觉得自己也算是一方诸侯了,对此混没当回事儿。

    可他不着调的是,薛延陀得知“天可汗”李二陛下雷霆之怒,顿时就吓尿了……

    怀着为洗刷自己、表明心迹和同时希望能一小笔战争财的心态,派使者送上奏章,请求以自己为向导,和唐军一起攻打高昌!

    这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送上枕头。

    李二陛下对此十分嘉许,一面派民部尚书唐俭和右领军大将军执失思力出使薛延陀,讨论共同出兵之事,另一面集结军队,要给予高昌国雷霆一击。

    战争的阴云,开始在高昌上空聚集。

    可叹的是,麴文泰没有能够及时意识到这一点……

    在他眼里看来,大唐距离高昌国几千里,沿途沙漠遍地戈壁密布,李二陛下再是威武霸气,也不可能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远征高昌国,顶多严厉申饬一番,并无多少实质作用……

    “这一仗,不仅要胜,还要胜得干脆利落!”

    蒲昌海之畔的军帐里,侯君集环视诸将,沉声说道。

    侯君集是名将,他虽没听过“战争史政治的延续”这句话,但是并不妨碍他知晓这个道理。

    覆灭高昌国,对于唐军来说不费吹灰之力,顶天花费点军费,耗费点钱粮。至于是奇兵突袭亦或是正面强攻,实则并无多大分别,地小民寡的高昌国根本就不堪一击。

    但是正面强攻所能够带来的震撼,远远过奇兵突袭所带来的效果。

    他就要让西域诸国知晓,威武雄壮的大唐府兵,能轻易的将一个国家夷为平地、碾为齑粉!

    诸将齐齐起身,大声道:“请大帅下令,为国征战,万死不辞!”

    大帐内弥漫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

    “呵呵,”侯君集微微一笑,摆摆手,说道:“不必紧张,区区高昌国,在本帅眼里,土鸡瓦狗耳!反掌之间,便即灰飞湮灭,何足道哉?”

    诸将也都笑起来,的确,没人将高昌国放在眼里……

    侯君集扫视一眼,看着后排无精打采的房俊,笑道:“新乡侯今日情绪不高,可是连日操练部属,累着了?”

    便有人嗤笑出声。

    一路行来,军中诸部皆轻松愉快,士气散漫,唯有落在最后跟辎重营、伤病营走在一处的神机营最是闹腾。

    整日里操练不断,不分黑白,一会儿负重越野,一会儿半夜集结,一会儿又演练阵法……在这些骄兵悍将看来,这便是房俊次掌兵,展示自己的地位的无聊游戏,宛如小丑一般,实在可笑至极。

    房俊看了侯君集一眼,随即耷拉下眼皮,随口道:“还好。”

    侯君集眼角一抽,对房俊的态度极其不满。

    满帐军将,你敢给本帅脸色看?

    一向自负到极点的侯君集,自是不会去检讨自身的错处,他若不是将房俊狠狠压制,房俊何以对他不满呢?

    侯君集环视众将:“先锋契苾大将军,已然率领所部将沿途敌军清剿一空,明日清晨,大军直扑高昌城下,务必一战而定!”

    “诺!”

    侯君集又将目光看向房俊,笑道:“即然新乡侯精力充沛,那运送粮草辎重的重担,便由新乡侯一并兼顾了吧。”

    房俊早知道以侯君集的脾性,攻打高昌国这等好事必然轮不到自己,无所谓的说道:“但凭大帅吩咐便是。”

    满以为此次西征能混点功勋,以后也好为争取沧海道军职增添一点底气,谁知道摊上侯君集这个睚眦必报的小人,真是郁闷坏了……

    侯君集不再看他,冷声说道:“即是如此,大家各自回营,安顿好一些事物,明日启程,直奔高昌!”

    “诺!”

    众将轰然领命。

    回到驻地,看着神机营的兵卒帮着伤病营搭建好了容纳伤病员的营房,无聊的进到军帐里呆。

    长孙冲正将一摞账册整理完毕,见到房俊进来,便起身说道:“刚才大帅命人前来传令,说是中军缺少一名行军书记,调下官前去顶补一阵,提督大人,您看……”

    行军书记?

    房俊翻个白眼,大咧咧的说道:“长孙驸马,你知道我最讨厌你哪一点么?”

    长孙冲愕然,这怎么说话呢?

    房俊没等他回答,便自顾自说道:“虚伪!太虚伪了!谁都知道咱们神机营估计是这次西征最没可能捞到军功的地方,你长孙驸马有本事,能谋得一个前往大帅帐前效力、分润军功的机会,谁会阻拦你呢?大家羡慕还来不及!可你偏偏就不能正大光明的将话说出来,还调你前往中军担任行军书记?长孙驸马,不是我说你,心胸有些狭窄了!”

    长孙冲被房俊说得面红耳赤。

    咱这叫说话的艺术,这就低调你懂不懂?

    长孙冲气得咬牙,从小到大也没受过这般羞辱,强忍着怒气,拱手道:“还望提督大人允可!”

    房俊哈哈笑道:“说你虚伪你还不承认,想走就走呗,某若是不允,你就不去了?”

    长孙冲怒道:“便是提督不允,下官也非去不可!”

    “这不就结了?谁反对都没用,那你还这么一副恭恭敬敬的嘴脸干嘛?虚伪,太虚伪了!”

    长孙冲鼻子都快气得冒烟了!

    懒得跟这个棒槌废话,长孙冲转身就走。

    走到帐门,却又转过身来,脸上已不见怒气,拱手道:“提督大人,千万保重!”

    言罢,冷着脸大步走远。

    心里却恨得咬牙,混蛋东西,老子就等着你不得好死!

    房俊哪里在意长孙冲生不生气?他是真的看这家伙不顺眼,总觉得这人有些过于阴沉,一点没有男儿汉的昂藏之气,仿佛在任何人面前都很自卑的将自己的心事隐藏起来,以一副虚假的面目示人。

    自卑?

    房俊也被自己冒出来的这个想法逗笑了。

    堂堂长孙无忌的大公子,李二陛下的乘龙快婿,勋贵二代中最出类拔萃的人物,会自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