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悲催高昌王
    西汉宣帝时,派士卒携家属往车师前部屯田,且耕且守。

    同时,设戊己校尉,治于高昌,主管屯田和军事。借由丝绸之路的兴起,渐渐展成中西6路交通枢纽,成为丝路重镇。

    高昌国名来源于当地的自然地理环境,因“地势高敞,人广昌盛”而得名。

    汉唐以来,高昌是连接中原中亚、欧洲的枢纽。经贸活动十分活跃,世界各地的宗教先后经由高昌传入内地,毫不夸张的说,它可能是世界古代宗教最活跃最达的地方。

    经过多年的经营,这里终于成为丝绸之路上一颗耀眼的明珠,成为当时西北地区通向国外的窗口,成为西部最繁华的城市和商品贸易地。经济上的繁荣富庶使高昌一度成为我国西北地区政治、文化的中心。

    高昌是连接中原、中亚、欧洲的枢纽,波斯等地的商人带着苜蓿、葡萄、香料、胡椒、宝石和骏马来到高昌城,又从这里带走中原的丝绸、瓷器、茶叶。城中房屋鳞次栉比的排在街道的两边,显示着高昌国贸易的繁盛。这些屋子有作坊、有市场、有庙宇等等,其中光僧侣就有三千人之多。

    然而现在,这座繁华兴盛的城市,因为大唐军队即将到来而显得仿佛被夜幕永远笼罩一般沉寂。

    所有的商队全部撤出城外,汉胡商贾、僧侣信众,亦成群结队在城外躲避即将到来的战火。

    没有人能否认,不可一世的大唐军队,必将以雷霆万钧之势,将这座城市、这个国度一举击溃。

    无论商贾僧众,亦或是高昌国的百姓,没有人知道高昌国鞠文泰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敢跟大唐叫板?

    事实上,鞠文泰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吃错了药……

    当往来于丝路的商贾将大唐远征军大举西进的消息传来的时候,鞠文泰就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灼不堪,悔不当初!

    他以为大唐距次几千里,不会让自己小小的挑衅放在眼里,哪里知道居然派遣几万大军前来?

    大军未至,契苾何力率领的先锋军已然势如破竹一般横扫高昌国全境,兵锋已距离高昌城不足百里!

    甚至民间已有童谣传出,说什么“高昌兵马如霜雪,汉家兵马如日月,日月照霜雪,回自消灭”……

    鞠文泰胆子都快吓破了!

    “阿史那将军,欲谷设可汗可有兵前来?”

    鞠文泰惶急如焚,已高昌国的兵力,面对凶悍的大唐雄兵简直就是螳臂当车,不堪一击。而他敢于背弃与大唐的盟约,便是西突厥答应做其依仗。

    现如今大唐军队眼瞅着兵临城下,鞠文泰唯有恳请西突厥派兵前来,抵御唐军。

    年约四旬、豹头环眼的阿史那矩抬眼看了看焦急不堪的鞠文泰,沉声道:“国主但请放心,大汗已然派出骑兵,帮助高昌国共同抵御唐军。唐军虽盛,可我突厥健儿在这草原大漠之上,哪个不是以一当百的勇士?国主自可宽心。”

    他这么一说,鞠文泰长长松了口气。

    欲谷设那个家伙最是阴险狡诈,若是惧怕唐军威势,在这紧要关头缩回去了,那可就把他鞠文泰害苦了!

    只要西突厥的兵马一到,即便不能击退唐军,想必亦可阻拦其兵锋。唐军劳师远征,再而衰,三而竭,只要挡住这第一波攻势,使得唐军陷入困境,想来用不了多久其不会自行退去。

    不过……

    鞠文泰猛地反应过来,瞪大眼睛问阿史那矩道:“什么叫以一当百?欲谷设可汗究竟派了多少兵马?”

    据探马所言,唐军足有十万,你给老子弄出一个以一当百,别是特么就派了一千人马来吧?

    阿史那矩尴尬的笑笑:“此次大汗所派遣兵卒,皆是大汗的亲兵,是突厥最剽悍善战的勇士……”

    鞠文泰大声打断他:“别扯那些没用的,到底多少人?”

    阿史那矩无奈,道:“一千精骑……”

    鞠文泰瞠目结舌,只觉得有一群什么东西自心头滚滚而过,楞了半晌,忽地大叫一声:“苦也!”

    一头栽倒在地。

    阿史那矩吓了一跳,赶紧将鞠文泰扶起,急声召唤医官前来。见其面如金纸,双目紧闭,探手试了试鼻息,还好尚有气在,想来是一时急怒攻心晕了过去……

    整个高昌皇宫乱成一团。

    大唐军队带来的极度惶恐的压迫感,早已令这些过惯了安逸日子的王族妃嫔心惊胆颤,现如今鞠文泰又晕了过去,这可如何是好?

    阿史那矩叹了口气,对于自家那位大汗也是满腹怨念。

    西突厥领统叶护病逝后,他的继承人彼此不服气,终于分成两派展开战争。

    这战争一打就是经年累岁,从贞观二年打到贞观六年。所有的西域各国也不能幸免,他们必须面对西突厥内部的两派做出选择,当然更多的是无法选择,哪一派控制了自己就只能跟着哪一派走。

    西突厥的两派,同时都在争取唐朝的支持。

    到了贞观十二年,欲谷设击败了对手,而且大有统一整个西域之势。欲谷设一派在势力大增的同时,逐渐与唐朝生严重摩擦,毕竟此前唐朝支持的是自己的对手。欲谷设派遣吐屯阿史那矩领高昌冠军大将军,监督其国。

    并联合高昌一起攻打焉耆。焉耆位于天山南部,跟高昌只隔了一道天山。与此同时,欲谷设阻断了西域与唐朝的往来,壅绝西域商道。一些中原人过去逃亡西域,现在他们想返回都不允许……

    若是胆敢跟大唐亮明车马对着干,也就罢了,无论输赢,翱翔在大漠草原的雄鹰不在乎死亡,只在乎荣誉!

    这场战争的关键,不是唐朝讨伐不臣,如果仅仅是高昌,那就太简单了。

    大唐为的就是高昌国背后的西突厥!

    为了一个小小的高昌国,不至于派遣总数不下于十万的大军,显然不是唐军的主攻目标,唐军的庞大军队是给西突厥准备的。

    即便是十几万大军,那又怎样?

    如果不能干大唐硬碰硬的干一场,西突厥如何在西域立足,如何号令西域诸国?

    难不成还要继续再往西迁?

    结果呢欲谷设大汗的想法,跟他阿史那矩完全不一样。

    欲谷设大汗侦察到了唐军的力量,也知道了大唐的决心,最后在唐军到达之前,那位大汗提前跑了,一口气向西跑了一千里。

    鞠文泰尚不知道的是,西突厥驻扎在可汗浮图城的将军已经投降了。

    先是将大唐往死里得罪,等到人家雄兵前来,你却又软了……

    主力大军已经开拔前往高昌城,神机营的驻地显得格外肃静,只有旁边不远的辎重营还有民夫不停的将粮草装满一辆辆大车,等着运送到前线。

    炽热的太阳烘烤这营帐顶部,整个营帐如同一个巨大的微波炉,比外面还要闷热。

    房俊坐了一会儿,实在是待不住了,走出营帐,迎面正好遇到伤势已然好得七七八八的席君买,便说道:“走,随本官去蒲昌海转一转!”

    “诺!”

    席君买欢喜的跑去牵马。

    房俊看了看远处那一方大湖,心想既然到了一千多年前的罗布泊,怎么的也得到此一游吧?

    谁知尚未出营,便有神机营的斥候来报:附近有马匪出没!

    房俊皱皱眉,只得转身回来,放弃了见证一下水草肥美的罗布泊的机会。

    营帐里,刘仁轨、段瓒、殷元都在,就连辎重营的秦怀道都过来了。

    “怎么回事?”房俊走进营帐,沉声问道。

    段瓒说道:“西北方沙丘之后,现有一股马队,数目不详,但不一定是马匪。”

    房俊凝眉沉思,他可不想去打赌。若是马匪还好,可要是冒出来一股突厥骑兵,那还不要了老命?

    突厥人不敢跟大军正面硬撼,但是偷袭他这只小部队,那完全有可能。

    “现在拔营,所需多长时间?”房俊觉得还是应该稳妥一点,若是军功没捞到,反而被突厥骑兵偷袭一阵,那可就丢人丢大了……

    秦怀道苦笑道:“你们神机营自然想走就走,我们辎重营就麻烦了,粮草辎重太多,两天也搬不完。若是丢弃粮草辎重,咱们全营上下可就都等着杀头吧……”

    非但是辎重营,伤病营中的伤员也不好处置。

    大量伤员伤势较重,不能活动,若要追上大军,就得将这些伤员全部抛弃。

    房俊深吸一口气:“将附近地势给我查探清楚,全营境界,斥候全都放出去!”

    娘咧,不会这么倒霉,被突厥骑兵给盯上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