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五十七章 袭营
    被白天烈日炙烤的砂砾,直到晚间依然散着热浪,沙丘边缘低矮的杂草蔫哒哒的无精打采,就连蒲昌海吹来的风,都带着丝丝热气。

    神机营的营帐里早已空无一人,虽然依旧亮着油灯,但所有的士兵都已经集结到大营中间的空地上。

    非但是神机营,辎重营和伤病营的所有民夫、伤员,全都集结于此。

    房俊遥望着北边的沙丘,眉头紧皱,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愤怒!

    派去求援的斥候已然返回,带回来的却不是主力的增援,而是侯君集轻飘飘的一句话。

    “大军攻城在即,力求一战而克高昌,无法分兵救援。何况突厥主力皆在城中守城,不会出城劫扰我军粮道,所遇骑兵,只不过是小股马匪而已,你部自行退敌,切不可将粮草辎重毁于敌手,否则定然军法从事,绝不宽恕!”

    小股马匪?!

    我去你娘咧!

    就在那块沙丘的后面,起码有上千突厥铁骑!

    骑兵对步兵,本就兵种相克,再加上附近地势平坦,无险可守,剽悍的突厥铁骑在空旷的平地里起全力冲锋,那威势必定惊天动地,无坚不摧!

    如何能挡?

    午间之时侦测到这股骑兵,房俊与刘仁轨、秦怀道等人商议一番,得到一个令人绝望的结果——连跑都不敢!

    一旦队形散开,被度处于绝对优势的骑兵衔尾追杀,那就是全军崩溃的局面,连一个人也跑不掉!

    唯有据营坚守,固守待援,或许还有一丝生机。

    可是现在……

    两千神机营、上万民夫、几百伤员,被侯君集毫不留情的抛弃了!

    整个营地弥漫着绝望的哀伤。

    秦怀道看了眼房俊,低声说道:“为今之计,不若让末将率领民夫抵挡一阵,侯爷带着神机营北上投靠主力,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日后,侯爷亦能为吾等被无辜抛弃的民夫寻一个公道,报此深仇大恨!否则,便是全军尽没的结局,吾等将白白战死于此!”

    面临绝境,秦怀道没有坠了其父秦琼的名望,悍然以死相抗!

    一个十六岁的勋贵之后,没有胆气丧尽孤身而逃,实属难得。

    刘仁轨叹了口气,面容里透出一股苦涩:“且不说能不能逃脱突厥骑兵的追袭,便是逃到主力大营,面对的亦将是无情的军法。临阵脱逃,将战友、辎重舍弃,砍十次脑袋亦不为过!”

    侯君集漠然拒绝了增援,其用心可谓昭然若揭,即便逃脱突厥铁骑的追杀,也必然躲不掉侯君集的军法。

    秦怀道恨恨跺脚,怒道:“此小白猴怎能如此无耻?”

    “小白猴”乃是民间调侃侯君集的称谓。

    侯君集早年混迹于市井之间,浮夸好斗,不学无术,且偷盗成性,明明身矮力弱,却吹嘘自己勇武不凡。只是在被李二陛下召集进秦王府之后,方才混出点人样,随着李二陛下一步步登极天下,终于出人头地。

    但是李二陛下麾下的诸位大将,没有几个瞧得起侯君集。

    房俊转身,面对身后肃然而立的神机营将士。

    他沉声喝道:“突厥骑兵就在左近,指不定什么时候便会动突袭。以步兵对骑兵,才是战场大忌,但是我们无路可退!若是我们退了,这些民夫怎么办?伤病营里受伤的兄弟怎么办?我们神机营,每一个士兵都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哪怕是死,我们也不能将袍泽弃之不顾,去充当无耻的逃兵!敌人的目的,就是焚毁这些辎重,令大军举步维艰,不得不放弃高昌国,退回玉门关!我们能让敌人得逞吗?我们不能!现在,我们就是决定这场战争胜负的关键,我们非但不能逃走,还要狠狠的狙击来犯的突厥人!”

    房俊满嘴胡话,却将士兵的士气成功调动起来。

    大唐士兵从来不缺少血性,现在现原来自己即将成为决定这场战争胜负的关键,一个个都热血沸腾!

    死亦如何?

    只要死得有价值,便会有功勋记在自己的头上,自己虽然死了,可家中的父母妻儿,却能得到丰厚的抚恤,永远免除赋税徭役!

    房俊再接再厉:“我们神机营,可不是那些杂牌军!我们是精锐中的精锐,虎贲中的虎贲!我们个个都能以一当十,我们还有威力巨大的武器!突厥铁骑又怎样?这些蛮子之所以能在大漠草原来去自如,是因为没有遇上我们神机营!从今天开始,就用突厥铁骑的鲜血和人头,来染红神机营的招牌,让世人知道,我们才是天下第一等的强军!”

    没有高声应和,没有振臂欢呼,大家都知道不远处就有突厥铁骑在虎视眈眈,不能暴露己方的虚实。

    但是,一股强烈的自信在军中暴烈开来!

    是啊,我们个个都能以一当十,我们还有威力惊天的“震天雷”,突厥铁骑再厉害又能如何?越厉害,就愈能衬托神机营的强悍!

    气势是个很悬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有的时候,它的确存在!

    非但神机营打了鸡血一般士气高涨,便是一边的伤员和民夫和精神一振。

    便有伤兵请战道:“侯爷,俺这点伤不算什么,让俺加入神机营吧!”

    房俊微微一笑,说道:“神机营的军规,第一条是什么?”

    两千神机营低沉着声音喝道:“不抛弃,不放弃!”

    房俊看着精神振奋的神机营将士,心里无尽的羞愧。

    自己居然欺骗了这些无比信任他的士兵……

    可只有提振士气拧成一股绳,才能在面对突厥铁骑有一线生机,否则军心涣散,一个都活不了……

    房俊深吸口气,环视众将士一眼,心里暗暗誓,今日若战死此处,自然一切休提;若是侥幸能逃出生天,每一个战死的兄弟,父母妻儿都将由神机营奉养!

    “现在,听我命令!神机营结阵,长矛手在前,盾牌手辅佐,弓弩手在后,掷弹手最后!民夫及伤兵退去大营南侧,不得喧哗,不得逃窜,违令者,杀无赦!”

    整个大营但闻脚步阵阵,所有人按令各具其位。

    阵势刚刚结成,远方已传来闷雷般的响声,连脚下的大地似乎都在微微颤抖。

    敌军开始冲锋了!

    阿史那不代不明白自己那位大汗兄长,为何要自己前来劫杀这一股辎重兵。

    难道烧了这些粮草,便能解了高昌国之围?

    阿史那不代没什么智慧上的天赋,他的肌肉远比大脑达,但是他也不认为此举对于战局有什么帮助。

    高昌国里粮食堆积如山,唐军只要攻下高昌城,粮食有的是。再说,此地距离玉门关并不遥远,即便是临时调集粮草,也完全来得及供应大军的补给。

    当然,大汗就是大汗,哪怕自己再是对其不满,也只能在他的女人身上证明自己的强悍,却不敢公然违抗命令……

    当月亮在天边刚刚露出头,急不可待的阿史那不代便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没有什么战术,没有什么策略,完全用不着!

    一千突厥战士中最精锐的“附离”亲兵,在自己这个突厥第一勇士的统帅之下,夜袭两千唐军,那还不如同砍瓜切菜一般?至于那上万民夫,简直就是草原上的绵羊群,没有一丝半点的威胁!

    一千铁骑从沙丘上奔驰而下,接着地势将马在极短的时间内提升至极限,铁蹄将泥沙踏得飞溅,雨点一般密集的蹄声响成一片,宛如天边滚滚的雷鸣,整个沙丘都微微颤动!

    阿史那不代一马当先,温热的夜风迎面吹来,撩起他的衣袍,度带来的刺激让他热血沸腾!

    将孱弱的汉人像是牛羊一般宰杀,那是最快意的享受,甚至比征服一个女人更让他亢奋。

    抽出腰间的弯刀,策马冲入唐军毫无防备的营寨,阿史那不代站意弥漫,将这些不堪一击的汉人斩杀殆尽之后,顺道去某一个部落劫掠几个女子。一晚上将平生最爱干的两件事都干一遍,那该是何等的舒爽?

    阿史那不代心里快意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