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五十八章 突厥狼骑
    纵观古代战争史,骑兵一直是步兵挥之不去的噩梦,自人类掌握完善的冶铁能力后,强大的骑兵开始渐渐的出现在各个战场。

    在野战中,骑兵以其强大的冲击力,高的机动力成为战场上的王者。面对步兵,骑兵只要战术得体一般都会取得胜利,就算有失利,一般也可以全身而退。而步兵则无此优势,一旦战败,则全军覆没。所以步兵面对骑兵的战术一般是以静制动,形成方阵或相应阵型阻止敌骑兵的冲锋,以遏制敌骑兵。

    否则只有被屠戮的命运……

    在冷兵器时代,骑兵绝对是近乎无敌的兵种,适性极强,机动力、攻击力都是步兵无法抵挡的。

    直到热兵器出现后骑兵对步兵才没有了优势。

    但就算火枪装备了几个世纪,步兵仍旧要依靠方阵来抵御骑兵冲击。直到自动武器的出现,才使得步兵的攻击力越来越强,使得野战之中的步兵能依靠单一兵种完成对骑兵的碾压,骑兵失去了其冲击力和攻击能力的特点,这才渐渐的退出了战争的舞台。

    面对敌部队强大的骑兵部队,步兵只能结成方阵对付骑兵。

    对付骑兵的主要武器是长矛和密集的队形,让方阵或圆阵犹如刺猬一般无从下口,从而使骑兵部队无法冲击。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尤其是欧战中这种阵型大为盛行。骑兵无从下口,以静制动限制骑兵的机动力,密集阵型和近三米的长矛限制了骑兵的冲击力。

    步兵第一次对骑兵产生了足够的威慑力。

    但是,千万不要以为这就是步兵终结骑兵的终极方式!

    骑射的出现完全的颠覆了这种最初的方阵,由于欧洲骑兵中多以重骑兵为主,很少出现东方的骑射部队,所以面对蒙古的骑射大军欧洲军队损失惨重,骑兵又一次完全克制了步兵。

    弓骑手先奔腾齐射大量的射杀敌步兵,随后在步兵方阵崩溃后大量游骑兵迅掩杀,加敌步兵损失,往往一场战斗下来步兵尽皆损失殆尽。如果不组成方阵,重骑兵直接冲锋则更为省事。

    但是幸好,现在不是蒙古骑兵肆虐全球的宋朝,房俊所要面对的也只是极度缺乏弓弩和铁器的突厥骑兵。

    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沉闷的马蹄声如同天边滚荡的雷鸣。

    房俊站在方阵的中间,举起单筒望远镜,可以清晰的见到远方沙丘上席卷而下滚滚洪流!

    上千突厥铁骑起暴烈的冲锋,乌云覆盖大地一般席卷而至!

    那种势不可当的霸烈气势,让他的心跳也随着沉闷的蹄声越跳越快,似乎就要挣脱胸腔的束缚!

    这就是冷兵器时代的战争之王,拥有着摧毁一切的力量!

    更让他震撼的是,望远镜里看得很清楚,朦胧的月色与漫天的烟尘下,突厥骑兵的身子在马背上就如同天生就长在上面一般,即便如此高的运动,他们的上半身却是不动如山,骑术之高明,让房俊叹为观止。

    没有一骑掉队,也没有任何一骑落后。

    所有正在冲锋而来的骑兵彼此间距离的差距贾似道目测绝对不会过二十公分。如此惊人的高运动下,如此众多的骑兵冲锋下,这些真正的蒙古骑兵依然能够保持这样紧密的阵形,其精锐程度可见一斑。

    也难怪在大唐的兵锋之下,突厥人依旧能通过迁徙和转移,不与大唐正面交锋,却依旧控制着草原大漠。

    太强了!

    房俊觉得嘴唇干,下意识舔了舔……

    幸好此时是晚上,唐军只听得见滚雷般的马蹄声,却看不清敌人冲锋的霸烈气势。若是光天化日之下面对突厥铁骑的冲锋,大抵所有的唐军都会在这种无可匹敌的气势之下瞬间崩溃……

    血肉之躯,如何抵挡这般狂猛的冲击?!

    他不知道的是,身边这些神机营的将士,哪怕看不到敌人冲锋的姿态,单单只是这铺天盖地的马蹄轰鸣,就差一点将他们的信心彻底冲垮!

    若不是对于秘密武器“震天雷”有着强的期待,恐怕早就一哄而散了……

    他们相信“震天雷”能阻挡突厥骑兵的冲锋,否则若是任凭这股铁流肆无忌惮的冲击己方的方阵,还不得被撞成肉饼?

    蹄声越来越响,脚下的土地都在微微颤动。

    目光尽处,散开冲击阵型的突厥铁骑犹如一片乌云,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尚未接阵,那股庞大浓郁的气势,已使人窒息!

    方阵中隐隐有些骚动,不是每个人都能泰然面对这般霸道绝伦的骑兵冲阵,这些精锐的大唐兵卒,有着农耕民族对于骑兵部队天然的畏惧感。

    房俊沉喝一声:“所有人准备!”

    他低沉的嗓音陡然响起,居然盖过了迎面扑来的轰鸣马蹄声,令神机营将士心头莫名一松。

    房俊透过望远镜盯着越来越近的突厥骑兵,甚至已经渐渐能看清这些突厥人的面容,那一张张咬牙切齿的狰狞脸孔,令他心里无比紧张!

    深深的吸口气,房俊高高举起左臂:“弓弩手,预备!”

    “哗啦……”

    随着他的命令,位于长矛手和盾牌手之后的弩手,拉开弩弦,将一支支弩箭三十度角斜指前方,动作整齐划一。

    这就是连续高强度训练带来的效果,哪怕每一个士兵的心里都极其忐忑,充满畏惧,可动作依然精确熟练!

    一股悲壮的崇拜自每一个民夫心头升起,前一刻骚动不安隐隐有崩溃迹象的民夫们,突然之间就安静下来。

    在后方的民夫们看来,却只看到神机营在面对敌人山崩地裂的冲锋面前,宛如磐石一般无所畏惧、巍然不动,整个方阵没有一丝混乱,就像一个精确冷血的战争机器,誓将所有来犯的敌人凶猛绞杀!

    没有什么敌人,能在大唐雄兵面前纵横肆虐!

    尤其是方阵之中那个唯一端坐马上,背景挺得笔直的背影,就像屹立在黄河急流中的砥柱山一样,巍然不动!

    带给人无比的自信!

    眨眼之间,敌骑已至营外!

    营帐最外围紧急挖掘的陷坑起了阻挡敌骑冲击气势的作用,无数敌骑猝不及防,踩碎木板等覆盖物,掉入陷坑之中,人仰马翻,骨断筋折。

    但来犯的骑兵明显是精锐中的精锐,作战经验无比丰富,前排坠入陷坑,后排只是轻轻一提马缰,奔驰的骏马便四蹄腾空而起,飞跃过前方的陷坑,冲势不减,闯入军营之内!

    距离已经进入到弩弓的射程范围之内。

    房俊高举的手臂猛地向下一挥,大吼道:“放!”

    “砰”

    无数把弩弓同时勾动机括,弩弦松开的一刹那,汇聚成一道沉闷的响声,弩箭如同一片飞蝗从地面飞起,猛地扑向对面的突厥铁骑……

    从半空中斜斜射来的弩箭,携带着巨大的动能,这股力量作用在尖锐的三棱箭簇上,足以洞穿阻挡在前方的一切!

    为了减轻重量,突厥骑兵只是穿着少量的革甲,大多数都是简单的衣物,只有军官才会穿着一件只是覆盖了重要部位的甲胄,带着头盔。而这些简易的护具,在唐军威力巨大的弩箭面前,不堪一击!

    “噗噗噗”

    锋锐的弩箭狠狠扎入突厥骑兵的身体,无论人亦或是战马,中箭者无不惨呼跌倒。一轮箭雨过后,汹涌袭来踏入军营范围的突厥骑兵如同收割麦子一般,倒下一片。

    房俊手臂再次扬起:“准备!”

    “放!”

    “准备!”

    “放!”

    三轮弩箭过后,突厥骑兵留下成片的尸体,终于冲至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