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六十一章 战后
    清点伤亡,战果出乎预料的辉煌。

    战死四十三人,重伤三十七人,其中十八人随后伤重不治,这都是在突厥骑兵冲阵之时所导致。若非“震天雷”将突厥骑兵的阵型彻底炸乱,这个数字恐怕就得是全军将士,骑兵冲阵对步兵所带来的巨大杀伤力,简直令人心惊胆寒。

    轻伤者上百,都是最后围杀突厥骑兵的负伤。

    突厥骑兵射死、炸死两百多人,三百多人俘虏,当天夜里便被房俊下令坑杀。他可不想这些俘虏被军中那些大佬拿去换取财富或功勋,杀了他房俊的兵,那就得用生命付出代价!

    对于这一点,刘仁轨和段瓒完全赞同。

    整个军营一片欢腾,这么小的代价就击溃了不可一世的突厥铁骑,简直令人不敢置信!这可是草原大漠上纵横无敌的王者,即便是以骑兵对骑兵,唐军照比自幼生长在马背上的突厥人也稍有不如,何况是以单纯的步卒便取得如此辉煌的战果?

    尤其是提督大人将俘虏全部坑杀,绝不以此去和突厥人谈条件,从而给突厥人赎回俘虏的机会,这一点让神机营全军上下极为拥戴。至于唯一活下来的阿史那不代,大家没有去苛责,因为这人的身份实在太过特殊,在士兵们看来,即便是他们的提督大人,也无权直接决定此人的生死。

    房俊却丝毫兴奋不起来。

    他手上有过人命,自从来到这个时代之后,他也不觉得杀人或者被杀是一件多么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情。在这个法制落后、弱肉强食的社会里,生命实在是太过脆弱的玩意儿……

    但是这种两军对阵,那股充塞于天地之间的狂暴杀气,却令他这个战场白丁无比震撼。

    战场之上,似乎生命都成为一个个苍白的数字,每一次冲阵,每一次交锋,生命就像是太阳底下的露水一般,瞬间被蒸掉……

    这种来自于思想的冲击,让他情绪犹为低沉。

    更重要的是,他从这次突厥骑兵的袭营战斗中,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是什么人以十车精铁的价格,收买突厥人出动一千精骑来袭杀神机营?

    他敏锐的感觉到,这个人的目标,或许并不是神机营,而是自己!

    突厥人连普通的生铁都不会冶炼,更别说上好的可以打造兵器的精铁,这个人很大可能是个汉人。而汉人中能将十车精铁运输到此处进行交易的,其实也不多,这不仅要有强大的人脉躲避关塞的盘查,还要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十车精铁可不是个小数目,不是谁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的。

    再联想一下白天长孙冲奉调前往中军大帐,晚上就遭遇了袭营……

    答案似乎不言而喻。

    但房俊仍有一点想不明白:自己与长孙冲并无仇怨,之间的嫌隙也仅仅是那次终南山夜宴之时,一时大意貌似有些调戏长乐公主之嫌。那件事却是是他冒失了,可就为这个便要置自己于死地,顺带还要搭上两千神机营将士、辎重营官兵、以及上万民夫?

    房俊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可是除了长孙冲之外,还有谁有动机这么做呢?

    侯君集么?

    也不至于吧……

    越想脑子越乱,他指挥士兵将战死的弟兄遗体收拢在一起,整齐的放置在兵营正中。天气炎热,要不了多久这些遗体就会腐烂,最好的方法当然是就地掩埋,但房俊不想这么做。

    汉人世世代代都有着“落叶归根”的思想,无论哪个朝代,对“家乡”都有着胜过一切的执念。自己将他们带到西域大漠,又怎么能在他们死后孤零零的丢在这荒凉遥远的遍地黄沙之中?

    戈壁沙漠之中很少有树木,房俊命人将营帐中的寨门木料等全部收集在一起,举行火化。

    所有神机营的士兵整齐列队,站在房俊的身后,看着冲天的火焰将袍泽的遗体席卷包裹,化作飞灰。

    房俊低沉厚重的声音响彻在整个营地:“神机营的第一条军规,就是不抛弃,不放弃!不仅活着的时候要做到,哪怕是战友死了,我们也要把他们带回家!我们并肩作战,彼此信任,在面对死亡的时候甚至能用身体去为战友挡刀子,那么我们怎么能有理由在战友死后,弃之不顾?无论多难,无论多危险,我们时刻都要记着,就算不能跟战友活着回去,也要将他的骨灰带回家!这,就是活下来的责任!从今天开始,我房俊誓,绝不将任何一个战友的遗体抛弃在异域他乡,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不抛弃,不放弃!”

    所有兵卒振臂高呼,一个个热泪盈眶,用尽全身力气向死去的战友表达自己的意愿,向活着的战友郑重的许下誓言!

    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对死去的袍泽如此尊重,没有任何一个将军,能出这样的誓言!

    战场厮杀,刀箭无眼,谁都可能是下一刻死去的那一个!

    若是被战友草草掩埋在荒凉的戈壁沙漠,那是多么凄凉悲伤的一件事情?

    可是现在,每一个士兵都知道,即便自己战死,自己的战友也会排除艰难险阻,将自己带回家,葬在家乡的土地上!即便死了,自己也能守护着父母妻儿……

    还有何惧?

    正是因为房俊这个一时心软的决定,使得这支部队在以后的征战岁月里,悍不畏死、纵横四海!

    夜色凄美,天上的弯月散着淡淡的清辉。

    侯君集负手站在大帐门口,看着前方黑黝黝的七角井峡谷,犹如一只洪荒巨兽张开的血盆大口。

    只要越过这道峡谷,前方等待唐军的便是一马平川,再无关隘险要,大军可直抵高昌城下。以唐军的兵力优势,高昌城必然一战而定,覆灭其国亦只是翻掌之间。

    但侯君集仍旧很谨慎,因为在这大漠西域,尚有一个纵横百年的王者——突厥!

    哪怕连年的征战令突厥屡战屡败,不得不躲避大唐的兵锋,一步一步向西迁徙,可没人敢忽视突厥骑兵在大漠草原之中迅猛霸道的战斗力!

    可是直到目前为止,所有的斥候都派遣出去,却没有现丝毫突厥骑兵的蛛丝马迹。

    除了有可能去袭击神机营的那一股“马匪”……

    突厥人最擅野战,他们的骑兵冲锋起来就是步卒的噩梦,成千上万的突厥铁骑汇聚在一处,所能产生的狂暴气势足以将任何一支步卒撕成碎片!

    所以,他们绝对不可能待在高昌城里,帮助高昌王守城。

    可是这些该死的突厥热到底躲在哪里?

    侯君集神思不定,他最怕在自己挥军攻城的时候,突厥铁骑在某一处突然动突袭,那可就危险了!即便他再是骄傲自负,认为自己的军事才华不在李靖之下,亦不敢无视突厥骑兵的威力。

    侯君集下意思的瞥了一眼身后。

    帅帐里,几个行军书记尚在连夜核实归总各类文件,其中就有长孙冲……

    侯君集再次想起那股神出鬼没、意图袭击神机营的马匪。

    真的是马匪么?

    侯君集不这么觉得,他认为是突厥骑兵的可能性很大。

    但他搞不明白的是,他们去袭击神机营和辎重营干什么呢?

    即便是将辎重营的粮草全部烧毁,也不可能影响大军进攻高昌城的结果,顶多就是给侯君集制造点麻烦,需要下令就地征集粮食,高昌国土地肥沃,粮食有的是!

    莫非,这支突厥骑兵跟长孙冲有什么关系?

    侯君集心里一跳,有些难以置信。

    堂堂长孙家的大公子、陛下的女婿,居然跟突厥人勾结?

    侯君集失笑的摇摇头,简直是个可笑的想法!

    远处一个亲兵飞快的跑来,到得近前,单膝下跪,将一封红色封皮的战报双手举起:“报大帅,神机营的战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