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国王归天
    昔日里奢华的高昌王宫,莺歌燕舞美酒佳肴,这颗西域的珍珠散放着夺目的华彩,如今却沉寂萧索一片肃然。

    宫中侍女犹如冬日里的夏蝉,战战兢兢的瑟缩在每一个角落,唯恐出一点声音吸引到病榻上的那位大王的注意,便要遭遇无妄之灾……

    唐军到达哈密时,鞠文泰还说“尚不足忧”;然而当唐军到达碛口时,鞠文泰竟然“忧惧不知所为,疾卒”,差点给活活吓死,惊惧过度一病不起!自打昨日唐军进入七角井峡谷的消息传来,已经气若游丝的大王再次吐了一口血,将近身服侍的几个侍女全部绞死。

    便是世子殿下,在大王面前亦要小心翼翼的说话……

    廊前的石榴花宛如一团焰火,却暖不透整座王宫瑟瑟的寒意。

    鞠文泰躺在软塌之上,额头覆盖着一条洁白的汗巾,面如金纸,气若游丝。

    世子跪在榻前,焦急的看着为鞠文泰诊脉的医官。

    宫殿中寂静清冷,落针可闻。

    良久,医官方才松开搭在鞠文泰手腕上的三根手指,叹了口气,冲着焦灼不堪的世子微微摇头。

    世子顿时心就沉了下去……

    早不死晚不死,为什么非得唐军大兵压境才要死?

    他这位老爹死了不要紧,到时候自己自动成为高昌国的国王,大唐来势汹汹,破城只在旦夕之间,到时候城破国亡,会不会拿自己的人头祭旗?

    软塌上的鞠文泰勉力睁开眼睛,便见到自己的儿子一副焦急忧虑的模样,心里一暖。这时候唐军兵临城下,城中那些以往指天画地宣誓效忠的文臣武将们逃的逃躲的躲,几日前还是繁华昌盛的高昌国,居然连个官员都找不到了!关键时刻,还得是儿子可靠啊……

    心里这么想着,鞠文泰愈觉得愧疚。

    以往自己受到宫里那些妃嫔谗言蛊惑,一直觉得自己的儿子所有的孝顺恭敬都是虚情假意,所谋者不过是自己的王位而已。

    现在看看,自己真的错啦!

    鞠文泰挣扎一下,抬起手来,紧紧攥住世子的手,断断续续的说道:“本王荣耀一生,却也糊涂一生,居然忘记天下间最亲密的便是父子亲情,毕竟血浓于水啊!今日,本王便立下誓言,颁下诏书,敕封世子吾儿为高昌国国王,本王即日起便退位让贤,还望世子能秉承祖训,励精图治,勤政爱民……”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鞠文泰有些气短,急剧的喘息一阵,方才平复下来。

    世子都快哭了……

    若是一年前,不!哪怕是半年前,只要大唐尚未兵的时候,能够继承王位的话,足以让世子殿下美死!

    可是现在唐军不远万里来袭,说什么也不会退兵罢战,不破城灭国,岂会善罢甘休?这时候的王位,简直就是级热山芋,白给人都没人要啊!

    世子殿下哭丧着脸,委委屈屈的说道:“父王啊……孩儿才疏德浅,如何能担起一国大任?这王位,孩儿是不敢要的,还是您自己留着吧……”

    那位医官肃立一旁,闻言眼尾直跳。

    这可真是稀罕事儿,只听过为了王位父子相残兄弟阋墙,却从未听闻父慈子孝相互礼让,一个非要给,一个非不要,真可真是奇哉怪也……

    鞠文泰还在再说,忽然想起一事,急问道:“阿史那矩将军何在?快请他来,本王修书一封,请其代为转交欲谷设大汗,高昌国愿意奉上金银珠宝,哪怕是附为骥尾,也务必求突厥人兵相助!只需得突厥狼骑一到,必可将唐军击退!”

    “阿史那矩?”世子闻言苦笑:“自打昨夜开始,孩儿便到处寻他,可是宫里宫外,却是人踪不见,怕是早就跑啦!”

    鞠文泰猛地一楞,接着大叫一声:“阿史那矩误我!”

    身子在软塌上猛地一跳,落下来之后再无声息……

    医官大吃一惊,赶紧上前查看,试了下鼻息,惊慌失措的望着世子说道:“大王……殡天了!”

    世子呆住了,这么容易就死了?

    您死就死了,我可怎么办?

    那医官退后几步,单膝跪地,大声说道:“微臣见过大王!”

    虽说唐军压境,可是高昌国也不一定就非得亡国啊,或许举旗投降也能保得住这一片江山也说不定。眼前这位可就是信任的国王陛下,咱作为老国王传位的现场证人,是不是也算的从龙之功?

    世子愣了一下,他对“国王”这个称呼有些愣忡,这个曾经朝思暮想无比期盼的称号终于落到自己头上的一刻,他有些难以压抑的愤怒!

    大唐若是想要立威,第一个就是拿“国王”开刀!

    你特么这是把我往火炉上架?

    简直就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世子猛地从地上跳起来,狠狠往医官的脑袋踹过去,口中大骂:“去你的国王,你才是国王,你全家都是国王……”

    医官被踹得吱哇乱叫,却不敢还手,只是心里却郁闷不已——我这可是从龙之功哇,何以没有论功行赏,却下次毒手?

    很快,鞠文泰殡天的消息传遍整个王宫,所有侍女内官都松了口气。

    是鞠文泰听从突厥人的怂恿,与大唐背弃盟约,扰乱西域商路,现下鞠文泰已死,大唐应该就不会为难他们这些小人物了吧?

    再者说了,就算要为难,也应该为难新任的国王啊……

    不管世子殿下愿不愿意,他都顺理成章的成为高昌国新任国王,他的兄弟没人跟他强,大臣异口同声表示此乃天命所归,武将各个宣誓效忠……

    估计古往今来,再没有人比这位世子殿下的王位得来的更加轻松,更加和谐,那叫一个普天同庆……

    当初升的阳光穿越七角井峡谷,倾洒在山脉西边的肥沃原野,体型巨大凶猛的金雕在空中盘旋着,一队队盔明甲亮的唐军由峡谷之外缓缓踏入平原,沿途没有任何阻挡,直扑远处沐浴在晨光下放入镀了一层金光一般的高昌城。

    唐军之威,威震大漠!

    沿途没有任何一队高昌国的军队拦截,胡人百姓远远的躲开,唯恐招惹了威猛的唐军遭到无妄之宅,而汉人百姓皆笑逐颜开的迎上来,箪食壶浆,载歌载舞!

    背后有突厥人支持的胡人,平素可没少欺凌汉人!

    但是没办法,大家大多是隋末乱世逃避于此,多年来早已安家立业,大唐虽好,却又不能轻易的舍弃这边的家业,千里迢迢的返回大唐,再重新打拼。

    所以,面对狐假虎威的胡人,他们也只能默默的忍耐!

    可是现在,大唐的军队打过来了!

    “唐国去此七千里,沙碛阔二千里,地无水草,冬风冻寒,夏风如焚,风之所吹,行人多死……”

    那又怎样?

    天涯海角,大漠边塞,只要大唐军队想去的地方,即便是千难险阻,也无可阻挡!

    雄兵所至,群胡辟易!

    嚣张的鞠文泰自以为得了突厥人的支持,便想要在西域搅风搅雨称王称霸,结果如何?

    只要天兵所至,简直不堪一击!

    现在兵临城下,高昌国覆亡在即,自此以后,这一方肥沃的水土都将在大唐的管辖之下,建州设府,自此以后谁还敢跟咱大唐人作威作福?

    房俊骑在马上,跟在中军帅旗之侧,看着这些欢天喜地犹如迎接家人归来的汉民,心里有些感触。

    只要身后有一个强大的国家,勤劳的汉人无论置身大地上的任何一个角落,都不会被欺凌、被虐待!他们可以凭借自己勤劳的双手和智慧,去创造自己的幸福生活。

    可是,这么一个很简单的条件,却很难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