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六十四章 投降
    新任的高昌王陛下站在城头,胆颤心惊的看着城下连绵不绝的唐军阵列,双股战战,差点腿一软便从城头栽下去……

    刚刚完成由世子殿下到国王陛下的华丽转身,虽然深刻的理解高昌国与大唐的全方位差距,深知唯有举旗投降方有一线生机,可心里难免会有一些小小的期待。

    或许,大唐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强大?

    或许,突厥人会在大唐军队的背后给予狠狠一击?

    亦或许,动全城青壮,可以抵挡住唐军的攻势?

    对于他这么一个自幼生在王宫,长于妇人之手,比之“何不食肉糜”的那位强不到哪里去的娇弱小草而言,难免会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在面临绝境的时候,谁都会有一点“侥幸”心理。

    可是当他登临城头见到唐军的威武军阵,算是彻底的死了那份心思。

    烈日之下,旌旗招展,密密麻麻的唐军迈着整齐的步调缓缓向前,沉闷的脚步声宛如天边滚滚的闷雷,一声一声震撼在心头,震得浑身麻,骨软志消!

    几万人的阵势缓缓逼近,从容不迫,没有吵杂的喧嚣,只有在沉默之中冲霄而起的浩荡战意!

    整个高昌国都在这股冲天站意之下瑟瑟抖,卑微如尘埃!

    高昌王陛下面青唇白,当即降下旨意:“开城,投降!切不可让天兵误会,从而遭致杀戮,吾等皆成高昌之罪人矣!”

    他倒是见机得快,不过,又能如何呢?

    面对唐军浩大威武的阵势,所有高昌士兵都偷偷放下了兵器,脱去了甲胄,悄悄混入平民之中……

    城下。

    房俊仰望着城楼,心里有些无奈。

    大军一路行来从未遭受抵抗,狂飙突进一般直抵这高昌城下,怕是高昌国上下的士气早就散了,稍等一下就是开城投降。期待中的战事,怕是没可能生。

    没仗打,自然没有功勋可捞,这几千里跋涉,算是白挨累了……

    唯有击溃突厥骑兵夜袭的那一战,聊以安慰。

    侯君集顶盔掼甲,端坐马上,身后数万大军静止不动,一股沉重的杀气冲天而起。

    一杆白旗自城门楼斜斜探出,用力的挥舞了几下。

    顿时,整个唐军阵地出一声惊天裂地的欢呼,直冲霄汉,足以令风卷云动!

    须臾,城门缓缓打开,一人身着绚丽的王袍,当先步行而出。

    侯君集坐在马背上,巍然不动,顾左右笑道:“区区高昌,亦敢于大唐作对?不过尚算识相,不用大军攻城,便自动请降,可免去全族尽没之罪矣!”

    一句话,算是给高昌王族定了性,不会大肆株连,举族皆斩。

    那高昌国王直到距离前军几丈远,方才停住脚步,膝跪于地,大呼道:“高昌国王鞠智盛,冒然触犯大唐天威,自知罪孽深重,现率领全民,降于大唐。望大将军怜惜百姓之不易,勿牵连甚广,所有罪责,自有某鞠智盛一人当之!”

    两军战前肃静一场,只有高昌王鞠智盛的声音朗朗传开。

    等到鞠智盛说完,他身后的一种文臣武将全都跪伏于地,大声道:“吾等愿降!”

    侯君集大手一挥,身侧的部队轰然迈步,小跑着绕开跪在城门口的这一群高昌国的文臣武将,冲进城去。

    大唐军队远征西域,兵锋所至,所向披靡,高昌国不战而降!

    侯君集傲然端坐于马上,一双细眼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世间功勋,何如灭国者?

    虽然并未经过战斗,便致使高昌举国投降,看似难免血少一些铁血激昂的威武霸道,难以显示他侯大将军用兵如神的优点,可毕竟是灭国之功,自此以后,满朝武将,还有谁能某比肩?

    便是李靖亦不如某!

    当年李靖虽然大败突厥,却未将其斩草除根,只是致使突厥西迁,主力犹在,相比之下,难免逊了一筹。

    侯君集志得意满,策马向前,来到高昌王鞠智盛身侧,俯身问道:“高昌王不是鞠文泰么?那厮嚣张无礼,背信弃义,本帅正要拿他回长安交于陛下落,现在何处?”

    鞠智盛一头冷汗,跪在地上软得像一滩泥:“鞠文泰乃是家父……家父上午因病殡天,在下承继国王之位,深感家父之前的种种错误,悔之莫及,是以投诚于大唐,还望大唐陛下天恩浩荡,饶恕高昌国冒犯之罪行。自此以后,高昌王一脉,世代为大唐之忠臣;高昌一国,永为大唐之藩篱……”

    “呵呵呵,哈哈哈”

    侯君集好似听见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仰头大笑不止,张狂之极。

    不过也不怪他笑得这么开心,就连后边的房俊都忍不住想笑,这个高昌国得有多天真,才说得出这么二百五的话?

    高昌王一脉,世代为大唐之忠臣;高昌一国,永为大唐之藩篱……

    想得到美!

    大唐劳师远征,结果到了地头,你毫无压力的投降了,然后国王继续当,王国照样存在……

    此人之无耻,颇有某之风范!

    房俊如此想……

    侯君集在马上笑着摇头,说道:“鞠文泰背信弃义在先,高昌国征伐盟国在后,大唐军队不远万里前来征伐,岂是你一句投降就能完结?”

    言罢,“锵”一声拔出随身横刀,手臂挥下,刀光一闪,高昌国鞠智盛连惨叫都未叫出声,便身异处,好大一颗头颅被侯君集一刀砍掉,在地上“咕噜噜”打了几个滚,仰面朝天,死不瞑目。

    无头躯干倒在地上,断头处鲜血喷泉一般涌出。

    “吼!吼!吼!”

    数万唐军齐声呼喝,士气高昂!

    高昌国一干文臣武将全都傻了眼,呆滞片刻,不知是谁大叫一声,起身就跑。

    只不过尚未来得及跑出几步,“砰砰砰”弩弦连响,一排排弩箭破空而至,转眼见将这些人尽皆射杀。

    城门处鲜血浸染,唐军士气高涨!

    侯君集大手一挥,喝道:“全军入城!”

    “吼——”

    闻听此令,所有唐军欢呼震天,争先恐后奔向城门,宛如一道洪流一般涌入高昌城。

    房俊大惊失色,连忙策马追到侯君集身侧,急道:“大帅,万万不可!几万大军一同开进城中,必然无法约束,届时定有桀骜之人漠视军规,作奸犯科不可避免!”

    侯君集勒马停住,转头盯着房俊,冷笑道:“谁说要约束了?”

    房俊愕然……

    “大军远征西域,跋涉几千里,期间艰辛你亦知晓。大家图的是什么?功勋而已!谁知到得地头,这高昌国却不战而降。没有仗打,自然就无功勋可捞,士气必然低落。一支军队,士气是最重要的,你以为他们跟着本帅舍生忘死冒死冲锋为的是什么?既然没有功勋,那本帅就得给大家捞点别的好处……”

    侯君集言语灼灼,颇为不屑的看着房俊。

    这小子一看就不是个带兵的料,当兵打仗,如何可有妇人之仁?

    房俊目瞪口呆,却现自己无言以对……

    怎么能是这样的呢?

    作为主帅,自然给部下谋福利,带兵大胜仗是福利,这样大家都有军功可以捞,可以升官财,可以减免赋税;那么攻占敌城之后大肆劫掠亦是福利……

    不对!

    这不对!

    这可是军队啊,大唐帝国的正规军!

    难道像土匪一样大肆劫掠,还特么有道理了?

    再说,这高昌城里,汉人可也有不少!

    这些大头兵起疯来,还会管你什么汉人胡人?

    房俊正容道:“请大帅收回成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