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掳掠
    侯君集一双眼阴狠的瞪着房俊,咬着腮帮子,恨不得一刀将这混蛋宰了!

    让我收回成命?

    简直无法无天!

    侯君集冷冷道:“别以为你爹是房玄龄,某就不敢收拾你!军中,重军法,你敢违抗军令,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宰了你?”

    房俊毫不退缩,与侯君集对视,沉声道:“军令?你的军令就是纵容麾下兵卒洗劫高昌城?简直荒唐!我们是军队,不是土匪!大帅若执意如此,某定要上奏陛下,参你一个肆意妄为、纵兵劫掠之罪!”

    侯君集差点肺都气炸了!

    你特么敢参我?

    好吧,你确实敢……

    可是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弄死?!

    侯君集眼眸微缩,他是真的在考虑,若是将房俊弄死,会有什么后果……

    远处的长孙冲差点欢呼出声,房俊这个夯货,居然敢阻拦侯君集的军令?简直是不知死字怎么写!侯大将军啊,您就不能硬气点,赶紧把这小子宰了了事……

    房俊被侯君集阴狠的目光盯着,只觉得自己面对的好像是一条随时动致命一击的毒舌,后背的冷汗都下来了!

    这时候,他才现原来侯君集比他还要混不吝!

    若是这家伙一时气怒攻心,真的下令把自己给宰了,那可就完蛋了……

    房俊觉得侯君集真有杀自己的心思,赶紧深吸一口气,大吼一声:“神机营何在?”

    身后不远处便一阵轰然应诺:“诺!”

    房俊高举手臂,朝着侯君集凛然道:“大帅能杀我一人,还能将神机营统统杀尽不成?只要神机营有一个人活着,便会死谏陛下,弹劾你纵兵掳掠之罪!”

    侯君集真的快气死了!

    居然拉上整个神机营?

    杀了房俊容易,只要一声令下,这周遭几万大军立即将其碾为齑粉!可是也能将神机营统统杀掉么?

    肯定不行!

    那样干,军队还不得哗变?

    侯君集盯着房俊看了一会儿,一扭头,打马而走。

    爱弹劾就弹劾,某有灭国大功在手,便是稍有瑕疵,也是瑕不掩瑜,陛下能把某怎么样呢?

    房俊只觉得后背都被冷汗浸透了!

    这侯君集果真不愧是市井混混出身,阴沉狠辣,他敢确定,刚刚那一瞬间,侯君集是真相杀他!

    房俊脸色阴郁的看着争先恐后入城的大军,无奈的叹口气。

    没办法阻止了,只希望这些士卒能有所收敛,不要搞得天怒人怨无法收场才好。

    否则,大唐的名誉将会毁于一旦,日后攻城,将要面对的抵抗将成倍增加,谁不怕被唐军攻下城池之后胡作非为?

    虽然没法阻止,可自己也不能这么看着,当下招了招手,对身后的神机营道:“所有神机营将士听令,咱们怎们也进城!都把眼睛给某放亮了,若是遇到擄掠、趁火打劫之徒,别管特么的是谁,统统给老子抓起来!”

    “诺!”

    神机营上下轰然应诺,把周围的士兵下了一跳。

    走在前面的侯君集自然将房俊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几乎咬碎牙龈!

    好小子,某就看看,你敢把某的士兵怎么滴!

    若是真敢动我的人,老子就拼了偿命,也得把你小子宰了!

    刘大成今年五十岁,大业三年的时候,朝廷征调修建大运河的徭役,全村青壮皆被征调。沿途听闻修建运河的差事很苦,官差对征调的民夫非常残暴,重伤死亡者不可计数。

    刘大成一咬牙,故意摔断了自己的腿,以此躲过徭役。

    返家之后,由于无钱医治,那条腿便瘸了。可是只要捡回一条命,腿又算得了什么呢?

    可谁曾想到,五年之后,隋炀帝那个暴君征集全国丁壮,东征高句丽,刘大成再一次被征调,他跟县衙的官吏述说自己是个瘸子的事实,那官吏却只是冷笑:“爬,也得爬到辽东!”

    作为家里的三代单传,刘大成是唯一的青壮劳力,他这一走,白苍苍的父母和嗷嗷待哺的孩子,估计都得饿死!

    实在是没法子,刘大成心一横,跟着村里几个青壮一合计,丢弃了家业,翻山越岭逃到西域……

    三十年!

    在西域这块汉胡交杂的地方,刘大成生生奋斗了三十年,才算是在高昌城里落地生根,攒下了一点家业。

    可是在这里,汉人天生就是受欺负的……

    以前是隋朝跟突厥人打,后来是唐朝跟突厥人打,反正打来打去,汉人跟突厥人就种下了死仇。西域这边的胡人都怕突厥人,即便是九姓铁勒,也唯突厥人马是瞻。

    理所应当的,汉人就倒了霉。

    可是又能怎么办呢?人老了,心也累了,难道还能再次逃回中原去?

    吃苦受罪,也只有忍着!

    前些时日,闻听大唐兵攻打高昌国,城中的汉人各个弹冠相庆!

    大家都知道唐军很强大,只要下定决心,即便是纵横草原的突厥人,不也被打得狼奔豕突,惶惶然如丧家之犬?

    小小高昌国,自然不在话下!

    只要唐军攻下高昌城,这里可就是汉人的地盘了,以往胡人的盘剥苛虐,将不复存在!

    所以当今天早晨,听闻唐军已经兵临城下,城里所有的汉人都喜极而泣!

    大家或是将往昔节日才会小酌几口的好酒拿出来,或是将家中的肉菜炖熟了,等着唐军进城的时候,咱也来一出箪食壶浆,喜迎王师!

    刘大成站在自家小院里,揉了揉瘸掉的那条腿,让十三岁的孙女将家里保存很久的哪一条熏羊腿拿出来,用铁锅炖了满满一锅,等着待会儿王师进城,以之飨军!

    院子里弥漫着肉香,令刘大成咽了咽口水,笑吟吟的看着在灶台前忙碌的孙女。十三岁的丫头,是半个街巷里最出挑的闺女,模样好,性子好,还有一手好厨艺,只待等个两年,寻一个老实本分的人家,便嫁出去了。

    院外街上一阵脚步轰隆,刘大成便听到有人在喊:“王师进城啦!”

    刘大成心里一愣,这还没听见厮杀呢,难不成是那个性情乖戾的高昌王投降了?

    这可是大好事啊!

    紧接着,街道上就传来人喊马嘶哭爹喊娘的混乱,刘大成心里一紧,大门便“砰”的一声被人踹开。

    一队唐军闯了进来。

    为的校尉耸耸鼻子,便直奔灶台而去,掀锅一看,顿时就乐了:“哟呵!兄弟们有口福了!”拿起勺子就捞了一块羊肉,凑到嘴边咬了一口,烫的“吸溜吸溜”抽着凉气,还不忘叫道:“老哥,这锅羊肉可是犒劳我们大军的?”

    刘大成笑容有些僵:“是……”

    确实是为了进城的唐军准备的,谁叫这是汉人的军队呢?

    可是为啥这心里头总是觉得不得劲儿……

    其余几个兵卒一窝蜂冲过去,筷子勺子水瓢一起上阵,吃了个不亦乐乎。

    刘家小闺女很少见生人,更何况这几人的吃香着实难看,又羞又怕的瑟缩在灶台一边的墙角,忽闪着两个大眼睛,心里有些疑惑:这就是爷爷指盼着的汉人的军队?好像也不怎么样啊……

    校尉吃了块肉,这才注意到墙角的刘家闺女,打量一番,眼睛就有些亮。

    十三岁的女娃,虽然尚未长成,却别有一番青涩秀气的韵味,兼之刘家闺女却是长得漂亮,便让这位校尉心里头火烧火燎的难受起来。

    “哎呦,妹子,多大啦?”

    校尉嬉皮笑脸的问道,难为这闺女了,你说这西域风沙之下咋就能长得这么水灵呢?

    “十三了……”刘家闺女觉得这位唐军的眼神太肆无忌惮了,有些害怕,便溜着墙根想要到院子里。

    校尉恨不得伸手摸摸这闺女水滑的脸蛋儿,这是却被那一截儿细细的腰肢给吸引了。

    这小身段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