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七十章 驻留
    薛万均早就看房俊不爽,也不知走了什么狗屁运道,那等军功,居然被他白白的捡了去,真是让人上火!这杀退突厥骑兵的功劳若是放在咱头上,回长安之后那就妥妥的一个国公没跑!

    可是给这小子呢?

    这么点岁数,一个侯爵已经顶了天,再多的功勋也是白搭,暴殄天物啊……

    他这边倚老卖老,自以为资格足够,孰料房俊根本没拿他当回事儿。

    房俊笑呵呵的瞅着薛万均,脸上带笑,语气却剑刃一般锋利:“您老人家枯木逢春,不甘寂寞,连强抢民女这种没品的事儿都干得出来,怎没见大帅治你一个违反军纪之罪?不过您别怕,大帅不知军令为何物,这不还有陛下么?您呐,等着某参你一本吧!”

    薛万均实在是低估了房俊的“棒槌”程度,他以为他这张老脸出面,房俊怎么也要怵头几分,谁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人家不仅没怵,反而将自己这张伸出去的老脸啪啪啪的抽得那叫一个响亮!

    薛万均差点气个倒仰,目瞪口呆的看着房俊,心说房玄龄那么和煦温润的一个人,怎么生出这么一个玩意?

    太草蛋了!

    至于到陛下面前参自己一本,他倒不怎么在乎。你一个黄口孺子,再是受宠能比得上为陛下征战天下的薛某人?

    侯君集看着房俊如同疯狗一般逮谁咬谁,捂着脑门问道:“房俊,你到底意欲何为?”

    房俊正色道:“陛下金口谕旨,命吾等远征千里,征伐高昌国!现高昌国已尽在脚下,那便是我大唐的国土!因大帅一道军令,导致城中混乱不堪,各族百姓对大唐的信任度已然降至最低,如此民心不附,此地何以长久?末将愿领军令,驻守高昌国,维持城中秩序,恢复商贾往来,直到朝廷派遣官员前来!”

    你以为老子是傻的?

    为大军殿后,若是你特么在玩一出突厥铁骑袭营,老子还能那么幸运的留得命在?

    做梦去吧!

    老子就待在这高昌城中不走,你能奈我何?

    侯君集有些傻眼!

    这小子不走了?咱都谋算好了一切细节,就等着半途收拾你呢,你特么跟我说你不走了?

    “不行!谁走谁留,本帅自有主张,岂容你号施令?”侯君集有些气急败坏。

    他越是如此急切,房俊就越是肯定这老东西没安好心,那就更不能走了!

    “高昌国乃是西域商路最重要的重镇之一,现在高昌国百姓对大唐绝无一丝好感,令大唐的威名受损,令陛下的圣名蒙尘!当此境况,末将愿驻守此地,维持稳定,令西域诸部都感受到大唐的天威,还清大帅以国事为重!”

    我重你个脑袋!

    侯君集怒道:“不必再说,本帅已经决定,命帐下参军赵振举驻留高昌城。”

    房俊摇头道:“赵振举不行。”

    侯君集怒不可遏:“为何不行?”他这是完全被房俊气糊涂了,否则只需强硬的表示态度即可,何须听房俊的缘由?

    这么问了,气势便已然弱了一筹。

    他自己却浑然未觉……

    房俊侃侃而谈:“这赵振举罔顾军令,掳掠了一处胡商的铺子,得金银若干,稍后,某是要想陛下弹劾此人的……”

    侯君集觉自己无话可说……

    若是房俊咬住军纪这一条,他还真就无人可以指派。他那道随意进城的军令一,麾下将士向放羊一般涌入高昌城,所作所为不用看亦可想象,怎可能不触犯军纪?

    若是被房俊咬着,再弄一出斩杀自己亲侄子那样的事件,自己麾下大军还不得人心惶惶,军心涣散?

    这个臭小子说什么也不走,莫非是看出某已然为其谋算好了陷阱?

    侯君集终于反应过来,也知道自己就算使出任何手段,也别想逼迫房俊跟随大军返程……

    娘咧!

    这小子怎么精的跟鬼似的?

    完全不上套啊!

    侯君集不死心,还欲再强硬一番,却冷不防一直神游物外的牛进达插言道:“房俊通晓商务,对于农耕之事亦是颇为熟稔,驻留高昌城的话,没人比他更适合了。大帅若是强硬不准起驻留,难免被人认为是有何居心……”

    侯君集悚然一惊!

    原来不仅是房俊看出我心有谋算,连牛进达也看出来了……

    即是如此,此计只得作罢,否则房俊在路上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不是他侯君集干得都得他背锅!

    忿忿瞪了牛进达一眼,这个老混蛋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跟自己过不去!

    心里权衡一番,侯君集只能放弃,默然认可了由房俊驻留高昌城。

    只是这脸呐,火辣辣的疼……

    一军统帅居然拿一个小小的三品提督没辙,你敢信?

    日了狗了……

    放过房俊这茬,侯君集不再计较,其余将官都乖巧柔顺得多了,侯君集将令所在,众将轰然领命。侯君集大为满意,只是两相对比,房俊这混蛋却更是让他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

    走出大殿,房俊眯着眼睛看了看天上的艳阳,刚刚伸了个懒腰,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顿时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却是牛进达这张皱纹密布、宛如乡间老农一样的老脸,跟个牛魔王似的……

    “牛将军……”房俊肃然拱手,这位是程咬金的生死至交,刚刚也在侯君集面前力挺自己,不能不表示尊敬。

    牛进达却老脸笑得跟菊花似的,笑呵呵说道:“你小子这份楞怂劲儿,很对老夫胃口!若不是陛下慧眼识珠,早早将高阳公主殿下许配与你,老夫都想招你为婿了,呵呵呵……”

    “呵呵呵……牛将军抬爱了,那个,晚辈何德何能……”房俊笑得很苦一样,心里很想说一句李二陛下万岁!若非李二陛下将自己早早预订,这牛魔王真的起了招女婿的心思,怕是房玄龄还真就不一定拒绝得了,因为牛魔王背后可是站着程咬金那个大魔头,老爹能抵挡程咬金的墨迹?

    玄乎……

    只要看看牛魔王这坯子,亦能想象他家里的闺女长成啥样,估计惨不忍睹都是轻的,很有可能对不起社会……

    别跟房俊说什么温良贤淑知书达理之类的,这货完全就是个外貌协会……

    当然啦,高阳那丫头长得确实俊,但也不是什么好鸟!

    纠结着呢……

    牛进达一脸慈爱,似乎真的将房俊当自家女婿看待,拍了拍房俊结实宽厚的肩膀,愈加满意了!笑呵呵的凑近一些,低声道:“侯君集那老小子出了名的睚眦必报,你不仅几次三番打他的脸,甚至杀了他的亲侄子,这个仇,那是结定了!所以啊,别以为驻留高昌城,就能万事大吉!那老小子阴着呢……”

    房俊心里悚然一惊,赶紧肃容道:“多谢牛将军提点,晚辈感激不尽!”

    他心里确实有些得意,他算计到侯君集大抵是要在半途给自己设计个陷阱,到时候派一群精兵扮成马贼乱匪,将自己宰了,之后往马贼身上甩锅,一推二五六,谁能把他怎么滴?

    能够留在高昌城,房俊自认为识破了侯君集的计谋,难免有些松懈。若是这时候出来几个杀手,趁自己松懈之时,悍然出手行刺……

    搞不好自己真的就栽了!

    牛进达欣慰的大笑,使劲儿拍了拍房俊的肩膀:“很好,以你的能耐,只要不犯下轻敌之错,想必也没什么人能奈何得了你!回长安之后,可得请老夫喝酒,素闻你房家的烈酒,那可真是天上罕有人间全无,老夫觊觎已久啊……”

    “牛伯伯见外了不是?侄儿的东西,那不就是伯伯您的东西?侄儿这就派遣亲兵往家里送信,从今往后,府上的酒水,全部由侄儿孝敬您便是。”房家当即拍着胸脯表态。

    开玩笑,老牛提点的这一句话,那就是无价之宝!

    若是自己一时大意着了侯君集的道儿,哭都没地方哭去。跟自家小命比起来,几坛子烈酒算个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