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利益
    高昌国环境独特,日照充裕,降水稀少,这个年代人工浇灌几乎不存在,虽然葡萄的品种可能不行,但是含糖量很高。

    房俊点点头,豪气的说道:“那咱就建一个年产十万斤葡萄酿的酒坊,但是咱们不酿酒,咱们只是将别家酿好的酒收上来,用本官的秘法勾兑,祛除酒液之中的滞涩口感,提升酒品的质量。然后由本官的商号行销大唐,甚至远销高句丽、倭国、南洋一代!”

    赤木海牙鼻息都粗重起来!

    单单一个房家的商号,就能将葡萄酿的销量提升至少三成,再加上这调制酒品提升品质的秘法,那简直……

    “老朽愿附侯爷之骥尾,用人用物用钱,侯爷一句话,老朽莫敢不从!”

    赤木海牙做了一辈子买卖,岂能看不出这其中所蕴含的巨大商机、天大利润?

    一直以来,高昌国的葡萄酿都是行销东西方,但是相对来说,东方的销量往往是西方的十几倍!没办法,那些波斯王国、大食王国打起仗来不要命,但是太穷了!只有国中的贵族能享受这等昂贵的奢侈品,至于平民,连饭都吃不饱,哪里有钱喝酒?

    但是东方的大唐不同!

    无论是以前的大隋,亦或是现在的大唐,哪怕是战火连绵天下大乱,那些贵族富户亦是笙歌燕舞享乐不断,汉人太富庶了!

    赤木海牙明白,若是能将这条商路保持下去,将会给族人寻到一个长久的保障!

    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必须紧紧的抓住眼前的这位侯爷!

    他知道,房俊要的是高昌国的稳定,那是他的政绩,能保证其在大唐皇帝陛下面前的宠信,那么,自己就拼尽全力,帮他维持这个稳定!

    房俊很满意赤木海牙的表现,笑呵呵的看向众人:“诸位,可有属意者,共同加入进来,一起大财?”

    大丞相鞠文斗犹豫了一下。

    说不动心,那是扯蛋……

    谁不喜欢钱呢?

    他虽然不是商贾,但是眼界见识比之赤木海牙可要高得多,他当然看出房俊此举想要以出让利益的方式,将在座几个高昌国的大股势力收拢在一起,达到维持高昌国稳定的目的。

    一旦以这种利益联盟的方式将各方联合在一起,利益攸关,尝到甜头的几家势力,自然会对大唐保持亲近。

    如此一来,怕是用不了多久,高昌国可就得变成大唐的一个郡县……

    虽说现在高昌国已被大唐攻占,但鞠文斗不认为大唐能直接在此地设置州府郡县,毕竟距离大唐太远,西域各国势力交错,实在太难以掌控。

    顶多,也就是驻守一部分军队,名义上划入大唐版图,实则还是自治。

    那么,鞠文斗凭借自己王族的声望以及手中掌握的力量,很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候,完成复辟大业……

    但若是让房俊将这几股势力都拉拢过去,自己便是连半点机会都不会有。只是争取当一个傀儡大管家么?

    鞠文斗心有不甘!

    他想破坏房俊的这个计划,但是却又找不出完美的借口。是暂时隐忍,还是阻挠?他有些为难,下不定主意,便看了一眼左手边年青人一眼,生怕这人轻举妄动。

    这青年剑眉星目,长得颇为英武,自踏入这个院子,被房俊气势所慑,便一直低眉顺目,默不作声。

    此时见鞠文斗看向自己,眼神闪烁,以为是让自己表态打头阵,便坐直了身子,咬了咬牙,鼓起勇气说道:“侯爷此举,虽然能让吾等家业倍增,可是,您可曾想过这高昌国尚有许多小型的酒坊?将葡萄酿垄断,无异于将那些小型酒坊推上绝路,实在不是厚道之举。所以,小的以为,万万不可。”

    葡萄架下的气氛陡然一凝。

    鞠文斗差点蹦起来上去扇这个混蛋两个大嘴巴,老子看你一眼,是让你稍安勿躁,谁特么让你蹦出来当这个出头鸟?

    你真当人家是吃素的?!

    其余几人亦未料到,这年青人居然敢当面反驳房俊的提议……

    房俊面上笑容不变,只是眼睛微微眯了一下,精芒乍现,一闪而逝,微笑道:“尚未请问,这位兄台如何称呼?”

    那青年鼓起勇气说完这番话,心里也是直打鼓。

    来此之前,自家于鞠文斗达成协议,支持鞠文斗同房俊争斗一番,以高昌国本地势力压制房俊,令其答应由鞠文斗出任高昌国的临时管理者,然后在捏合各股势力,在大唐对高昌国松懈的时候,以图复辟。

    说完这番话,他不由得暗暗埋怨鞠文斗,听到房俊的话,赶紧回答道:“在下乃是蒲氏少主,蒲屈罗。”

    “蒲氏?”房俊皱皱眉,想了一下才想起来,无奈的叹口气,看着蒲屈罗,很是怒其不争的神情说道:“本官接管高昌国虽然时日未久,然抚靖安民,鼓励商贸,恢复生产,自认很是宽宏大量,高昌国的遗老遗少,亦未加苛责,对待鞠氏王族更是宽容有加。本官喜欢那些识时务的人,在谁的手底下,就得听谁的话。本官提出建议,是为了大家共赢,你不愿意加入,那是你的自由。可是你这么一番大道理讲出来,是在讥笑本官这个提议幼稚,还是在为本官拉仇恨?按你所说,本官是想要将那些不成规模的小酒坊统统逼死咯?”

    言罢,他叹着气一脸纠结的看向鞠文斗:“蒲氏是高昌外戚,你是高昌王族,你们是一家人,你说说,如此污蔑本官清誉的做法,该当如何?”

    鞠文斗冷汗刷的就下来了……

    什么叫我和他是一家人?

    你这是要搞株连还是怎么着?

    但是,他无话可说。

    他明白,房俊这是要他出头处置蒲氏一族……

    鞠文斗心里苦,房俊是要他缴个投名状,剪出蒲氏以表忠心,鞠文斗毫不迟疑的就会下令将蒲氏一族斩尽杀绝。“死道友不死贫道”这话鞠文斗没听过,但是不妨碍他懂得这个道理。

    他现在根本不敢去想若是自己干掉蒲氏一族之后,房俊再将矛头指向自己怎么办,能躲一时算一时吧……

    鞠文斗吸口气,猛地站起身,正容道:“蒲氏一族蔑视大唐天使,顽固不化,暗中勾结突厥,意图颠覆高昌国得来不易之稳定局面,实在罪该万死!下官斗胆,恳请侯爷下令,将蒲氏一族绳之以法,处以极刑,以儆效尤!”

    只是一瞬间,鞠文斗便下定决心,剪灭蒲氏一族,作为自己的投名状。只要房俊信任自己,让自己的实力得以保存,那自己才有机会完成复辟大业,重现鞠氏高昌之荣光!

    至于蒲氏,虽然是后族,但是在不足与谋,尤其是这个蒲屈罗,简直蠢得没边儿,连个眼色都看不懂,迟早害死自己!既然如此,还不如以你蒲氏的鲜血,稳定我鞠文斗的根基!

    牺牲你一家,幸福我自己……

    其余几人默然不语,看着鞠文斗义愤填膺的要将蒲氏一族斩尽杀绝,都是心有戚戚焉。

    物伤其类,兔死狐悲……

    不过这蒲氏却是不知好歹,人家房俊给你好处你不要,你还非得跟人家拧着干,这不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么?

    自作孽,不可活。

    可是这鞠文斗也太无耻了,蒲氏可是后族,是你的盟友哇!这翻起脸来,简直比翻书开快,毫不顾忌自己的名声,如此薄情寡义心似蝮蛇,着实令人齿冷!

    蒲屈罗都惊呆了……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鞠文斗怎么一转眼就要那蒲氏祭旗?

    居然要将蒲氏斩尽杀绝,来换取房俊对你的信任?

    简直禽兽不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