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七十六章 离间
    蒲屈罗勃然大怒道:“鞠文斗,何以如此背信?你我两族,唇亡齿寒,自当共同进退,如今居然卖友求荣,岂不知蒲氏之今日,便是你鞠氏之明天?”

    鞠文斗急的满头汗,再让这混小子说下去,难保房俊对自己起了疑心,冲上去就是一脚,狠狠踹在蒲屈罗的嘴上,大喝道:“休要血口喷人,谁人与你蒲氏共同进退了?现如今之高昌国,已是大唐之高昌国,你我皆是大唐之子民,你挑拨是非,便是大逆不道!”

    他这一脚情急之下踹出去,蒲屈罗猝不及防,被一脚踹个倒仰,满嘴鲜血,牙齿都掉了好几颗,待到反应过来,猛地从地上跃起,冲上去薅住鞠文斗的衣领,迎面就是一个冲天炮。

    蒲屈罗年轻力壮,已然年过五旬、肥头大耳的鞠文斗如何是其对手?

    “砰”的一拳,被打得满脸桃花开……

    蒲屈罗得势不饶人,心里愤恨鞠文斗的恶毒,下手毫不留情,一拳接着一拳的狠锤不止。

    鞠文斗哪里打得过蒲屈罗?

    被揍得哇哇惨叫,一边拼命躲闪,一边大叫:“来人……来人!”

    他来时带着几个护卫,都候在院子外头,此时听见鞠文斗的惨叫,顿时就跑进院子,却被房俊的亲兵拦住,远远看着干着急,却是进不得院子。

    房俊好整以暇的看着二人厮打,准确的说是看着蒲屈罗将鞠文斗摁在地上暴揍,并不阻拦,只是责备的说道:“大丞相你这人也是,这位蒲氏兄弟不也就是说本官这建议有些瑕疵么?既然有瑕疵,大家坐下来好好商议便是,你这张嘴闭嘴要把人家斩尽杀绝的,搁谁身上谁不来气?也怨不得人家揍你!”

    他“的吧的吧”一顿冷嘲热讽煽风点火,末了对蒲屈罗说道:“本官警告你,虽然是大丞相不对在先,可你打几下出出气也就完了,若是敢在本官院子里伤了别人性命,本官把你剥皮抽筋,你信不信?”

    围观的几个观众都惊呆了……

    不是要借鞠文斗的手,剪除蒲氏一族么?

    这现在怎么看上去好像在偏袒蒲氏啊?

    几人也不是傻子,只是稍稍一琢磨,便顿时到吸了一口凉气!

    目前的高昌国内,除了唐军神机营之外,最大的两股势力,莫过于王族鞠氏,以及后族蒲氏。

    王族鞠氏自不必说,先祖出自春秋燕王族支系,盘踞高昌国几百年,根深蒂固。而后族蒲氏,则是高昌国土著,世系繁盛,高昌国周边的牧场基本都是蒲氏所有,财力鼎盛。

    而对于唐军来说,高昌国稳定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两大部族是否采取合作的姿态。

    事实上,这两大部族世代联姻,同气连枝,即便此时被唐军占据国都,亦只能是暂时蛰伏而已,绝对不甘心被唐朝统治,时时刻刻都谋划着复辟再起。

    这个问题谁都知道,唐军必然也知道。

    但是知道归知道,却也拿这两族没法子。

    统统杀掉?

    那样的一场大屠杀,可是比唐军进城时候的掳掠严重得多,绝对会造成高昌国的混乱,人心仓惶,四散逃离,那唐军攻占了此地,又有何用图?

    难不成自关中移民来此?

    那绝对不可能。

    所以,唐军也只能纵容这两大部族,全面戒备而已。

    但是现在房俊这一出离间之计,瞬间就让这关系紧密的两大部族生出永远也不可能消弭的裂隙!

    鞠文斗为了自己的实力稳固,居然可以舍弃蒲氏一族,欲将其斩尽杀绝,蒲氏怎么能不恨入骨髓?

    两族之间那一艘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

    一个人都不用杀,便让两大部族相互敌视,反目成仇,互为制约。

    非但如此,为了抵御另一方的谋算,双方都得千方百计的讨好于房俊,哪怕不能将房俊拉过来支持自己将另一方灭掉,也得保证别被对方把房俊拉拢过去……

    可以想见,自此以后,房俊在高昌国稳如泰山,两大部族竞相拉拢于他,再加上葡萄酿酒坊联合了其余几股势力,这高昌国,就是他的天下!

    想明白了前后因果,围观的这几位只觉得后脊梁嗖嗖的冒寒气。

    太阴险了……

    蒲屈罗早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此时将仇人摁在身下一顿暴揍,神情愈亢奋,本来脑子就不怎么好使,这会儿更是啥都不想,听见房俊的话,立即说道:“侯爷放心,小的绝对不打死他……”

    说着,钵大的拳头“砰砰砰”的往鞠文斗身上锤。

    鞠文斗心里把房俊十八代祖宗都给问候了一遍,这个小兔崽子,实在是太特么阴险了,居然阴我?!

    老子也是见了鬼了,自诩精明一世,却稀里糊涂的就被这小子带进坑里,等到反应过来,想爬也爬不出来了!

    将心比心,若是蒲氏刚刚要将他鞠氏斩尽杀绝,出卖得彻彻底底,他鞠文斗也非得翻脸成仇不可……

    房俊看了一会儿戏,觉得这蒲屈罗却是有点虎,一拳一拳的真是要把鞠文斗打死的节奏,赶紧制止道:“行了行了,不过一句玩笑而已,还真要打死谁不成?赶紧放手!”

    “诺!”出乎意料的,蒲屈罗闻言,立马住手,站起身长长的吁了口气,显然打的很爽……

    鞠文斗趴在地上有出气儿没进气儿,房俊心说可不能死了,赶紧招手命亲兵将医官喊来。

    葛中行青布短褂,神采奕奕的小跑进来,问道:“侯爷,有何吩咐?”

    此次大军返程,他并未随军,而是主动要求留在高昌,照料伤员。

    房俊指了指趴在地上直哼哼的鞠文斗,说道:“给他瞅瞅,可别死了!”

    葛中行呵呵一笑:“有下官在,他想死都死不了!”

    几位围观者互视一眼,眼角同时一抽,打死的确不可能,但鞠文斗可快被您给玩死了……

    蒲屈罗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在地毯上,端起面前的酒杯一口气抽干,摸了一把嘴角,不屑道:“死不了!我下手留神着呢,侯爷不让我打死他,我心里有数!不过,出了这院子,我非得弄死这个畜生不可,简直人面兽心!”蒲屈罗恨恨的说着,吐了口口水。

    鞠文斗虽然没死,可也差了不太多。蒲屈罗年轻力壮,又是含恨出手,虽然避免了要害,但是这一顿爆锤,也使得鞠文斗五脏六腑都受了伤,

    葛中行查看一番,说道:“此人性命应无大碍,不过需得卧床静养,好生调理,否则怕是脏腑受损,留下病根。”

    房俊无所谓的摆摆手:“人家有的是钱,自会好生调理,命他的护卫将其送回家,我们这里还有事儿呢!”

    “诺!”

    葛中行领命,退到院子外头,将鞠文斗的护卫唤了进来。

    几名护卫早就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只不过房俊的亲兵拦着,他们不敢造次,只得心急如焚的忍着。此刻赶紧冲进来,心惊胆战的将半昏迷状态的鞠文斗背走……

    少了一个人,房俊并不在意。

    他看了一眼这几位高昌国的大亨,心想这个下马威应该有些效果,便说道:“筹建酒坊,只是其一,本官另有一事,尚需几位支持。”

    几个人心头一跳,赤木海牙赶紧说道:“侯爷这说的哪里话?您义薄云天,咱们敬佩得很,有何要我们办的,您尽管吩咐便是,在高昌国这一亩三分地儿,就没有办不成的……额……”

    他本意是想好好表现一番,展示一下“乖巧听话”的态度,谁知道一激动,这话说的就有些变味儿。

    见到房俊似笑非笑的眼神瞄过来,赤木海牙心里就咯噔一下,差点抬手自己给自己一个狠狠的大嘴巴!

    叫你多嘴……

    什么叫“高昌国这一亩三分地儿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怎么着,是想要给房俊一个下马威,显示你在这高昌国很有力度?

    其他几个差点想把赤木海牙给踹死,你这一大把岁数,都特么活到狗身上了?

    连句话都不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