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七十八章 打压
    高昌国尚处于炎热的季节,长安已然进入深秋。

    瑟瑟的秋风吹落了杨柳的树叶,吹红了鲜艳的丹枫,吹皱了太极宫里的池水……

    政事堂里,李二陛下大马金刀的端坐于上,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奏章,正看得入神,只是两条剑眉却不时的蹙起,显示着此时的心情实际上并不平静。

    尚书左仆射房玄龄一脸沉默,捻须不语。

    赵国公长孙无忌微微仰头,目光似乎盯着政事堂的房梁上那一层薄薄的浮尘,颇有兴趣……

    中书舍人马周正襟危坐,全神凝思。

    尚书右仆射高士廉拈着白瓷茶杯,轻轻的呷着清香的茶水。

    唯有中书侍郎岑文本微微眯着眼,关注这李二陛下的表情变化……

    窗外秋风瑟瑟,堂内静谧沉寂。

    良久,李二陛下才放下手里的奏章,长长的嘘出口气。

    环顾左右,沉声问道:“对于这道奏疏,主体繁多,内容繁杂,不宜一起论断。且先说说弹劾侯君集一事,诸位如何看?”

    话音刚落,马周已然接口道:“侯君集阵前斩杀高昌国降君,恐惹起西域诸国怨言惊惧,于吾大唐日后与西域各国的邦交极为不利,此其罪一也;身为主将却纵容麾下兵卒掳掠高昌城,劫掠勒索抢夺,致使全城大乱、军纪废弛,此其罪二也!这两项罪名证据确凿,已然引起西域诸国的公愤,影响极其恶劣,臣以为,当交由大理寺审理,以正视听。”

    随着远征大军凯旋而归,侯君集在高昌城纵兵掳掠的消息便甚嚣尘上。只是军中上下尽皆讳莫如深,绝口不提此事,外界即便闹得纷纷扬扬,到底也没什么证据。

    直到侯君集将大批财货运入自己的府邸,才算是证实了这些谣言,一时间朝野内外尽皆震动!

    对于侯君集的恃功而骄、目无军纪,全都表示不可思议……

    这也太嚣张了!

    “咳咳”长孙无忌清了一下嗓子,令诸人心头一震。

    这位怕是要向房俊开炮了……

    果不其然,长孙无忌瞄了老神在在的房玄龄一眼,说道:“侯君集罪不可恕,在于起藐视军纪、胡作非为,损害了大唐的形象!可是房俊身为下级,却敢当众顶撞上官,不也是藐视军纪?军队远征,自当上下一心,一切皆以上官的命令的行事,无论对错,唯有奉命而已!房俊非但公然诋毁主帅的命令,甚至敢于煽动麾下神机营的兵卒,于主帅对峙!若是任其如此,长此以往,军纪何在?”

    对于房俊,长孙无忌已然感受到浓浓的威胁!

    不是威胁到他,而是威胁到自己的儿子,长孙冲!

    众所周知,长孙冲自幼便是大唐勋贵二代之中的佼佼者,端方聪敏,才华横溢,又被陛下看重,娶了陛下的嫡长女长乐公主为妻,是大唐官场之上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假以时日,必然成为勋贵之中的代表人物,帝国未来的重臣!

    但是,自从房俊犹如彗星一般崛起之后,耀眼的光芒彻底将长孙冲掩盖……

    论身份,房氏虽然不如长孙氏这般与皇室纠葛深远,却也是清贵名流,不遑多让。在民间,“贤相”房玄龄的名声,也比他长孙无忌强出很多。

    论才华,“斗酒成诗”的房俊便是那些成名的大儒学士也得翘起大拇指赞一句“天纵奇才”,甘拜下风,更远非长孙冲所能比拟。

    论得宠程度,高阳公主虽然不是陛下嫡女,但亦是极受陛下宠爱。

    论办事能力,别出新裁、不拘泥于循规蹈矩的房俊,总是能将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举重若轻的办好,甚至能处理得圆滑得体,这一点,性情方正的长孙冲却差之甚远。

    总结起来,长孙无忌无奈的现,除了房俊暴躁的脾气之外,似乎每一样都比自家儿子强上一些……

    而李二陛下的态度,更令长孙无忌心中纠结。

    虽然那房俊时不时的令李二陛下恼火不已,但每当有大事,李二陛下却总是对房俊充满信心,愿意重用,而对于长孙冲,则更像是对于一个子侄后辈一般的信赖宠爱……

    这可不是长孙无忌愿意看到的!

    若不能将房俊打压下去,假以时日,必然会成为朝堂之中的一刻熠熠光的新星,威胁到长孙冲的地位!

    长孙无忌不能接受这样的情形生,所以哪怕被别人说不要脸,他也要抓住一切机会打压房俊,哪怕得罪房玄龄亦在所不惜!

    长孙无忌这番话说出来,岑文本便偷偷的瞄了房玄龄一眼。

    出乎意料的是,房玄龄面容肃静,并未对长孙无忌以堂堂国公之尊打压房俊表现出一丝恼怒,反而嘴角微扬,似乎略微有些笑意……

    岑文本有些不解,长孙无忌的话在陛下面前是很有分量的,若是陛下听从了长孙无忌的谏言,很有可能狠狠的处罚房俊,房玄龄为啥一点都不着急?

    他亦是绝顶聪明之人,只是略感诧异,稍一思索,便恍然大悟。

    长孙无忌为何如此急吼吼的不顾身份亦要打压房俊?

    只有一个原因,长孙无忌已然感受到了房俊的威胁!房俊与长孙无忌的地位差着十万八千里,自然不可能威胁到长孙无忌,但是一直以来名声甚好的长孙冲,却照比房俊的璀璨光芒显然要差了一些……

    房玄龄这是在对自己的儿子令长孙无忌紧张而感到骄傲!

    不过话说回来,能让长孙无忌这个老狐狸紧张,房俊的确很值得骄傲……

    房玄龄对于长孙无忌的话语,不置辩驳,就像是没听到,亦或是在说别人,毫不在意。

    政事堂里再次沉寂下来,只有李二陛下闭目凝思的时候,下意识的将手指在书案的桌面上敲击的声音传出。

    扣、扣、扣……

    早已将御下之术琢磨得炉火纯青的李二陛下,又怎能看不出长孙无忌的顾虑在哪里?

    若是换了旁人,少不得顺着大舅哥的话语,打压一番,也不算大事。

    但是事关房俊,不行!

    不提那日进斗金的玻璃作坊,不提渭水之畔汇聚天下奇货的房家湾码头,单单只提这次西征,李二陛下就绝对不容许长孙无忌这么做!

    至于理由?

    以两千神机营,大破一千突厥“附离”狼骑的趁夜突袭,只凭这份战功,便可当得西征第一!

    与突厥人作战多次的李二陛下,深刻的知晓突厥铁骑在平原之上的冲击威力有多大,更何况还是突厥可汗身边的“附离”亲兵,那可都是在突厥铁骑中千里挑一的精锐,一千“附离”狼骑起的冲锋,足以令五万人的大军瞬间崩溃!

    房俊在奏章中写的明明白白,这一仗之所以能大获全胜,全都是因为“震天雷”的应用!房俊将这场战斗的细节叙述得清清楚楚,甚至还对战斗进行了总结,归纳出火器的前景,以及如何利用火器对抗骑兵的心得经验。

    “房俊之事,暂时搁置吧。诸位先议一议侯君集之罪,到底要不要交由大理寺审理?”李二陛下说道。

    “陛下……”长孙无忌有些愕然,他有些不能接受,李二陛下如此驳回自己的建议,可是近年少有之事。

    即便房玄龄在场,陛下可能有些抹不开情面,但自己也并非要将房俊如何如何,只是想要给他按个罔顾军法的罪名,打压一番而已。难道陛下看不出,我这其实是为了儿子长孙冲在铺路?

    亦或者……陛下有心扶持房俊?

    长孙无忌心里一个激灵,顿时感到一股浓浓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