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八十二章 敌踪
    宋朝以前,中国只有带丝旁的“绵”字,没有带木旁的“棉”字。“棉”字是从宋书起才开始出现的,可见至少在此之前,棉花并未在中原大规模种植,只是出现在边疆一带。

    古时棉花被称作古贝,织造精细的布称作氎、白氎。惟唐以前不知有草棉,将棉布误认为木棉所织,唐宋之时,因为织作困难,白叠被视作珍品。

    棉花如论是用来制衣取暖,亦或者用来织布,都是极好的材料。

    蒲屈罗挠挠头,续道:“此物所织之布匹,轻软柔和,质量极好,价格亦很是昂贵,很受西域的贵族欢迎。只是其物的丝絮之中夹杂着籽粒,很难剔除,是以制作起来很是麻烦,产量极其稀少。”

    “无妨,”房俊手里攥着马鞭,在马鞍上敲了两下,笑得见牙不见眼:“此物……叫什么来着?”

    “白叠子。”

    “唔,种植范围可广泛?”

    “不多。”蒲屈罗摇摇头,说道:“此物所产之丝绵,虽然织成布匹价格昂贵,但很难去籽,因此产量极低,只是每家每户冬季闲暇之时才会织作,农忙之时是无人织作的。”

    听说产量极少,房俊倒是不甚在意。

    棉花喜热、好光、耐旱、忌渍,适宜于在疏松深厚土壤中种植,在其生长育过程中,只要有充足的温度、光照、水肥条件等,就象多年生植物一样,可不断地长枝、长叶、现蕾、开花、结铃,持续生长育,具有无限生长性和较强的再生能力。

    在棉花的一生中,温度对它的生长育、产量及产品质量的形成影响很大。除温度外,棉花对光照非常敏感,比较耐干旱,怕水涝。

    无论江南江北,大部分地区都可以种植棉花。

    棉花不仅御寒,织成的布匹比之葛麻耐用、柔软,比之丝绸价格低廉,只要盛行起来,绝对是一个一本万利的大买卖!

    至于脱籽困难?

    那完全不叫事儿!

    房俊小的时候,祖母就有一架用来给棉花脱籽的轧花机……

    “这白叠子的确种植起来麻烦,这么好的坡地,应该多种草籽,多多圈养牛羊才是。不过高昌虽然缺地,但中原却是不缺的,你将在棉籽多多收购一些,待本官将之带回中原种植,也好利用那些无人垦种的山坡荒地。”

    房俊如是说……

    蒲屈罗哪里有这个见识?当即一拍胸脯,豪气的说道:“这有何难?待到这些白叠子都收割完毕,小的将棉籽全部收购过来,有多少收多少,全部赠送于侯爷!”

    白叠子织成的布匹很贵,因为工序实在太麻烦,效率太低,但是白叠子本身并不贵,更何况无人要的棉籽?

    难得能为这位富甲天下的侯爷卖点力气,蒲屈罗自然是大包大揽……

    房俊琢磨着估计朝廷派来接管高昌国的官员,便是自己起身返回关中之时,算一算路程所需时日,大抵也就是最近的月余之间。

    便说道:“如此,本官便领了阁下这个人情,只是越快越好。”

    蒲屈罗一惊:“侯爷这就要走了么?您这一走,咱们的约定……”

    房俊呵呵一笑:“本官总不能常驻此地吧?高昌国虽然富庶,但到底偏远了一些。对于酿酒作坊和毛纺厂,阁下不必担忧,待到返回长安之后,本官便会派遣最得力的家仆,前来操作此事。没理由有钱不赚吧?呵呵……”

    蒲屈罗想一想,倒也是。

    人家房俊这么年轻,便是侯爵之位,父亲又是大唐的宰辅之臣,他自己更是未来的帝婿,可谓前程无量,怎么会屈尊于小小的高昌国呢?

    这可是未来大唐帝国的实权人物啊!

    蒲屈罗虽然有点憨,但绝对不傻,深知交好一个大唐实权派的好处简直就是无穷无尽,哪怕再高昌这一片儿混不下去,举族迁往大唐,也有一个强势人物照应着……

    当即对房俊的态度愈加亲热。

    房俊却没理会蒲屈罗的小心思,他正憧憬着“研”出来轧花机、水力纺车,甚至是山寨出来珍妮纺纱机,然后借由海路将棉布销往全世界,开创大唐帝国的第一次工业革命……

    房俊如今寄宿在高昌城内的一处佛寺之中,据说当年玄奘西行,便曾再次驻留。

    之所以没有在富丽堂皇的高昌王宫里暂住,是怕惹起不必要的麻烦。虽然先后两代高昌国王尽皆亡故,但王宫之中尚存留大量的妃嫔宫娥,都是如花似玉的绝代红粉,一旦传出一些谣言,那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房俊倒也不是什么道学君子,学什么柳下惠坐怀不乱,正是青春懵懂血气方刚的年岁,遇到那等含羞带怯梨花带雨的粉红佳丽,生一点露水情缘亦非不可。

    只是他甚至此次西征高昌国之后,侯君集因为大肆掳掠而获罪,丧失掉李二陛下的信任,薛万均更是被人告其在高昌国强掳民女,被大理寺彻查,因为丢掉官位,郁郁而终……

    相比那两位,房俊自觉自己犹如清晨的太阳,尚有万丈光芒等待绽放,自是不会贪图一时之快,为自己买下隐患。

    况且,弹劾侯君集之事便是他主攻上书,而后自己再去犯与侯君集同样的错误,真当李二陛下是好惹的?

    秋日的高昌,昼夜温差极大。

    夜间凉风习习,白日里却依然炽热烦闷……

    正午时分随着蒲屈罗出了一趟城,顶着烈日,房俊原本就是黝黑的一张脸,被太阳晒得愈黑里透红……

    房俊也是热得受不了,要不是顾及着形象问题,都恨不得换上一身短打,而不是穿着宽袍大袖、厚重无比的公服。回到住处,迫不及待的脱去身上的公服,在水缸里舀了一瓢凉水,便从头到脚的淋了一遍,再将水缸里镇着的西瓜取出,放在桌上用佩刀切开,皮薄瓤红,咬一口汁水淋漓,沁凉的瓜瓤入腹,祛除了一身热气。

    “爽快!”房俊几口吞了一大块西瓜,打了个饱嗝,惬意的歪倒在胡凳上……

    刚想小憩一会儿,便被屋外急促的脚步声惊醒。

    一身甲胄的段瓒疾步入内。

    “提督大人,末将有军情汇报。”段瓒拱手见礼,说道。

    房俊摆了摆手:“此间非是军营,不必多礼。”说着,指了指桌上切开的西瓜,是以段瓒自己取用。

    段瓒与房俊相处时日已长,自是知道这位向来不拘小节,随意率性,也不推迟,走过去取了一块,大口啃起来。

    一眨眼功夫,三分之一大小的一块西瓜便已入腹,看得房俊目瞪口呆……

    丢开瓜皮,胡乱抹了一下沾了汁水的嘴巴,段瓒说道:“斥候来报,七角井山口之外,现不明数量的骑兵。观其行迹,应是突厥骑兵!”

    突厥骑兵?

    房俊摸了摸下巴,有些不解。

    鞠文泰勾结西突厥,背弃大唐,可是在唐军攻打高昌之时,突厥人却从始至终皆未出现,除了在蒲昌海之畔偷袭神机营的那一次……

    最仅要的关头,突厥人放弃了高昌盟友,等待大唐已然将高昌国全境占领,却又鬼鬼祟祟的冒出头来,这是为何?难不成是见到大唐在高昌国的驻军太少,想要趁虚而入?

    没道理啊……

    突厥大汗欲谷设已然在开战之前远遁大漠,连带着将牙帐都迁徙而去,部族相随,就是怕大唐报复其在高昌国背后使坏,扰乱西域商道之举。

    高昌的驻军虽然只留下神机营,但是唐军守城的战斗力,跟野战的战斗力可是天壤之别,难道突厥人不明白这一点,想要跟唐军刚一次正面?

    房俊有些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