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八十三章 秘辛
    长安,赵国公府。

    “砰”

    一盏白瓷茶杯掉落地上,摔得粉碎。

    长孙无忌怒目圆瞪,额头的青筋凸起,蜿蜒如青蛇,保养得宜的面容此时涨的通红,颌下胡须无风自动。

    “尔已成年,在官场之上亦历练有加,怎能做出此等愚蠢之事?那突厥人不知礼教,无忠义之心,翻脸无情犹如家常便饭,尔怎能将把柄落入其手中,被其牵制?”

    长孙无忌痛心疾,几乎是咬着后槽牙低声吼道。

    站在他面前的长孙冲战战兢兢,垂着头,讷讷不敢言。

    长孙无忌颇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无奈,看着一脸沮丧的儿子,心里不禁泛起疑惑,这还是自己那个聪颖毓秀的儿子么?做事居然如此莽撞,根本不思讨后果会是何等严重!

    深深吸了口气,长孙无忌压制住心里的怒气,无奈说道:“难不成你忘记了,七年前的那一次?咱们长孙家不怕做错事,天大的错事,亦有为父给你顶着。可正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尔何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同一个地方犯错?为父,深感失望!”

    用十车精铁,雇佣突厥人夜袭神机营?

    亏你想得出来!

    简直天真到极点,且不说未将神机营和房俊一举歼灭,即便灭了房俊,就以为能甩得脱突厥人?

    突厥人的脑子是不太够用,可也不能将他们当成信守承诺的君子,那帮蛮子若是敲砸勒索起来,丝毫不会顾忌脸皮,直至将你敲骨吸髓榨干了为止!

    多精明的一个孩子,怎能如此糊涂?

    听闻父亲说到七年前,长孙冲咬了咬嘴唇,神情之间闪过一丝暴戾,终于忍耐不住。

    他可以挨打,可以挨骂,但就是受不了父亲这种极度失望的表情!

    长孙冲豁然抬头,充血的双眼与长孙无忌对视,低声嘶吼道:“我就是恨!我就是不服!那房俊有什么能耐?凭什么一个两个都将其视为栋梁之材!我长孙冲这些年礼贤下士、勤奋知礼,将任内职务打理得井井有条,可所有人都认为这是我应该做的,做得好是正常,出现一丝一毫的疏漏,便会别挑剔指责,这是为什么?我是花费十车精铁买通欲谷设出兵夜袭房俊,可是没有证据,谁能把我怎么样?而且,我敢保证,房俊绝对不可能活着回到长安!我要他死!不仅是他,就算是当朝太子,我也要将他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绝对不是区区一条腿就……”

    “啪!”

    长孙无忌抬手就是狠狠的一个耳光,打得长孙冲一个趔趄,大怒道:“给老子闭嘴!有些话,就得一辈子烂在肚子里,即便是跟自己的老子,也休要再提起一个字!否则不仅仅是你,整个家族都得牵连,你给老子记住了!”

    长孙冲捂着脸,火辣辣的一阵刺痛,神智却清醒了许多,闻言慌乱的说道:“是,父亲,孩儿以后再也不敢了……”

    长孙无忌脸色阴沉,站起身,走到长孙冲身前两步远站定,双眼直视着长孙冲,犹豫了一下,问道:“你与公主……莫非有什么难言之隐?”

    “没有!”长孙冲面色一变,脱口而出道。

    随后,见到长孙无忌面色仍旧充满疑虑,只好说道:“那房俊作了那爱莲说,孩儿现已成为长安笑柄,便是公主的亦受损,孩儿气不过,所以才想要买通突厥人,置房俊于死地!至于孩儿与公主,什么问题都没有……”

    长孙无忌却是摇摇头。

    他这一辈子,若论起政事上的建树,拍马不及房玄龄。可若是说起揣摩人心,两个房玄龄也不是他的对手!

    从长孙冲游移的眼神也心虚的神情来看,他的这番话未免有些不尽不实。

    思量一番,长孙无忌终究还是问道:“可依某看来,你与公主之间,尊敬多过于爱慕,礼数多过于亲昵,倒是真当得起相敬如宾之比喻,反倒不似新近的夫妻……”

    按说身为人父,自当严守纲常,等闲是绝对不会跟儿子探讨夫妻之间的关系。可长孙无忌实在是忍不住想要问一问,小夫妻两个看似恩爱,实则总是予人敬而远之的疏离感,难免惹人疑窦。

    最主要的是,二人已然成婚多年,却一直未有麟儿降生……

    这不得不让长孙无忌怀疑。

    面对父亲灼灼的目光,长孙冲面色白,心里怦怦直跳。

    勉强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否认道:“没有的事情……父亲多虑了,孩儿与公主的感情……一直很好。”

    长孙无忌却是不信。

    沉吟半晌,决定道:“你与公主成婚多年,一直未有生育。过得几日,为父便向陛下请求,为你纳一房妾室。生儿育女,传宗接代,乃是头等大事,相比陛下亦不会因为如此便偏见与你。”

    长孙冲笑不出来了,讷讷道:“这个……没必要吧?孩儿与公主感情一向很好,父亲此举,必然令公主难过,这个……再说,若是公主的身子有什么毛病,岂不是令她愈加难堪……”

    “你无需多言!”

    长孙无忌打断他,冷冷说道:“难堪又如何?不能为我长孙家传宗接代,那便是一尊牌位而已,做得什么用?你且安心,若是陛下因此责罚与你,自有为父去跟陛下求情……”

    “啪”

    一声短促轻微的破碎声音,自屋外传来。

    父子两个面色大变,吓得魂飞魄散,下意识的互视一眼。刚刚的言语,若是流传到陛下耳中,那可就是弥天大罪!

    长孙冲身子矫健,一个箭步窜到门口,一把拉开房门,便见到门边的回廊出,有一盏燕窝洒在地上,白瓷汤碗已然粉碎。

    长孙冲猛地跑出来,对着门口一丈处看守的家仆喝问道:“刚刚是谁来过?”

    那家仆被长孙冲狰狞的面容吓了一跳,赶紧单膝跪地,说道:“是公主殿下为您送来燕窝,却不慎掉落……”

    “人呢?”长孙冲急问。

    “额……已然走了……”

    这是长孙无忌从房里走出,低声问道:“是谁?”

    长孙冲惨白着一张脸,有些呆滞的说道:“是公主……”

    长孙无忌也愣了一下,面色阴郁,思量起对策。

    只是不知公主刚刚听没听到父子见的对话?若是听见,又听见了多少呢?

    一时之间,即便是狡诈多智的长孙无忌,也感到棘手无比。

    他不怕公主听到后面的话,那只是代表一个父亲对于儿女的担忧,即便被陛下知晓,也不过惹得陛下不快,无甚大碍。

    但若是听到了前半段……

    长孙冲深吸一口气:“孩儿去看看公主……”

    “无论如何,要将公主稳住。”长孙无忌阴沉着脸。

    “诺!孩儿懂得……”长孙冲一揖,匆匆向后院行去。

    绣楼染香,珠帘低垂。

    青铜兽炉里袅袅的燃着檀香,玉几香茶,锦墩绣榻,秋日的暖阳被楼外的梧桐切割得支离破碎,一片片染黄的树叶随风飘落,透过窗子上的玻璃,展示着最后的凄美……

    长乐公主静静的站在窗前,清亮的双眸似是追逐着飘落的树叶,但渐渐氤氲的凄迷雾气,却又显得漫无焦距。

    刀削斧凿一般轮廓秀美的侧脸,宛如玉雕一般冰冷无一丝暖意。

    她清秀纤长的娇躯微微有些颤抖,远远望去,单薄优雅,就如同窗外那飘飞的落叶一般凄美无助……

    “噔噔噔”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长孙冲追上绣楼,喘了一口粗气,喊道:“公主……”

    长乐公主却充耳不闻,俏然站立,神情未有一丝波动。

    长孙冲咽了口口水,上前几步,站到长乐公主身后,凝视着她修长洁白的后颈处淡淡的绒毛,轻声道:“公主,莫要怪罪父亲,他只是一时想心急而已,你且放心,我不会遵从父亲的意愿去纳妾的,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思么……”

    他不知道长乐公主到底听见了多少,只能这般试探。

    长乐公主轻轻转身,一双清澈的明眸凝视着长孙冲,秀美绝伦的面容古井不波,只是两片粉润的红唇微启,轻声说道:“你的心思?心在你的肚子里,谁又能知道谁的心思呢?”

    长孙冲剑眉微蹙,旋即又舒展开,笑道:“公主这可是为难我了……难不成,还要在下剖心沥胆,取出来给公主看一看?”

    若是放在以往,这等略显轻浮的情话儿,是长乐公主最喜欢听的。每当这时候,她都会美滋滋的挑着眉儿,抿着嘴唇,然后用一根春葱也似的纤长玉指,轻轻的在长孙冲胸前画个圈儿……

    可是今天,她却只觉得一股彻骨的寒意在心底升起,冻得她汗毛乍起,冷如骨髓!

    这个人的心思,究竟都藏这些什么呢?

    脑子里那些魔鬼一般的话语响起,让人简直不可置信!

    轻轻吁出一口气,长乐公主淡淡说道:“待会儿,我搬去姑姑那里住,你就不必相送了。”

    在长孙冲的愕然当中,她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垂下来挡住清亮的眼波,恬静的声音在长孙冲听来,彷如飘荡在九霄云外一般不可捉摸:“以后,我亦不会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