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安西都护(上)
    长孙冲惊讶的张大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这个清婉宁秀的女人。

    一直以来,长乐公主都是端庄、秀美、知书达理、顾全大局的代名词,不开心的事情,她会紧紧的锁在心里,面上仍旧是恬淡自若的笑容,从不会去争取,更不会去斗争,似乎所有的事情在她眼里都淡如云烟,好的坏的,一切都无所谓……

    可是现在,他听见了什么?

    她说她不会回来了……

    长孙冲只觉得一颗心被塞满了寒冰,冻的他一个激灵,惶急道:“长乐,你这是何必……”

    罕见的,长乐公主打断了他的话语,她秀眸低垂,柔声说道:“君若清路尘,妾若浊水泥。浮沉各异势,会合何时谐?强自结合,不过是平添伤痛罢了。自此以后,我会与姑姑青灯相伴,远离红尘,宁静度日,望君好自为之。”

    言罢,对着长孙冲微微一福,垂,莲步轻移,转身走出绣楼。

    长孙冲仿佛被石化一般,愣在原地,只是微微伸出手去,想要拉住长乐公主的衣袂,堪堪伸出的手,却又凝滞在半空中。

    佳人已远,徒留一缕香风……

    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

    上有愁思妇,悲叹有余哀。

    借问叹者谁,言是宕子妻。

    君行逾十年,孤妾常独栖。

    君若清路尘,妾若浊水泥。

    浮沉各异势,会合何时谐?

    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

    君怀良不开,贱妾当何依……

    曹子建用自问自答的形式,牵引出怨妇幽幽地叙述悲苦的身世,讲述着一个女人对自己崎岖境遇的感慨。从明月撩动心事到引述内心苦闷,曹流畅自然,不著痕迹,成为“建安绝唱”。

    长孙冲终于明白,原来看着似乎云淡风轻的长乐公主,心底里那份凄惶的酸楚早已酝酿多时,愁闷不堪。只是今日敲好听到长孙冲父子见的对话,却是将以往的情分一刀断绝……

    但是长乐公主到底是个温婉的女子,即便以青灯古佛斩断红尘明志,亦委婉的提醒他,她并不会讲夫妻之间的秘辛暴露出来,只是劝他要好自为之。

    长孙冲心如刀割……

    高昌城。

    佛寺的书房内,房俊伏在案前凝神悬腕,运笔疾飞,一行行蝇头小楷出现在雪白的纸面上,转眼便是一页。

    字迹圆润俊秀,笔架方正。

    他正在抄写孙子兵法。虽然对于房俊来说,可以轻易的得到这世间流传的孤本、珍本,如同孙子兵法这般出名的著作更是随处可见,但房俊深信一句话: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再怎么读书背诵,也比不过亲手写上一遍记得更牢。闲来无事,抄抄书亦是他的乐趣之一,这年代没有ktv,没有夜总会,想要上网,得去墙角找蜘蛛……抄书,也算是一个提升逼格的消遣活动。

    而且越是接触这些流传千古的古典书籍,越是体会到汉文化的源远流长、深不可测!

    岂是一句“过时”便能菲薄?

    古代军事典籍,作为诸子百家中的瑰宝,真可谓汗牛充栋,浩如烟海。在这个伟大的军事科学宝库中,孙子兵法无疑是最璀琛、最耀眼的一丁颗明珠。

    这本书在古典军事学中占有重要地位,并对历代军事斗争产生过极其严重的影响。三国时的著名军事家曹操就极口称赞说:吾观兵书战策多矣,孙武所著深矣!并亲身为孙子兵法作了注释。李二陛下同其有“军神”之称的李靖对兵法时,也非常赞赏孙子兵法,称:联观诸兵书,无出孙武。

    观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

    孙子兵法是冷兵器时代和平理论经验的总结,虽然由于当时客观条件的限制,在内容上也不免有其历史的局限性,但它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军事斗争的普通规律和基本法则。

    特别是它能够从当时的实践出,对战争进行细致入微的观察,从有数具体战例升到理论准绳的高度,作出精辟的学术性总结概括,这种实事求是的思想方法和探求真理的可贵精神,本身就值得后人学习和扬。

    孙子兵法不只在军事领域里具有很高的指点和自创价值,其谋略的运用在其他领域也有很强的适用性。甚至于在后世的某一个阶段,在国内外出现了孙子兵法研讨的热潮,其研讨范围远远出了军事领域,探求的触角伸向了政治、经济、管理、人生、市场甚至于竞技、医疗等具体的社会理论中,其研讨的论文和专著也是浩如烟海,硕果累累。

    堪称一代“神书”……

    心里前世今生的念头纷至沓来,思绪如潮,一个不留神,便将一个字抄错了。雪白的宣纸上,一个错别字分外显眼,就算有后世的橡皮也擦不干净,但雌黄可以……

    在古代,雄黄是端午时泡酒用的,而此物却是古代最好的橡皮和修正液。

    信口雌黄这个成语,便来自雌黄的用途……

    桌案上就有一块雌黄,房俊拿起来在错别字上一涂,墨迹就被雌黄留下的颜色所掩盖。

    放下雌黄,重新拿起毛笔,刚刚想要继续写下去,这时房门被轻轻敲响。

    房俊皱皱眉,叹口气,将蘸满墨汁的毛笔信手一扔,丢进桌案旁边的一个水桶里,待会儿自有人清晰墨汁,晾晒干净。

    “进来!”在墙角的铜盆里净了手,用一方洁白的棉布擦拭干净。

    棉布吸水,以之擦拭水渍再好不过,关中可没有这东西……

    房门被推开,刘仁轨向屋内打量一眼,才走了进来。

    房俊笑骂道:“那鬼鬼祟祟的眼神是在干啥?以为本大人金屋藏娇,白日那个啥?”

    “嘿嘿嘿”刘仁轨被点破心思,尴尬一笑。

    您这大白天的闷在屋子里,谁知道是在干嘛?咱这是小心驶得万年船,若是不小心撞破了上司的好事,那岂不是官途黯淡,前程可忧……

    刘仁轨整理一下思绪,抱拳拱手道:“禀告提督,前来接任之官使已过玉门关,同来者,尚有两千余关中府兵。”

    说这话的时候,刘仁轨面现喜色。

    毕竟没有谁愿意在这西域之地长期驻扎,有了前来接任之人,便代表着神机营不久就可以功成身退,返回关中。

    房俊毫不意外,算算日子,这接任之人来得还算是晚了,想必朝中对人选一事亦经历了一番博弈,方才确定下来,这才导致晚了月余的时间。

    “可知这位接任者是何人?”房俊问道。

    他最担心朝廷派来一位鹰派人物,整日里想着开疆拓土建立不世功勋,将西域搞得一团糟。如此一来,自己所献上的计策便不可能奏效,达不到“温水煮青蛙”的效果……

    “是乔师望。”刘仁轨答道。

    “乔师望?”房俊摸着下巴想了好久,无论前世今生,都对这个名字不熟悉,“这人是干嘛的?”

    刘仁轨汗了一个,人家可是你未来的姑丈人!

    不过想想皇家闺女多,连带着驸马也多,上一辈下一辈的也的确容易混淆……

    “此人才是高祖皇帝的帝婿,房陵公主的驸马,现为同州刺史。”

    房俊惊了一下:“哎呦,是个人物啊!”

    同州地近京畿,在新丰城之东,汉代称为左冯翊,三辅之一。汉时将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称三辅,即把京师附近地区归三个地方官分别管理。

    在唐朝时候的地位,应该仅次于洛阳,相当于后世直辖市的待遇。

    这名声不显的乔师望,可见亦是李二陛下的忠臣走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