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安西都护(中)
    西域的秋天来得比较晚,但来得很浓烈、很短暂,很灿烂、很绚然。就像是换了一块画板一般,忽然一场冷空气过来,炎热碧绿的夏天转眼之间换上了清凉金黄的秋装……

    再过几天,一场苦霜降下,秋风瑟瑟,落叶飘零,真正的秋天便来了。

    此际的关中,怕是已经遍地枯败、严霜如雪了吧?

    半月之后,斥候传来信息,前来接任的大队人马已然行至七角井峡谷之外。

    房俊自然要领着神机营将士和高昌各界显要前往迎接。

    “吐鲁番的葡萄熟了,阿娜尔罕的心儿醉了……”房俊骑在马上哼着歌儿,想到即将回到关中,心情便不可抑止的愉快起来,感到风是甜的,田野是甜的,人也是甜的……

    席君买往前凑了凑,凑近刘仁轨,小声问道:“统领大人,阿娜尔罕是哪个?”

    “小毛孩子,不要多问!”刘仁轨瞪着眼睛,呵斥了席君买一句。

    席君买却完全不怕。

    虽然刘仁轨是神机营的统领,手底下统辖着一营五百多号兵卒,但两个人的关系一向很不错。刘仁轨很欣赏席君买这个机灵刚烈的小子,从席君买被房俊从左卫大军中要来的那一天,就一直很是照顾。

    至于阿娜尔罕……

    虽然呵斥了席君买,刘仁轨却也是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脑子里不停的回想这段时间以来,同房俊接触过的高昌女子,可是想来想去,也没想到哪个姑娘叫这个名字。

    难不成,是提督大人看上的哪家的小姐?

    嗯,这个完全有可能……

    席君买又问:“还有,吐鲁番是哪儿?”

    “吐鲁番……”刘仁轨皱着眉毛,一张仿似老农的脸上满是疑惑:“这应该是突厥语吧?”听起来应该是突厥语,但也不敢肯定。

    “突厥语?”席君买眼珠儿转了转,向身后看看,冲着不远处的一个兵卒招招手。

    那兵卒赶紧小跑过来,陪着笑脸:“队率,啥事儿?”

    席君买低声问道:“会突厥话?”

    这兵卒乃是瓜州的斥候,是契苾何力麾下的,自幼生长在西域,是铁勒人。前些时日在野外侦查的时候不慎坠马,伤了腿,所以并未跟随契苾何力一同返回瓜州。

    此时闻言,赶紧说道:“会的!”

    “吐鲁番……是什么意思?”席君买问道。

    “突厥话里,大抵是绿洲的意思,或者也可以说是丰饶的土地?”兵卒不肯定的说道。

    席君买同刘仁轨互视一眼,疑惑更深了……

    房俊听见身后两人叽叽喳喳的不知道说些啥,不过却完全不在意。

    前方不远的地方,七角井山口已经赫然在望!

    刚刚行至山口,一队人马已然转了出来。

    旌旗招展,军威赫赫!

    两股人马正好走个碰头,房俊当先下马,步行前去迎接,以示尊敬。

    不尊敬不行,若是所料不差,这位乔师望,可是即将成为任安西都护的封疆大吏,他支持与否,直接关系着房俊对于西域战略的成败!

    对方人群之中,以为紫色官袍的大臣自一辆华贵的马车上跳下,大步迎了上来。

    “呵呵,二郎果然是少年英雄,此番甘愿为大军殿后,安抚高昌,可谓劳苦功高啊!”

    远远的,这位紫袍官员便爽朗的大笑,送给房俊一顶高帽子!

    而且他不是称呼官职,而是唤了一声“二郎”,姿态摆得很低,显得很是亲近,俨然要论亲戚了……

    房俊看着这位,眼角跳了一下。

    倒不是对这位乔师望有什么看法,只是眼馋这一身紫袍……

    或许,此次回京,李二陛下良心现,也能赐咱一件穿穿?

    “乔刺史过誉了,本官可不敢当……”房俊笑呵呵的回道。

    上州刺史是从三品,房俊最高的官职工部侍郎,是从四品下,差着好几级呢。不过幸好房俊的新乡侯是从三品,论起来,两人算是平级,当然房俊的资历差得那就太远了。所以虽然平级,乔师望可以表示亲近,不叙官职高低,房俊就不行……

    乔师望大步前来,一把拽住房俊的手,亲热的笑道:“当得,当得!吾辈已然垂垂老矣、行将就木,大唐帝国的未来,正是指望二郎这等文武兼修的全才,才能担得起来,让吾等无后顾之忧啊,呵呵!”

    乔师望年岁其实不大,不到五旬的,但头依然花白了一大半,只是身子骨倒很是硬朗,健步如飞,毫不亚于年轻壮汉。

    容貌方正,温文尔雅,言谈之间很有一股谦逊温和的气质,令人心生好感。

    这应该不是一个很强势的人……

    房俊被他拽着手,心里有些别扭,不知道这年代的人为何一见面总是爱拉手……

    不过也不能甩开人家,只得强忍着心中不适,笑道:“乔刺史此言,可是让房某汗颜无地了……”

    乔师望笑道:“有才华之人,何必过谦……”

    正说到此处,他身后忽然有人说道:“乔大人已然卸任刺史之职,现在是陛下敕封的安西都护,乃从二品高官,新乡侯难道不应已下官之礼觐见么?”

    房俊脸色瞬间就黑下来。

    呃,原本也挺黑的,只是这下更黑了……

    乔师望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眼中隐隐有怒气,却并未出。

    房俊循声望去,却见一青衫文士正对他怒目而视。

    这人有病啊……

    你对我这般没文明不礼貌,我都还没生气呢,你瞪那么大的眼珠子干啥?

    “尔是何人?”房俊沉声问道,心里有些不解,这人跟我有仇?

    那文士一振长衫,傲然道:“新任安西都护府副都护,侯文孝!”

    房俊愣了一下,说道:“抱歉,没听过……”

    他说的是实话。

    侯文孝?谁特么知道你是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侯文孝顿时面红耳赤,怒不可遏!

    在他看来,这就是房俊赤倮倮的轻视,最直接的侮辱!

    堂堂安西都护府的副都护,那可是从三品的高官,完全可以跟房俊平起平坐!

    而且在侯文孝的心理,房俊这个侯爵完全是幸进,是陛下的恩赐,而自己的官位,这可是实打实的!

    你凭啥对我轻视?

    侯文孝瞪着房俊,咬着牙说道:“侯文义,正是舍弟!”

    眼里的熊熊怒火,仿佛要喷射出来,将房俊烧得尸骨无存!

    房俊简直就莫名其妙,这人难道脑子有病?我特么连你都不认识,还会认识你弟弟是谁?

    袖子却被段瓒在身后拽了拽,房俊诧异回头,段瓒凑上来低声说道:“此人乃是侯君集的侄子。侯君集之子自幼痴呆,外人皆不识,是以侯君集对其两个侄子分外器重,视之为承继家业的依仗。他所说的侯文义,便是前些时日被大人你依军纪处斩的那个……”

    “哦”房俊这才恍然大悟,脱口道:“原来是那个死鬼!”

    感情这个侯文孝是要给兄弟复仇?

    怪不得看着咱就跟苍蝇见了屎似的,非得咬一口……呸呸,这什么比喻!

    不过这侯文孝居然能担任从三品的大都护府副都护?倒是确实令人意外。不过房俊转念一想,便明白了其中玄机。

    房俊不理面如猪肝的侯文孝,笑问乔师望道:“想必那侯大帅是被陛下处罚了?”

    定是李二陛下将侯君集重重责罚,甚至削了官职,以正军纪。但侯君集毕竟是跟着李二陛下鞍前马后冲锋陷阵的老兄弟,虽然碍于军法不得不处罚,但毕竟有着往日情分在,是以便擢拔侯君集的侄子,以此表示赔偿……

    果然,乔师望淡然道:“正是,潞国公被御史弹劾,已被陛下收押入监,等候大理寺审查裁决。”

    房俊瞄了一眼死死盯着他,恨不得扑上来一口咬死他的侯文孝,眼睛眯了眯。

    这货明显跟自己不死不休,而且此人性格冲动,若是留在高昌,恐怕对于自己的谋略多有阻碍。

    可是这家伙好歹是个从三品的副都护,难道自己还能将之斩杀?

    看来得费一番心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