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危机
    新任安西都护履任之后,高昌的局势并未生变化,一如既往的安定。按照房俊与高昌贵族的约定,在此后的一月之内,将举行一次“民选”大会,由全体高昌国民选举出八位“执政”辅佐安西都护治理高昌的同时,还会选出整个高昌的中下层官吏。

    与此同时,“高昌”更名为“西州”,意为大唐最西部的州府……

    但是当这一切尚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之时,房俊已然率领神机营功成身退,返回长安。

    临行之际,房俊只是通知了鞠文斗、蒲屈罗、赤木海牙等人,以免这些稳定西州局势之人一时慌乱,然后便率领神机营两千将士,以及部分伤病营的医官,悄然上路,踏上返回关中的路途……

    一路行来,房俊却是丝毫不敢大意,他总有一种被毒蛇盯住、随时会动致命一击的惊悚感觉,因为种种迹象显示,在他的附近,有一支骑兵部队环伺在侧……

    房俊不认为突厥会派出大部队前来袭击他,现在西域的局势有些微妙,龟兹、焉耆等西域诸国明面上同大唐表示臣服,突厥人又主动放弃了高昌北边的可汗浮图城,若是兴师动众的前来为难房俊,乔师望只需要联合起来西域诸国,分分钟教突厥做人,无论来多少大军,皆是有来无回!

    反倒是小股骑兵活动灵活,进退自如,即便袭击不成,亦可从容撤退。

    但是神机营会惧怕小股突厥骑兵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当初一千突厥可汗的“附离”亲兵趁夜偷袭,亦被神机营大败,这给了房俊以及神机营上下极强的信心。

    突厥人真的很拗,难道一点都不会汲取上次失败的教训么?

    即便神机营上下信心十足,可房俊亦不敢大意,无论昼夜,二十队斥候都放得远远的,附近几十里方圆的风吹草动全部在掌握之中,以防被突厥人偷袭。

    只要能在突厥人来袭之时有所准备,布好阵列,那就万无一失!

    可惜他却未想到,这些草原上的蛮子,有时候也不是一根筋……

    一处山丘的背阴处,房俊跳下战马,手里的横刀劈出,削断一大片低矮的灌木,面前半人高的茅草把崎岖不平的沙丘遮盖的严严实实,秋风瑟瑟,草木枯败。

    这里没有鸟鸣,也没有走兽,放眼望去,天地辽阔,湛蓝的天空延伸到大地的尽头,整个山坡下弥漫着浓烈的血腥气,就连最喜欢啄食腐肉的乌鸦也远远的躲开这片死亡之地……

    一共十人,这是神机营斥候小队的编制人数。

    现在这些最勇武的兵卒早已逝去生命,年轻的身体横七竖八的倒在杂乱的草丛里,滚热的鲜血早已干涸,留下地面上一滩滩褐色的痕迹。

    房俊面色铁青,心如刀割,一股深深的自责以及冲天的怒气,反复啃噬着他的心脏!

    他将这些勇武的年轻人带来西域,却在归家的途中,在自己的大意之下,让他们魂断于此,永远再也回不到家乡。这些斥候个个圆睁着双眼,无神的望着湛蓝辽阔的天空,似乎还在畅想着几时能回到关中……

    战争使得一个人很快成熟,房俊亦如此。

    他心里愤怒自责,却没有显露出暴躁的情绪,也没有特殊的悲哀,只是把兄弟们的眼睛一一合上,然后沉声说道:“寻些柴火,将兄弟们火化,我们带他们回家!”

    他必须把这些弟兄带回去,死在这里,将不会有人前来祭奠……

    这是昨晚宿营之前,放出的几队斥候之中的一队,到了天明时分却仍未归营,大军寻了整整一个上午,才在这处距离营地不足五里的地方现这队斥候,却已然全部罹难。

    这些都是他的生死兄弟,昨晚出巡前,大家还在和他说笑,房俊亦曾开玩笑,说是回到关中之后,请他们去醉仙楼吃天下最美味的食物,喝最香醇的美酒,然后尝一尝醉仙楼享誉关中的歌姬……

    然而现在,他们就永远的死在这一片荒凉的上坡上,将生命最美好的年华,葬送在这里!

    房俊紧紧攥着拳头,咬着牙根,直起腰来,游目四顾。

    突厥人的战术令他很头痛,因为忌惮于神机营的庞大火力和对付骑兵极为有效的战阵,所以开始打起游击战术,想要逐一击破么?

    甚至用不着杀掉多少人,单单这般逐一斩杀斥候,便可令神机营的军心士气迅崩溃。

    这种钝刀子割肉,最是令人难受!

    “侯爷,”刘仁轨从后面走上来,见到房俊神情愤怒,有些担心的劝解道:“当兵吃粮,马革裹尸早已是心有准备,生死由命,侯爷不必太过介怀。”

    军中最忌就是主将被悲伤、悔恨、愤怒、轻敌等等因素左右情绪,因为如此一来,神智难免会陷入不理智的状态,极易做出错误的判断,自陷与危险的境地。

    神机营之中,现在已然越来越少的人会称呼房俊为“提督”大人,取而代之的是“侯爷”这个明显亲昵得多的称谓,这说明房俊在神机营之中的威望越来越甚,兵卒们都已房俊的私兵身份看待自己……

    房俊当然明白刘仁轨的意思,虽然孙子兵法抄了好多遍亦未理解其中的神髓,但两世为人的丰富阅历,使得房俊知晓,一军主帅绝对不可“怒而兴兵”的道理。

    往旁边瞅了一眼,席君买正将阵亡士卒的遗体一具具摆放整齐,这小子脸色冷峻,并未有多少哀伤的神色,但是眼眸中闪烁的寒芒,以及不停嘟囔着什么的嘴,却显示出一股决心。

    其余的兵卒从四周搜索来茅草和枯死的灌木,堆积在一起,等待给这些阵亡士卒火化,然后将骨灰带回去,送到家乡亲人的手中。

    大家做这一切的时候,有愤然,有哀伤,却没有一个害怕恐惧。身在军中,远征西域,大家都看得开,随时做好了赴死的准备,而在自己战斗的时候,不但有战友全力的支持,甚至在战死之后,还能将自己的骨灰带回家乡,让自己能够继续守护着父母妻儿,更有何惧?

    士气就像是一股风暴,在沉默中酝酿,在沉寂中集聚,只待某一个特殊的时刻,便会彻彻底底的爆出来,席卷阻挡在面前的一切!

    房俊从心底里吁出一口浊气,沉声道:“突厥人改变战术,我们总不能龟缩不动,停止行进吧?”

    论起兵法,两个他也不及一个刘仁轨,这一点房俊自己心知肚明。他所有的“兵法”,其实都是构建在远时代的见识之上,讲究的是主动出击,照搬历史上的那些成功的案例。但是说起被动迎敌,因地制宜的制定战术,他的那点可怜的“兵法谋略”却完全不够看……

    房俊一筹莫展,刘仁轨却似乎对突厥人的这种游击战术完全不在意。

    “每队斥候仅有十人,而此地距离玉门关仅有一月路程,突厥人不可能十人、十人这样的杀,然后逐渐的孤军深入,将自己陷入险境。对于突厥人来说,越接近玉门关,危险便越大,一旦被玉门关的大军侦查到他们的行踪,那可就是想跑都跑不了,漫漫大漠,被唐军骑兵在身后猛追,一刻亦不敢停下补给,那就只有全军灭魔一途!所以,突厥人的目的,绝对不是想要斩杀我们多少斥候,而是想要通过这种手段打击全军的士气,只要士气崩溃,突厥人自傲的奇兵突袭之术,便能挥到最大的效果,给我们致命一击!”

    刘仁轨沉着冷静,双眼散着灼灼的光辉,俨然已有绝代名将之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