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定时爆破
    房俊率领神机营撤离,返回京师,安西都护府副都护侯文孝才松了一口气。别看他一直对房俊姿态强硬,其实只是一种手段而已,这样可以使得驻守西州的这几千左卫将士对他崇敬不已。

    这些士卒都是叔父为自己安排的最大助力,但自己也得表现出强势,才能让这些骄兵悍卒甘心为自己驱策。房俊凶名在外,侯文孝这是踩着房俊的名声来提升自己的名望。

    事实上,他心里却是吓得要死,整日里犹如惊弓之鸟,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让他惶惶不安,唯恐房俊二愣子脾气作,不管不顾的将自己捆起来砍了脑袋……

    即便房俊已走,侯文孝亦不敢太过大意,毕竟这高昌上至王侯贵族,下至商贩匹夫,皆跟房俊有极深的利益牵扯,各个都是房俊的耳目,谁知道房俊临走之时会不会布置好刺客杀手,趁自己疏忽大意之时,一举将自己刺杀?

    小心使得万年船,侯文孝为了自己小命着想,出入依然有大量卫兵护卫,夜间只是宿在兵营,城中为他准备好的府邸,却是坚决不敢踏进去一步……

    他只是个被侯君集举荐的副都护,并不知道房俊在西州立下的策略,更不知道这个策略其实已然是大唐的国策。但侯文孝不傻,他不能只依靠自己去冲锋陷阵,即便他恨不得将房俊抽筋剥皮,亦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违背李二陛下的命令。

    所以,他打算从西州本地的势力着手,联合起来,破坏房俊的财路,在他看来,这就是对房俊最大的报复。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侯文孝亦曾听闻房俊阴了鞠文斗之事,便觉得这鞠文斗既是鞠氏的掌舵人,又不然咽不下被房俊离间的那口恶气,自己主动招揽,鞠文斗必然与自己站在统一阵线。

    所以,他决定亲自找上门去。

    高昌很少下雨,这一日,却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场秋雨。

    雨势不大,细细绵绵的雨丝随风轻摆,大街小巷却充满了欢声笑语,孩童们对于下雨这件稀罕事实在是太高兴了,光着脚丫子任凭雨丝落在身上,嬉闹着在街上到处乱跑。

    侯文孝到了鞠文斗的府邸,报上姓名,门子哪里敢怠慢,赶紧将侯文孝引到客厅稍候。侯文孝带着十几个卫兵,进了府邸。

    那门子目瞪口呆,心说这是来会客的,还是来抄家的?

    即便心里腹诽,但是面对这位西州第二大的官员,别说他一个门子,即便是鞠文斗当面,亦不敢有丝毫不满吧?便急急忙忙去通报鞠文斗。

    坐在宽敞的客厅里,举目皆是充满了西域风情的装饰,侯文孝心情好了很多,心里琢磨着如何舌绽莲花拉拢鞠文斗。鞠氏是高昌王族,虽然国破,但是势力犹在,一旦将其拉拢过来,非但报复房俊轻而易举,即便是架空那位大都护乔师望,亦不是奢望……

    人生在世,一则快意恩仇,一则升官财,若是两样都能纷至沓来,夫复何求呢?

    就在侯文孝心里美滋滋的畅想美好的未来之时,一个美貌的侍女手里捧着一个青铜香炉,娉娉婷婷腰肢轻摆的走了进来。

    侯文孝虽然不相信在鞠文斗的府里会有人对自己不利,但还是随身带着卫兵,即便是与鞠文斗会面,亦不离左右。此际虎背熊腰的卫兵就在身侧,对于一个侍女,自然不会诸多提防。

    那侍女微微垂着头,脚步轻快的走到堂中,将怀里的青铜香炉摆放在大堂中间的位置,对着侯文孝轻轻一福,躬身退了出去。

    青铜香炉里燃着檀香,淡淡的烟雾自镂空的纹路见袅袅飘出,大堂里顿时充盈着一股好闻的檀香气息,安神醒脑,外界阴郁的天气所带来的压抑,亦为之一清。

    鞠文斗大步走进大堂,哈哈大笑着对侯文孝拱手施礼:“副都护大人到访,舍下蓬荜生辉啊!”

    侯文孝轻轻一笑,略带矜持的道:“过奖,过奖,本官素闻大丞相之清名,乃高昌擎天玉柱一般的人物,更是鞠氏王族的中流砥柱,特来求教,还望大丞相不吝赐教。”

    “这说的哪里话?”鞠文斗佯装不悦,说道:“侯都护年青有为,将来必是大唐朝堂之上的名臣,能有机会跟您把酒言欢,为不是我鞠文斗三生有幸?”

    两人客气寒暄了一阵,宾主落座。

    侯文孝不耐绕老绕去的兜弯子,索性挑明了来意:“大丞相乃是鞠氏王族之家主,便是西州的无冕之王,即便是乔大都护,亦不得不更加倚重于阁下。只是那房俊无赖粗鄙,又阴险狡诈,前些时日对大丞相的侮辱,令本官感同身受!”

    他先是给鞠文斗戴了顶大帽子,奉承了一句,然后便点出咱俩其实有着共同的敌人,只要你配合我,那你这个鞠氏王族的家主便会得到我的照应,往后在西州这一亩三分地,自然水涨船高!

    他认为鞠文斗是聪明人,听得懂自己的话。

    但是他有一点没搞明白,鞠文斗虽然之前是高昌城的大丞相,却并不是鞠氏王族的家主,别说他不是,即便是高昌王鞠文泰都不是……

    鞠文斗笑了笑,心说这位侯都护还真够直接的,只是自己该如何取舍呢?

    跟房俊作对吗?

    那样便会将西州所有的贵族商贾悉数得罪个精光,因为这会损害大家的利益,即便得到侯都护的支持,会否得不偿失呢?

    鞠文斗并不反对跟房俊作对,但是这个侯文孝只是一个副都护,他的能量到底有多大,鞠文斗心里没底,自然不能将鞠氏王族莫名其妙的便绑在侯文孝的战车上。

    心里正思讨之间,忽闻门外的仆人说道:“乔都护派使者求见。”

    鞠文斗与侯文孝尽皆一惊。

    难不成……那乔师望已然知晓两人在私下会面?

    鞠文斗不敢怠慢,长身而起,对侯文孝拱手道:“在下去去就来,还请侯都护稍坐。”

    侯文孝点点头,心思电转。

    鞠文斗出得大堂,亲自冒着细雨来到大门口处,却不见门前有什么使者。

    顿时脸色一沉,喝问门子道:“使者何在?”

    门子也莫名其妙:“那人口称是乔大都护的使者,奉命而来,小的怎敢拖延?便遣人前去通禀,可那使者只是待了一会儿,便不告而别……”

    鞠文斗一脑袋雾水,心说这叫什么事儿?

    摇了摇头,便转身往回走。

    刚刚迈出两步,耳中便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骇然望去,府中正堂那边一股黑烟冲天而起……

    鞠文斗先是惊诧莫名,紧接着便面色惨白!

    安西都护府的副都护侯文孝,可是就在他的正堂之中啊!

    鞠文斗魂飞魄散,撒开脚丫子奔往正堂,到了近处,但见原本恢弘的正堂已然崩塌,一地瓦砾,残肢断臂到处都是。

    鞠文斗彻底傻眼……

    鞠文斗府邸的街对面,一间酒肆的二楼处,一个男子凭窗远眺,正好见到鞠氏府邸那一股腾起的黑烟,紧接着便是闷雷一般的声响,连脚下的楼板都微微摇晃。

    细雨绵绵,酒肆中的客人都以为是天降雷鸣,并未在意。饮酒闲谈,一些照旧……

    偶尔有人见到鞠氏府邸的那一股黑烟,也只是以为走水而已。

    少顷,一个身影自楼梯处闪现,沉声道:“禀告统领,任务完成。只是鞠文斗比预想的稍微早一些去到正堂,是以属下不得不露面,假冒都护大人的使者,将其引出正堂,不然恐将与那侯文孝一同被炸死。”

    男子正是段瓒,闻言颌道:“干得不错,这鞠文斗还不能死,如此将侯文孝炸死在他的府中,正是最好的结果,咱们也立即出,去追上侯爷吧!”

    “诺!”

    那人应了一声,转身下楼。

    段瓒又看了一眼鞠氏府邸的黑烟,嘴里嘀咕着:“侯爷果然天纵奇才,以线香绑在震天雷的引信上,控制爆炸的时间,真是天才的想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