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九十三章 援兵?
    当突厥骑兵闯入火雷阵,这场战斗的结局便已然注定,失去了冲锋威势的突厥骑兵,在面对唐军弩箭攒射和刀盾绞杀之下,只是一群待宰的羔羊。在训练有素的唐军面前,只凭借个人勇武的突厥人完全不够看……

    神机营的兵卒自动散开,几人一组,在遍地尸体伤兵中搜寻检查,有一个年纪不小的突厥人大抵是被震得晕了过去,身上几处伤口,震天雷的碎片已然深深的嵌入肉中,却并未伤及要害,此时醒转过来,吓得跪下哀求,希望唐军可以放他一马。

    这家伙是个白痴么?

    房俊走过去,甚至于连犹豫一下都没有,手里的横刀挥出一道刀光,一刀砍下了突厥人的头颅,血窜上了半空。

    开什么玩笑,两军对阵,只许你肆意残杀我的兄弟,败了之后居然还有脸求饶?

    营地之中已然宛如人间地狱,到处都是尸体,死人,死马,残肢,断臂,污血横流,惨不忍睹……

    房俊面容冷酷:“全部杀死,筑成京观!”

    一直跟在他身边的段瓒,闻言心里忍不住抖了一下,下意识的看了看遍地狼藉,突厥人虽然死的不少,但是受伤未死的不下于上千人。

    即便段瓒再是冷峻,这种一次性屠杀上千人的事情,还是让他忍不住毛骨悚然。

    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段瓒劝道:“这个……侯爷,不妥吧?突厥人其实受伤的更多,何不将其统统俘虏,让突厥可汗拿钱财牛马来赎?”

    “你很缺钱?”房俊瞪着他,不悦道。

    “呃……”段瓒大汗,心说就算我缺钱,难道这赎金来能给我分点?

    房俊盯着段瓒,咬着牙说道:“你得记着,甭学那些腐儒那一套,什么仁义博爱,都是狗屁!对于自己的族人,要讲究博爱仁厚,要讲究兼爱宽恕,可是跟一群烧杀抢掠的强盗,有什么道理好讲?难道你仁爱宽恕了,下一次这些突厥人见到汉人就会感恩戴德的绕着走?扯蛋!弱肉强食、物竞天择那就是他们的信仰,只要你露出一丝丝的虚弱,这帮混蛋就会像是野狼一眼扑上来,将你咬得鲜血淋漓,对他们,杀就是了……”

    文明一点来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通俗一点来说,突厥人信奉的就是物竞天择弱肉强食的自然规则,在你虚弱的时候要你的命抢你的女人,在他们看来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就算是放了他们,他们们也不会有多少感激,下一次已然还会这么做。

    至于那些叫嚣着什么汉胡一家的所谓的饱学大儒,纯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让突厥人杀了他的儿子、抢了他的媳妇,你看他还说不说什么兼爱宽恕的鬼话……

    段瓒当然知道这一点,他也只是觉得一次性杀掉这么多人,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不过既然长官下了命令,那就杀呗。

    杀突厥人,他可没有什么心理障碍。

    当太阳从浓密的云层后面露出头来,温暖的阳光洒向大漠边塞,代表着这场凄寒的冬雨已然过去。

    天空中成群结队的秃鹫盘旋飞舞,不时低空掠过,出难听的枭叫,地面上冲天而起的血腥气让它们激动难耐,但是那些整齐列阵的人类,却让它们敏锐的感觉到危险,不敢落到地面上去觅食。

    然而美味的食物就在眼前,谁有能舍得放弃呢?

    房俊皱着眉头,厌恶的看着天上盘旋的秃鹫,这些以动物尸体为食物的鸟类,简直让人恶心得不行。

    远处传来阵阵蹄声,这一次是在东方太阳升起的地方,不是突厥人的骑兵,而是驻守在玉门关的唐军。

    几天前,房俊与刘仁轨商议设下这个“雷阵”想要一举歼灭尾随的突厥人的时候,房俊便派出斥候,前去玉门关求援,毕竟任何事情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万一歼灭战失败,还得指望玉门关的唐军前来救援一番……

    想在想来,玉门关的守军效率不是一般的低。

    自己这边已经将突厥骑兵歼灭了,援军才姗姗来迟,幸好昨夜大胜,否则若是指望这些老爷来救命,九条命都死光了……

    神机营的士气经过昨晚的狙击,已然高涨到一个空前的地步,整个队伍不再有之前的苦闷压抑,每个人都在欢笑。战争就是如此,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只是看死的值与不值。

    戎马生涯,马革裹尸,再是怕死的人也早已做好丢命的准备,能够亲手为死去的弟兄报了仇,顺带着捞到了一大票功勋,那简直不能再完美……

    “统领大人,我们这次斩一千多级,您看陛下那边会不会再有一级功勋颁赏下来?”

    席君买的马脖子上挂着一大串突厥人耳朵,问着身边的刘仁轨,唐军最在意的就是军功,不仅能光宗耀祖,使得家中减免赋税,更能提升军职。

    看着周边兴奋不已的兵卒,刘仁轨的脸色却有些不好看:“还有脸要军功?这一次回程,前前后后两百多个弟兄战死了,丢人丢大了,没见到侯爷一直黑着脸,还敢要军功?”

    席君买下了一缩脖子,鬼鬼祟祟的看了看站在阵前的房俊,果然一脸阴沉。

    便嘀咕道:“统领大人您就别吓唬人了,咱们侯爷这张脸,啥时候不是黑的啊……”

    周边的几个亲近的兵卒就出一阵窃笑。

    刘仁轨也笑了。

    话说咱们这位侯爷,这张脸却是挺黑……

    前方的唐军骑兵已然越来越近,房俊催促战马,迎了上去。

    迎面一标骑兵疾驰而来,到得近前,齐齐勒马站定,为一员武将自马背上敏捷的跃下,冲着房俊抱拳道:“末将玉门关校尉富贵强,敢问可是新乡侯当面?”

    房俊失笑,赞了一声道:“好名字!正是本官!”

    那富贵强一听,当即单膝下跪,口中呼道:“拜见侯爷!”

    房俊摆了摆手,“免礼吧!诸位日夜兼程赶来救援,深情厚谊,本官还得多谢呢!”

    听他语气中的揶揄,校尉富贵强一脸尴尬,也有些忐忑,连忙说道:“侯爷容禀,并非是末将耽搁行程,实在是我家将军前日才下令,命令末将率军前来救援,末将心忧如焚,两日间急行军三百多里,方才赶到。不过幸好突厥骑兵尚未追来,否则末将万死莫赎之罪!”

    他这心里实在是惴惴不安,他也是关中人士,对于面前这位侯爷的鼎鼎大名,那可是素有耳闻。蛮横、霸道、不讲理、二愣子……这位可是跺跺脚整个长安都得颤三颤的人物,即便是亲王都不敢招惹与他,若是寻自己晦气,还不有得自己好受?

    不过也确实冤枉,谁知道咱家那位将军为何在接到斥候急报之后,非得要晚一日才派出援军呢?

    “幸好?呵呵……”房俊咬着后槽牙,露出一个狞笑:“昨日夜间,三千突厥铁骑,对神机营动突袭!”

    “啊?”

    富贵强大惊失色,失声道:“三千?”

    开什么玩笑,若是有三千突厥铁骑,几乎可以在塞外大漠横着走了,即便是迎面碰上唐军主力,亦可从容撤退,唐军连追都不敢追!谁不知道在这塞外大漠之上,突厥人才是野战的王者?

    “那突厥骑兵又为何退去?”富贵强不解,既然摆明了就是冲着你神机营来的,有岂会放过你们?

    “退去?”房俊冷笑一声,没有回答校尉的话,反问道:“你家将军,便是玉门关守将长孙凌吧?”

    “是!”富贵强心里叫苦,听这位的口气,这是把自家将军给记恨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