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吐习惯了就好
    校尉是个明白人,知晓此事不怨人家房俊记恨,堂堂一位侯爵命亲卫带着信物印绶前来求援,你还非得压着,晚了一天才派兵救援,安的是什么心?还好突厥骑兵来了又退走,若是两军交阵,神机营全军覆没,人家房俊可就小命不保!

    这事儿,搁谁身上谁都得记仇……

    房俊心里头将这个长孙凌记住了,这家伙说不得就是受了某些人的命令,故意托了一天才派出援军。这件事也说明,搞不好此次突厥人便是被这个长孙凌身后之人引来,对付他房俊以及神机营的,因为长孙凌的举动说明他很有可能知晓突厥人动袭击的时间!

    想要老子的命?

    那就做好准备等着吧……

    深深吸了口气,房俊知道现在不是追究谁的时候,他手里什么证据都没有,追究谁也不行。

    “校尉,此次突厥骑兵袭营,你得给我做个见证,否则咱们神机营这功劳报上去,说不得朝中便有哪些冥顽不灵之人怀疑咱们是谎报军功……”

    这事儿还真就极有可能生,毕竟这次的功劳实在是太大了,阵斩突厥骑兵上千人,谁敢信?

    富贵强有些懵:“功勋?不知侯爷所指,是何功勋?”

    突厥骑兵不是撤退了么?不然,你们这小小的神机营,还不得全军覆没?

    功勋又是哪里来的呢?

    房俊对于这位校尉的疑惑,并没有表示丝毫不悦,毕竟这次的功勋确实有点匪夷所思,便顺手一指身后:“此次三千突厥铁骑袭营,被吾神机营斩杀一千六百,余者溃散逃窜,神机营兵力不足,并未趁胜掩杀……”

    “额滴个天……”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富贵强望过去,顿时瞪圆了眼睛,一副见了鬼的神情!

    在远处那座残破的营地里,一座小山屹立在那里。

    起初富贵强并未在意,以为是堆积的什么物资,毕竟都传说这神机营是用一种威力巨大的火器作战,与寻常的军队不同,是以物资辎重多一些,不足为奇。

    可是现在,在他极其优秀的目力之下,分明看得清楚,那是一座死人堆积起来的人山!

    这得杀了多少人?!

    富贵强神情有些呆滞,艰难的收回目光,看向面前这个长得其实挺不错的侯爵,有一种面对地狱狂魔的惊悚,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这个……就是昨夜突袭的突厥人?”

    “没错,杀了一千多,跑了一千多,你们若是能早点来,全歼不至于,但是再多杀了几百,那完成不是问题。可惜啊,天大的功劳,就因为你们晚了一步……”

    房俊笑吟吟的说道,神情极其得意,顺带着损了这位校尉一回。

    你以为你家那位将军是帮着你们躲开了突厥人?

    傻瓜,是躲过了一次天大的功勋!

    富贵强问道:“末将……去看看?”

    房俊脸色一沉:“怎地,认为本官谎报军功?”

    “末将不敢!”富贵强下了一跳,谁敢惹这位杀人狂魔生气?

    太凶残了……

    “去看,亦可清点尸体人数,然后在本官的奏章上签个字画个押,给本官当个人证!”房俊摆摆手,示意他快去快回。

    “诺!”

    校尉应了一声,也不骑马,撒开脚丫子就一溜烟的奔向那座营地。

    营地早就没了模样,又是爆炸又是火烧又是马踏人踩,混乱不堪一片狼藉,但是那座一千多具突厥人尸体堆成的京观,却是令这位校尉心惊胆颤,出了一身冷汗!

    由不得他不惊骇,一千多具无头尸体,像是死狗一样被堆积在一起,层层叠叠密密麻麻,污血早已浸透了下面的沙地,天上盘旋着成群的秃鹫,而在尸体之上,已然落着无数的秃鹫,正在啄食着尸体身上的血肉……

    就在京观的不远处,地上密密麻麻的圆滚滚的人头,像是西瓜一样丢弃在地上,被一队兵卒随手捡起来丢进旁边的马车,看来是打算拉回长安邀功请赏。

    “呕……”

    这位校尉再也忍不住,胃部一阵痉挛,张嘴吐了出来。

    他是军人,杀过人,也见过战友被杀,本来他以为生生死死就是那么回事儿,当兵吃粮,马革裹尸都是好下场,在域外荒漠之上死掉,随手就像是死狗一般丢弃在荒原之上,也能接受。

    但是今天见到面前这一幅残忍的画卷,他才知道,以往的自己是多么纯洁多么善良……

    弯腰连苦胆水都差点吐出来,面前出现一个水壶。

    富贵强赶紧接过,张嘴吞下一大口,漱了漱口,然后咕咚咕咚连续喝了几大口,这才将翻腾的胃口压制住。将水壶递还回去,说道:“多谢……”

    “不客气。”

    富贵强抬起头,看了看身边这位一脸青涩稚嫩的兵卒,叹道:“我算是服气了,一口气杀这么多人,啧啧啧……我很好奇啊,你们难道就没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他简直不可思议,难道这神机营上下都是冷血的禽兽?

    这可是将一千多人的脑袋砍下来,再将这一千多具无头尸体堆积在一处,这简直……

    这位青涩的兵卒脸上肌肉一阵抽搐,强忍着胃部的抽搐,木然说道:“吾家侯爷说了,吐啊吐的,就习惯了……”

    富贵强哭笑不得:“这可……真是精辟!”

    确实有道理,自己刚刚吐得昏天黑地,可这会儿吐完了,再回头瞅瞅这些惨状,虽然心里还是别扭震撼,可好像真的已经习惯了……

    “赶紧的吧,给咱们侯爷在奏章上签字画押做个见证人,不过你自己不行,还得在找几个你们军中的军官一起签名才行。”

    青涩的士卒催促道。

    “没问题!为侯爷办事,那是末将的荣幸!”

    富贵强对房俊算是彻底的服气了,能将一千多人的脑袋全都砍下来运回京城去讨赏,这是一般人能干得出来的事情么?

    忒狠了……

    很快,富贵强便联合军中几位军官,一起在房俊的奏章之上签字画押,做了现场的见证人。这是最正规的手续,有人证,还有这些人头和尸体当做物证,这件泼天的功劳算是跑不掉了,谁想要诋毁都不行。

    富贵强看着这一座矗立在丝绸古道旁的京观,心里感叹,自今以后,但凡从此路过的商贾旅客,还有谁敢不惧怕于大唐的赫赫天威?

    只是自己有些可惜啊,若是没有被自家将军拖了一天,大抵就恰逢其会,说不得也能斩下几颗人头,这校尉的军职那可就能往上升一升了……

    这一刻,这位校尉心底对于自家将军无限怨念……

    再一次将此次狙击突厥骑兵阵亡的士卒遗体火化,带上骨灰,神机营启程,一路向东行去。

    过玉门关的时候,神机营根本未作停留,穿城而过,马不停蹄的直奔关中。

    至于那位玉门关的守将,房俊不认为自己有见他的必要,更别提难为此人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有人在幕后指使策划,这位守将也就只是收到指示晚一些出关救援,谁能将他如何?

    房俊心底记着这笔账就行了……

    越向东行,气候越是阴冷。

    大漠的气候虽然寒冷,却是白天热,晚上冷,冬天的到来比之关中要晚上不少日子。

    待到过了大散关,长安遥遥在望,天上却是下起了鹅毛大雪。

    神机营将士思乡心切,并不停留,马不停蹄一路向长安疾行,早一刻到家,便早一刻与家人团聚,想一想火热的炕头,甘醇的烈酒,便觉得这漫天大雪也算不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