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回家
    大雪纷飞。

    “驾,驾……”

    有人策马在雪夜中穿行,马的嘶鸣踏碎沉寂的雪夜。

    雪一直在下,像鹅毛一般纷纷扬扬、铺天盖地。战马连同背上的骑士口鼻尽皆喷着白气,身上全副甲胄冷硬如铁,骑士的脸上有着塞外风沙的刻痕。

    雪粉粘在甲胄上,有彻骨的冰寒。

    房俊策马急驰,在马背上抹了一把被寒风懂得僵的脸,眯起眼来,看着漫天风雪后面远处那一道巍峨雄壮的城墙,心里涌起一股灼热的期盼。

    一种难言的归宿感!

    曾几何时,他只是一个外来的游客,穿越时光的限制,回到这个古朴厚重却光华闪烁的大唐,享受着奇妙的旅程,欣赏着美妙的风景,感受着古往今来第一无二的奇遇!

    但是终归只是一个过客啊,哪怕身体已然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一个人,但是灵魂之中却没有多少归属感……

    直到这一次的西征之旅,犹如一部电影,一个个画面在脑海之中闪现。

    血,溅了一地……

    浅睡的战士即刻惊醒,顷刻,火光漫天,震天雷轰鸣,然后是箭如飞蝗,短兵相接,出泠泠的声响。

    生命在这场战争中是最不值钱的附属。

    这是一场意料之中的战争,同样意料之中的结局。

    那些风华正茂的汉家儿郎,为了大唐的稳定繁荣,为了大唐的威服四海,毅然踏上西征的路途,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却谱写出那一篇震撼天地的华美乐章!

    房俊知道,这就是汉家儿郎的宿命……

    中原王朝强盛的时候,要四处出击,打得草原大漠上的游牧民族狼奔豕突,代价是汉家儿郎的生命;中原王朝虚弱动荡的时候,草原大漠上的胡族纵马寇边,长驱直入,汉家儿郎不得不拿起刀枪奋勇反抗……

    在这样的一个时代,战争是永恒的主题,强盛衰弱,征服与反抗,一代又一代。

    没有任何一个人、一个国家、甚至一个制度,可以去避免这种轮回,这种悲哀!

    房俊不是神,他能做的,也只是让这个国家更加强盛一些,让老百姓的生活稍微好一些,让战争中的汉家儿郎能够少死一些,让这个民族的元气能够凝聚得更强悍一些……

    长安城仿佛湮灭在大雪之中,漫天大雪簌簌落下,有吞没苍生的架势。

    房俊带着几名亲兵先行,将大部队甩在后方。

    穿透风雪,来到城门之下。

    急促的蹄声在这寂静的雪夜里,老远就传到城门之上,驻守金光门的兵卒早早等到城墙的垛口处,运足目力张望着远方,想要看看是什么人雪夜疾驰,莫非是边关有急报传送?

    这个时节,难不成是西北的土谷浑过不去冬天了,又如同往年那边,纵兵杀入边关,大肆劫掠?可现在刚刚入冬没多久啊……

    守城兵卒百思不得其解。

    西征大军老早就已经返回长安,就连挥师灭国的主帅侯君集都已经下狱待罪,又有谁注意到尚有一支神机营仍然留在西域?

    待到几名骑士从风雪之中现出身形,守城兵卒伏在垛口大喊道:“城下何人?”

    房俊行至护城河下,横刀立马,眺望着巍峨的城楼。

    身后的席君买已然策马上前几步,冲着城墙之上大吼道:“工部侍郎、神机营提督、新乡侯房俊,奉皇命西征,今得胜还朝,向陛下觐见!”

    按唐律,武将出征,还朝之时必须第一时间报备,得到皇帝的允可,方可进入皇城觐见皇帝。

    哪怕皇帝不一定在第一时间接见你……

    况且现在已是午夜三更,非但城门不会破例开启,更无人会在这个时候敲响皇城的大门,惊扰到皇帝陛下的安寝。

    当然,若是胡族寇边,那又是另外一码事。

    至于得胜还朝的武将,稍微等一宿也不是什么难事……

    城门上的兵卒大吃一惊,神机营的名头尚还好说,但是房俊的名声,他可是如雷贯耳!

    当下丝毫不敢怠慢,赶紧大喊道:“还请侯爷在城外安顿一夜,属下这就赶去皇城之外,待明早皇城大门一开,必然第一时间将此消息送呈陛下御案之上!”

    席君买大声道:“有劳!”

    早有斥候探马将神机营还朝的消息送抵京师,只不过房俊突然改了主意,没有跟神机营一同慢吞吞的行军,反而带着几个亲兵快马加鞭返回京师,是以对于京师来说,这是一个意外,并未事先做好准备。

    房俊一勒马缰,说道:“咱们先回家!”

    席君买吓了一跳,急忙说道:“侯爷,不可!朝廷自有法度,武将出征还朝,必须在第一时间向兵部递交报备,然后才可自行归家,您这岂不是触犯刑律……”

    “嘿呦,看不出来,你个小斥候懂得还挺多?”

    房俊在马上翻了个白眼,揶揄了一句,说道:“本官只有主张,你等不必在意。再说,这大雪滔天的,既无营帐又无房舍,在这里睡一宿,还不得冻成冰棍儿?”

    “可是……”

    席君买觉得此举不妥,这不是明摆着给那些御史送把柄么?还待再劝,却听房俊说道:“那行吧,席大将军奉公守法,就让他再此等候明晨兵部的回执,吾等违法乱纪之人,回家睡大觉!”

    其余几个亲兵嘻嘻哈哈的笑起来,席君买满脸通红,一头黑线,这个侯爷,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在西域只是尚还稳重睿智,怎地一回到长安,好似变身为一个任性胡来的纨绔?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却又猛地醒悟,这位就是一个纨绔啊!

    席君买是在西域才跟随房俊,对于房俊此前的行迹一无所知,此时方才意识到,自家的这位侯爷,也不是个好相与的……

    席君买自然不会傻乎乎的在冰天雪地里“奉公守法”乖乖的等着兵部的召见,赶紧策马追着房俊,绕着城墙一路向南,在折向东,饶了一大圈,直奔骊山农庄。

    只是在路过春明门的时候,陡然见到远处房家湾码头的方向升起一股火光,房俊吓了一跳,失火了?不过也只是惊讶了一下,目前对于他来说,这个码头并不是有多重要,哪怕烧掉一点东西,也没有多大的损失,于此相比,还是回家的念头更强烈一些!

    因此,房俊只是看了起火的方向一眼,便继续打马前行,待到过了积雪覆盖的灞桥,那股火光已然湮灭,房俊更是放下心,催促战马,向着骊山行去。

    漫天风雪已然湮灭了上山的道路,房俊不得不放缓马,却意外的现厚厚的积雪上,很明显的有一道车辙。雪势这么大,车辙还如此明显,应是最近刚刚有马车通过。

    房俊不由得奇怪,如此深更半夜大雪封山,是谁前往骊山农庄?

    亦或者,是谁下山?

    不过管不了这么多了,心头一股火热的离情别绪,促使他只想早早的回到农庄,钻进火热的炕头,搂着武美眉丰腴柔软的身子,美美的睡一觉……

    等到亲兵敲开了农庄的大门,看门的家仆见到房俊风尘仆仆的脸和一身临乱的甲胄,不由得使劲儿揉了揉眼睛。

    额滴个娘咧!

    这是见鬼了么?

    自家侯爷居然就这么站在自己面前?

    房俊从马背上跃下,见到这家仆还傻愣愣的站在门口一副见了鬼的神情看着自己呆,一脚就将这货踹到一边,随口吩咐了一句,令其将席君买的住处安排好,便大步流星的直奔内宅。

    看门的家仆想要汇报一下,武娘子刚刚出庄子,而且庄里来了武娘子的娘家人,不过见到房俊已然大步走远,想了想,便没有多费唇舌。

    侯爷风尘仆仆,想来必是累坏了,有什么事明朝再说也不迟。

    他却是不知,就是他一时最懒,惹出了一件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