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九十六章 上错锦榻上错人?
    时值午夜,庄中万籁俱寂,唯有鹅毛般的大雪扑簌簌落下,将整个农庄覆盖。

    房俊踩着厚厚的积雪,脚下“咯吱吱”作响。

    整个庄子安静沉寂,不见一个人影,房俊心里却充盈着暖暖的感受。即使是风雪交加,即使是路途遥远,所有的艰难都阻挡不了游子们回家那迫切的心情。遥望远方家的方向,独自一个人的旅程是寂寥的,但也是欣喜的。现在踏入家门,一股安宁喜乐的情绪,占据了全身。

    家仆要等到五更时分才会起来扫雪,至于侍女,房俊没打算都吵醒,而是直奔卧房而去。

    他现在又困又乏,只想搂着武美眉好好的睡一觉……

    推开房门,一股温暖馨香的气息瞬间将房俊围绕,令房俊精神一振。

    房内漆黑一片,唯有门口处白雪射着微弱的光亮,看得清屋内朦胧的情况。

    没有多少耽搁,翻身将房门关好,屋内再一次陷入黑暗。

    眼睛适应了黑暗,看得清糢糊的家具轮廓,走到卧房里,站在火炕前,见到炕上被窝中伸出一条雪白的手臂,佳人睡得正香,浑然不知房内多了一个人。

    房俊轻轻笑了笑,心里有些急不可耐,反身回到外间,将甲胄衣物迅脱去,光着身子走进卧房,灵巧的掀开被窝钻了进去。

    被窝中的佳人只是穿了一件薄薄的小衣,露出大片肌肤,触之温软腻滑,令人魂为之消。一头秀披散在枕头上,散着淡淡的馨香,雪白的手臂在黑暗的夜色里散着淡淡的荧光,夺人心魄……

    佳人睡得很沉,虽然察觉到被窝里多了个人,却只是低声呢喃了一句什么,便侧过身子,留给房俊一个后背。

    房俊忍不住笑了笑,欺身上前,手臂环过纤细的腰肢,将这一具温香软玉的娇躯紧紧的搂紧怀里,大手婆娑着平坦的小腹。

    女人似乎有些不满的扭了扭身子,秀在房俊的脸颊上蹭了蹭,惹得他一阵痒。

    如此暧昧的气息,令房俊的困顿和劳累瞬间不翼而飞,身体火热起来,大手也离开平滑的小腹,钻进小衣之内,攀援而上,将一只饱满圆润的果实紧紧的掌握在手中,轻轻揉捏,感受着那一份温热柔软。

    “嗯……”

    一声浅浅的呻吟在房俊耳边响起,令房俊再也不满足这种手足之欲,那一只大手便放弃高耸的山峰,径直向下,钻进漆黑的丛林,去探寻水源丰沛的溪谷……

    顺着那条光滑纤细的美腿,来回抚摸,只觉得着手处,格外的娇嫩滑腻,不禁砰然心动,一时童心大起,就一脸坏笑地钻了进去,摸到尽处,隔着那薄如蝉翼的小衣,轻轻地抚弄起来。

    即便在睡梦之中,女人也是格外敏感,没过多久,那里就变得异常湿润了,指尖上沾了许多水渍,而那双纤长的美腿,也下意识地绞紧,似乎在微微颤动着。

    房俊不禁哑然失笑,悄声道:“还在装睡,小妖精,难道不欢迎本侯爷回来么?”

    说着,他把手轻轻的由小衣的一侧钻进去,用手指摸着那泛滥成灾的溪谷,便伸出一根食指,轻柔地探了进去,滑溜溜地顶到最深处……

    “呀……呀……别乱动,天啊,你是谁?”

    女人终于惊醒,倏地坐起,抱起被子,颤声问道。

    这声音娇媚动听,宛如黄莺出谷,却恰似一颗惊雷,在房俊的耳畔炸响,他登时呆若木鸡,大脑里变得一片空白,茫然地抽出湿漉漉的手指。

    “你是谁?怎么在媚娘房里?”

    房俊完全懵了,满脑门问号,搞不明白为什么有一个陌生的女人会出现在武媚娘的被窝里。

    他的第一个反应,是自己莫非进错了房间?

    但旋即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开玩笑,自己的家自己还会认错?

    但是紧接着冒出的念头,却让他吓了一跳!

    难道……

    房俊激灵灵的打个冷颤,心里想到一个可能。

    难不成是媚娘耐不住寂寞,又不愿背叛自己找个男人,所以就弄了个女人回来,躲在被窝里假凤虚凰一般以慰相思之苦?

    越想越有可能!

    房俊心里腻歪到极点,找男人不行,找女人他也有些受不了!

    只听他娇媚动听的声音颤声问道:“你是……侯爷?”

    “哼!”房俊冷哼一声,极度不满。

    娘咧,老子的女人你也敢偷?就算你是女人也不行!

    女人拥着被子,将一身雪腻的肌肤紧紧遮住,其实她大可不必如此,房间里很暗,除了能见到一身胜雪的肌肤之外,房俊什么都看不清……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现在赶紧给我滚蛋,马上,立刻!”

    房俊怒火滔天,简直快要疯了!

    为了避免戴绿帽子,自己千辛万苦死死抗拒,打死都不娶高阳公主,谁特么知道武媚娘这个女人居然给自己偷偷的戴了一顶?虽然这顶绿帽子是一个女人送来的,那也不行!

    大男子主义的房俊觉得就算是女人也不行,背叛就是背叛,只因为心的背叛,无关于男女!

    他甚至悲愤的想到,难道老子穿越这一会,注定就是个乌龟的命,注定了就得戴着绿帽子?

    简直岂有此理!

    女人被房俊的冲天怒意吓得呆住了,拥着被子瑟瑟抖,嘤嘤哭泣……

    房俊愈加烦躁,动了老子的女人,特么你还委屈上了?

    “闭嘴!否则老子弄死你!”

    骂了一句,心里却是在权衡着,是不是要将这女人宰了,以消心头之气?

    女人抽抽噎噎的哭了几声,低声说道:“奴家……奴家是媚娘的姐姐,只是前来探望妹妹,是以才留宿于此,奴家……呜呜……”

    房俊仿佛被一道天雷劈中!

    武媚娘的……姐姐?

    我勒个去……

    “你说……你是谁?”房俊不可置信的问了一句。

    “呜呜……奴家……武顺娘……”

    房俊彻底凌乱了……

    居然是传说那位风流妩媚、与李治关系暧昧的武顺娘?

    房俊下意思的捻了捻手指,那里似乎还残存着温热滑腻的触感。

    这可就尴尬了……

    “那啥……呃……”房俊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好了。

    居然把大姨子当成武媚娘偷情的对象,自己得有多脑残?

    似乎也感受到了房俊的尴尬和难为情,武顺娘这回胆子大了起来,由刚才的嘤嘤饮泣,变成肆无忌惮的嚎啕大哭,将满腔委屈尽数泄出来。

    你一个大老爷们儿,深更半夜的钻进我的被窝,反倒跟我凶?

    便宜都让你占了……

    太过分了!

    房中的妆台铜镜、纱帐绣榻等,无不华美讲究,四壁白涂,只悬了几幅字画,壁上与椽柱、屏风等俱都飘着股兰桂清香,淡而不呛。

    不知从何时起,武媚娘似乎也被房俊的喜欢熏染,从喜爱华丽的物件转换到简约优雅。

    烛火摇红,房俊眼神游移,不敢跟面前的两个女人对视。

    太尴尬了……

    武媚娘唇角微微挑起,神情似笑非笑,一双秀美清澈的眸子盯着房俊,上上下下的不住大量。

    面色更加黑了,也瘦了,看上去更加精壮强悍,少了以往的富贵之气,却多了一分阳刚健美的英挺气魄!

    只是神情有些萎顿,不可遮掩的疲累遍布在身体的每一处,令武媚娘可怜得心疼!

    本该扑上去亲吻蜜爱一番,表述一番相思之苦,担忧之心,可是现在……

    武媚娘哭笑不得。

    这个臭男人,居然钻进了姐姐的被窝……

    一旁的秀美佳人,紧紧咬着红唇,一双氤氲着水雾的眸子,幽怨的瞥着房俊,心里却是砰砰的跳个不停……

    冤家啊,这可让我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