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入城
    翌日清晨,天刚透亮,房俊从沉睡中惊醒,看了一眼时辰,便急急忙忙起身穿好衣物甲胄。

    武媚娘想要起床服侍房俊更衣洗漱,却被房俊摁回被窝里,笑着说道:“可不能换衣服,哪有出征的武将洗刷得白白嫩嫩的去见皇帝陛下?就这套正好,能显示出咱的风尘仆仆,一心为国!”

    武媚娘嗔道:“还好意思说?出征的武将回京之后,必须先向兵部报备,然后得了旨意才能回家,您这昨晚就溜回来了,不怕陛下降罪,打你的板子?”

    对于这件事,她是很担心的。也不知郎君是犯了什么疯,明知朝廷律例如此,还要明知故犯,这不是给那些闲极无聊的御史提供借口么?

    如此一来,怕是西征的功劳也得打个折扣……

    房俊嘿了一声:“你家郎君这次在西域立下的功劳太大了,不这么自污一下,打打折扣,怕是陛下都不知道怎么赏赐,难道还能给个国公当当?”

    “当真?”女人总是对于名利钱财之物最是上心,更何况有着不让须眉之心志的武美眉?闻听此言,顿时心思活泛起来,若是真能捞一个国公的爵位,额滴天……

    房俊见她一副花痴的模样,便一翻白眼,打击道:“怎么可能?就算陛下舍得给,那些御史言官也会拼了命的阻拦。自今往后,再也不可能有立国之时的国公爵位封赏下去,除非……”

    “除非什么?”武媚娘翻个身,趴在被窝里,一头乌鸦鸦的秀披散开来,愈显得肤白如雪、脸容娇美。

    “开疆拓土,辟地千里!”

    房俊说了一句,穿好了甲胄,推开房门走了出去,留下武媚娘独自懊恼可惜。担着危险,熬着苦累,却得不到与功劳相应的赏赐,以后说什么也不让自家郎君再去干这么危险的差使……

    出得房门,席君买等一干神机营的亲兵护卫都早已在院门口集结,见到房俊出来,席君买牵着战马,服侍他跃上马背,一行人出了庄子,沿着铺满厚厚积雪的山路缓缓的下山。

    房俊抬头瞅了瞅渐渐亮起来的天色,看了看远处朦胧一片的长安城,心道这场雪幸好停了,若是再下一日,说不得就能重演去年冬天的那场雪灾……

    一行人自山路奔下,到了官道之上,路况好了许多,便渐渐提升马,越过灞桥,绕着长安城的城墙来到西边的金光门。

    此时城门已然洞开,三三两两出城的百姓络绎不绝,只是神机营的大部尚未来到。

    远远的见到房俊等人策马驶来,守城的兵卒便殷勤的迎上来,陪着笑脸说道:“好叫侯爷知晓,小的昨夜守在兵部门外,尽早兵部衙门刚一开锁,小的便将侯爷回京的消息递上去,兵部那边正等着您前去报备呢!”

    会做人!

    房俊给这个兵卒点了个赞,当然也不能只是口头夸奖,满长安城谁不知道房二郎阔绰?当即从怀中掏出两个打赏人用的银锞子,丢给那兵卒:“干得不错,拿去饮酒!”

    那兵卒手忙脚乱的接着银锞子,顿时大喜:“谢侯爷赏!”

    心里差点美翻了天,都说这位房二是长安城最混账的纨绔,纯粹是扯犊子!之所以混账,那是对那些高官贵戚而言,如同他们这些兵卒匹夫,却从未见过人家房二仗势欺人!

    人家的一身本事,从来不在咱们这些蝼蚁一般的小民面前显摆……

    打两个亲兵前去迎一迎大部队,命他们回来之后第一时间回到曲江池畔的驻地,休息整顿,然后便各自归家。

    自己则带着其余几个亲兵,从金光门进入城内。

    时值清晨,入城的没几个,出城的却不少。长安的几处城门皆是出入分开,便呈现出出城这边的门洞排起长队,车马如龙,入城这边却是稀疏冷落。

    房俊刚刚进入宽大的城门洞,眼尾的余光一扫,却见到一个熟人正从一侧的城门洞出城……

    房俊当即一勒马缰,驻足观望。

    却见突厥可汗的亲弟弟阿史那不代骑在一匹马上,一身汉服,在几个同是汉服装扮的侍从护卫下,驶出城门。

    房俊第一个念头,就是这货越狱潜逃了!

    不过见到阿史那不代在守城兵卒面前拿出一份红色的堪合,任由兵卒查验,便知道这家伙估计是被他的可汗大哥用钱财马匹之类赎回去了……

    阿史那不代骑着马,想想这几个月以来的遭遇,简直让他这个自诩为突厥铁汉的男人尝尽屈辱!

    可汗哥哥真的是念及骨肉亲情,舍下大批财货来赎回自己么?

    扯蛋!

    他料定了自己因为此次被俘,从而导致威望尽失,自今以后便再也不能如同以往那般应者云集,只能乖乖的庇佑在可汗的羽翼之下,苟延残喘。与此同时,欲谷设那家伙更能博取一个重亲情讲义气的好名声,可谓一举两得!

    而大唐呢?不过是想将自己放回去,成为一颗掣肘欲谷设的钉子……

    都特么阴险狡诈,每一个好东西!

    阿史那不代心里忿忿的想着,眼前就是最后一道关口,只要出了这长安城,他就像是雄鹰一般展翅翱翔,广阔天地任他翱翔,这座恢弘繁华的城池,他是一分种都不想待了!

    正想着,常年的草原生涯令他的警觉性极高,顿时觉得自己似乎被什么人给盯上了,心里一突,猛地回头,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另一侧的城门洞处,那个黑脸的小子,正带着一副魔鬼一般的微笑,看着自己……

    阿史那不代差点就像夺路而逃!

    这个看似憨厚,笑起来人畜无害的家伙,实在是太残忍了,即便是从来不拿人命当回事儿的阿史那不代,也对房俊的那些手段毛骨悚然,那种恐惧犹如跗骨之蛆一般永世难忘,多少个午夜梦回都惊吓得汗透重衣!

    然后,他就见到这个恶魔一般的混蛋微笑着冲自己打招呼:“嗨!”

    阿史那不代吓得打了个哆嗦,赶紧转过头,催促那守城的兵卒:“快点看,某急着赶路呢!”

    情急之下,他未说汉话,而是说的突厥话,那兵卒哪里听得懂?抬眼狠狠的瞪了阿史那不代一眼,不紧不慢的说道:“老子书念得少,这堪合得慢慢的、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否则出了差错,谁担待得起?咦!这画押怎地看上去不似兵部长官的笔迹啊,难不成你这堪合乃是伪造?”

    娘咧!一个突厥蛮子,进了我大唐的地盘,还想就这么痛痛快快的走掉?

    这些蛮子好傻,老子都这么提点你了,也不懂得啥意思?

    真是不醒目啊……

    他说堪合是假的,可把阿史那不代吓得魂飞魄散,脸色白的转头看着身边的一个随扈,问道:“怎么回事?”

    那名随扈摇摇头,一脸无奈的样子,小声道:“这是要咱们的孝敬呢……”

    阿史那不代简直不可置信:“你们汉人也太没规矩了,这不是当中索贿么?”

    那名随扈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那也得看对什么人!您这位突厥可汗的亲兄弟,跟整个大唐的百姓都是深仇大恨,跟你索贿怎么了?你要是不给,这人就敢把你留下,虽然不能把你怎么地,但是起码耽误你大半天的功夫!”

    阿史那不代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赶紧离长安远远的,因为他现那个黑脸的小恶魔已经催着战马,向这边走过来了……

    阿史那不代急的汗都出来了,连忙说道:“某身上没钱,你且给某垫上,待到出了关,某定然十倍奉还!”

    他真的急的快哭了,堂堂突厥汗国的左厢察,可汗的亲弟弟,草原上的雄鹰,居然被一个小小的守城门的小兵勒索,自己不仅无计可施,反而还要担惊受怕的防备着另一个恶魔般的家伙缓缓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