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九十九章 离间之计
    在阿史那不代近乎于哀求的恳求之下,那名跟随他的随扈不情不愿的掏出了一大把铜钱,递给守城兵卒。

    谁知守城兵卒看了看这一把铜钱,顿时不爽了,这是打要饭的呢?这么点钱,都不够买一壶新丰果酒!

    兵卒双眼一翻,把那份红色的堪合直接揣到怀里,阴阳怪气的说道:“某怀疑这份堪合有作伪的嫌疑,你们且在这边等某下值,然后一同去兵部验明真伪,现在,给某乖乖的站在一边等着!”

    阿史那不代差点气炸了!

    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老子堂堂的突厥汗国左厢察,居然被一个小小的守门兵卒如此刁难,偏生还一点办法都没有……

    为了赎回自己,可汗哥哥可是出了一大笔钱货,自己若是因为跟一个守城门的小兵冲突而在此被大唐扣押,他可不敢保证那位可汗哥哥还会再次拿出钱货来赎回自己。

    而若是没有这份长孙家废了老大劲才弄来的堪合,就等于在大唐寸步难行,任何一个人都能揪着他押回长安……

    万不得已,他也只能眼巴巴的瞅着身边这位随扈。

    你可是长孙家派来护送我的人,长孙家的名号,不至于连一个小兵都摆不平吧?

    那位随扈也气得冒烟,作为长孙家的家仆,整个长安城几乎都可以横着走,便是那些尚书侍郎什么的见着自己,也得客客气气的给长孙家几分薄面,你个小兵算老几?

    可是他临行之时,大郎可是亲口嘱托,一路护送阿史那不代要尽可能的低调,尽量不要暴露长孙家的身份。说到底,在赎回阿史那不代这件事中出力最大的便是长孙家,难免被有心人惦记上,若是再护送途中露出长孙家的名号,怕是再一次落人口实。

    亲近突厥人?

    长孙家可不愿意担负这个名声,虽然私底下的事情没少做……

    可是现在,不露出长孙家的名号也不行了,谁知道这个不知死的小兵能纠缠到何时?

    随扈无奈,只得从怀中掏出一个令牌,在小兵面前晃了一眼,便即收回怀中,沉声道:“某乃是长孙家家仆,此次西行,护送阿史那将军,乃是奉了家主之命!尔等放行,否则莫怪某不讲情面,将此事报于家主知晓……”

    但凡能在城门这种地方任职的,无一不是精灵通透之辈。

    那兵卒起先心里不忿,想要好生捉弄这个突厥人一番,非得刮下点银钱不可,也算是咱胜了突厥人一阵……可是现在见到这一枚长孙家的令牌信物,便知道自己的算盘完全落空。非但如此,说不得还要将长孙家得罪了……

    那可是大唐最高贵、最有权势的家族!碾死自己,不会比碾死一只蚂蚁多费多少劲!

    兵卒面色白,赶紧从怀中掏出那份堪合,双手颤颤巍巍的递给随扈,赔罪道:“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是小的有眼无珠……”

    “哼!”随扈有重任在身,懒得和一个小兵计较,冷着脸收回堪合,转身对阿史那不代说道:“将军,咱们上路吧……”

    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觉得自己这话有些不对味儿,什么叫“上路”啊?歧义太重了……便改口到:“咱们启程吧。”

    阿史那不代也松了一口气,赶紧说道:“上路,上路……”

    随扈啧啧嘴,心说怎么还是“上路”?心里腻歪,却也不再纠结,此次西行,还是早去早回的好,怎么总觉着不顺呢……

    阿史那不代调转马头,刚走了两步,便不得不停下了。

    随扈从后边跟上来,不悦道:“将军,何以停下?赶路要紧……”说着,便见到几名骑士拦在前路当中,顿时恼火道:“什么人胆敢挡路,不想活了吗?娘咧,赶紧给老子让开……哎呀!”

    却是被一名骑士一马鞭抽在脑袋上。

    当中一个给脸的骑士阴仄仄的看着他,冷声道:“你刚刚在跟谁说话呢?”

    随扈气得要死,知道我是什么人么,敢拿马鞭子抽我?

    我……

    等到他定睛一看,看清楚面前这位黑脸骑士的阵容,吓得差点尿了……

    一个骨碌便从马背上翻下来,跪在大路中间,产生哀求道:“侯爷恕罪,侯爷恕罪,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小的……”

    额滴娘咧!

    咋遇见这尊大神?

    想想刚才自己骂骂咧咧的口气,随扈肠子都差点悔青了……

    满长安城,谁敢骂这位?

    亲王都不行!

    幸好房俊并不愿与他计较,只是冷声道:“滚远点!”

    “诺!”

    随扈仿佛听见了世上最美妙的仙乐,屁滚尿流的就跑得远远的,不停的向这边张望。

    阿史那不代有些傻眼,看来不仅仅是自己害怕这个恶魔,便是大唐最有权势的长孙家,看来在这位面前也得乖乖的……

    不得不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脸,涩声道:“这个……那个……侯爷,不知拦住在下,可有何事吩咐?”

    嚣张跋扈的左厢察大人,早已对手段残忍的房俊恐惧到骨子里,面对房俊两股战战,完全没有一丝半点纵横草原的气势,乖得像条小狗一般,心里只是求神拜佛,让这位恶魔将自己当个屁放了算球……

    “呵呵……”房俊皮笑肉不笑的出一声难听的笑声,听得阿史那不代心里咯噔一下,然后才说道:“好大的本事,某才回到长安,你这边便释放了?让某猜猜,定是长孙家中力,全从力周全吧?”

    阿史那不代不知道说什么好,承认亦或否认,好似都不妥当,只能尴尬的笑着,不敢吱声……

    房俊策马靠近阿史那不代,低声说道:“老实告诉你吧,别以为长孙家是好心就你,不过是给你那位可汗大哥看戏而已。某敢保证,长孙家绝对不会允许你或者走出玉门关……”

    言罢,招呼几名亲兵,大摇大摆的策马驶向城门,沿着城门洞驶入城中。

    阿史那不代有些傻眼,这……什么意思?

    此次自己能如此顺利的被赎回,的确是长孙家使了大力气,听说那位皇帝陛下起先并不同意将自己放回去,而是要在太庙将自己斩,已告祭以往与突厥战争中阵亡的士兵。是长孙无忌力排众议,坚持要释放自己,说是不愿与突厥结下死仇,皇帝陛下不愿意因为这件小事而得罪自己的大舅子,这才颁下旨意允许自己以钱货赎身。

    这长孙家是自己的恩人,又怎么会不允许自己活着走出玉门关?

    阿史那不代挠了挠脑袋,心里突然一个激灵。

    难不成,长孙家是害怕老子手里有他们与自己勾结的证据,想要杀人灭口?

    阿史那不代疑神疑鬼,虽然不愿相信房俊的话,可深思起来却也觉得有几分道理,心里边暗暗留神,可别被这几个长孙家的家仆将自己害了才好……

    刚进城门,房俊便低声吩咐跟随在身后的席君买:“带上人,去狙击阿史那不代,能杀掉最好,杀不掉也无所谓,只是要注意行踪,别被人识破身份。”

    “诺!”

    席君买应了一声,刚刚侯爷跟那个突厥人的对话他全都听见,此时也明白了侯爷的心思。杀掉席君买最好,若是杀不掉,也要其疑神疑鬼以为是长孙家要将其杀之灭口……

    挑拨离间而已。

    便调转马头,向城外奔去。

    房俊则继续前行,一路顺着刚刚清扫完积雪的天街,来到兵部衙门。

    衙门口早有人见到房俊远远的走来,门子便颠颠儿的跑过来,替房俊牵着马缰,笑道:“昨夜便有守城门的兵卒再此等候,一大早便替您呈递了报备,现在尚书大人正在衙内等着您呢,您且随小的来……”

    房俊从马背跃下,任凭这门子将战马交由另一个门子前往一侧的马房,然后领在前头,进入兵部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