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零三章 冤家对头
    见到房俊依旧一脸不屑的样子,不知怎地,李二陛下突然不火了,意味深长的说道:“这样,你暂且当着这个礼部尚书,等到时机成熟,便任命你为沧海道行军大总管。朕说话算话,如何?”

    “当真?”房俊心里一突,总觉得李二陛下似乎有什么阴谋,否则何以对自己如此和颜悦色,还做保证?

    皇帝给你做保证,正事儿听着有些玄乎……

    李二陛下差点把一口呀都给咬碎了,娘咧!老子可是皇帝啊皇帝,你居然敢质疑老子说的话?

    “当真!”

    “谢主隆恩!”房俊当即单膝跪地,大声谢恩。

    李二陛下又有点懵,“谢主隆恩”?这特么都是什么词儿,以前没听过啊,听着好像很是高大上的感觉……

    不过旋即,心里一点点飘飘然的感觉便被自己压制下来,冷冷的对房俊说道:“你可以滚蛋了。”

    房俊不以为意,反而欣然道:“诺!微臣告退!”

    欢喜的退出神龙殿。

    殿内的李二陛下却是眼神幽幽,似笑非笑……

    这混小子为何对沧海道如此看重?原本按照大唐律例,行军大总管这个职位虽然是品,执掌三军的统帅,但只是战时敕封,战后即撤,并无实权。比如之前西征之时,侯君集便被敕封为交河道行军大总管,统帅西征大军,得胜还朝之后即被撤去,保留的仍旧只是原先的官职。

    为了海贸之利?

    摇了摇头,李二陛下对于海贸的利润并不如房俊那般看好,即便现在那个看似儿戏的“东大唐商号”已然开辟了高句丽、百济、新罗、倭国等国的航线。

    不过……想要在朕面前耍手段?

    呵呵,等过些时日,你小子不要哭出来才好……

    刚刚出了神龙殿,房俊便见到一袭狐裘,俏然卓立的高阳公主,正带着几名侍女候在路边红墙之下。

    房俊摸摸鼻子,只得走过去,躬身施礼:“微臣见过殿下……”

    “毋须多礼。”高阳公主柔声说道。

    许久未见,这位公主殿下出落得愈水灵,清丽的五官宛如画中仙子,雪白的狐裘围脖映衬得巴掌大的小脸儿精致秀美,肤色莹白,柳眉婉约,琼鼻挺翘,樱桃似的小嘴儿轻轻抿着,勾勒出一抹诱人的弧线……

    尤其是那一双春水荡漾的明眸,注视着房俊,氤氲着浓浓的关切与思念。

    被这双美眸盯着,房俊有些尴尬,更有些压力,垂下眼帘,微微低头,却正好将目光落到那一截儿被狐裘紧紧裹着的纤细腰肢上,再往下,便是裙裾之下露出的一双精致纤巧的绣鞋。

    这死丫头,几日不见,似乎全身都充满了一种鲜果一般的美味,引诱得让人就像扑上去狠狠的咬一口,尝一尝鲜美可口的滋味……

    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房俊便陡然一惊。赶紧定住心神,暗暗告诫自己,这丫头看似清纯秀美娇嫩可口,实则腹黑狠辣作风不正,绝对不能被其甜的外表所欺骗,将之当做红粉骷髅,敬而远之足矣。

    心底默念两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房俊深吸一口气,这才抬眼跟高阳公主对视,淡然道:“殿下可是有何吩咐?”

    他这般冷淡的态度,令高阳公主微微一愣,旋即便紧紧咬住红唇,心中涌起一阵酸楚,波光潋滟的双眸愈显得水汽氤氲……

    这个混蛋,难道就真的一点点都看不上我?

    简直岂有此理!

    当初本宫是对你有些过分,可你难道就给过本宫好脸色么?若不是看在你舍了性命亦要解救本宫与水火之中,谁稀罕跟你好好说话?这个坏家伙,真是气人……

    高阳公主又是气恼又是伤心,俏鼻哼了一声,微微抬起尖俏的下颌,傲然道:“本官只是来看看你这个混蛋死掉没有,啧啧啧,那些突厥人也真是无能呀,就算要不了你的小命儿,起码也留下一条胳膊腿儿啊,现在看着你活灵活现全须全尾的,还真是令人失望呢……”

    房俊差点没给噎死,这臭丫头也太歹毒了吧?

    对于这位傲娇的公主殿下,房俊可从来不会再口舌之下吃亏,闻言便反唇相讥道:“怎么,殿下就这么希望微臣埋骨西域,便能自动解除陛下的指婚之约,让殿下去寻一位娇俏风流的驸马?那可对不住了,微臣皮糙肉厚,突厥人那点能耐可奈何不得咱,令殿下失望了!”

    “你……”高阳公主气得小脸儿通红,愤怒的瞪圆了一双大眼睛,咤道:“混蛋!”

    这人还真是不识好人心,简直不可理喻!

    公主殿下气得不行,一敛裙裾,小脚儿从下面闪电踢出,正中房俊小腿的迎面骨,疼得他呲牙咧嘴,可是皇宫大内之中,却也不敢还手,只能气咻咻的一边揉着小腿,一边瞪着高阳公主。

    “哼!”高阳公主娇俏的翻个白眼,仰着下颌,像一只骄傲的孔雀一般飘然离去。

    “这臭丫头……”房俊郁闷得不行,冲着高阳公主纤秀的背影扬了扬拳头。

    比起晋阳小公主,你这个死丫头差得远了……

    说起晋阳公主,亦是好久未见,心里着实想得慌。本想去立政殿看看小公主,可是想到神机营大部队此刻应该差不多抵达曲江之畔的营地了,便只得作罢。

    虽然被撤了神机营提督之职,但神机营中尚有许多事情并未收尾,甩袖不管,那可不是房俊的作风,何况还有许多将士的骨灰等候处理,房俊更不能撒手不管,将其交给长孙冲处置。

    那小白脸就是一个温室里的小花儿,钟鸣鼎食锦衣华服之中长大的孩子,哪里能懂得体恤那些粗鄙的军汉?若是指望长孙冲能好生对待那些阵亡的将是以及遗属,那还不如指望日头从西边出来……

    出了宫门,骑着马带上亲兵,直奔曲江之畔的神机营驻地。

    路过青龙坊南的那一片荒地之时,房俊停下脚步,寻了一处高点,驻足远眺。

    以往的荒地、野树林,如今已被平整一新。尽可能的保留一些高大的树木的同时,规划出横平竖直的一条条街巷,分割出一块块亩许大小的方形地块,已然打好的地基被厚厚的白雪覆盖,只剩下一个臃肿的轮廓……

    这一片土地,房俊计划将其建成一个新式的里坊,名字已然取好,因其靠近曲江的缘故,便名为“曲江坊”。这是房俊依照后世的高档小区规划出来的一个地产项目,主要的客户面向长安城中的外地官员、胡商、以及本地的商贾。

    建成之后,比之那些动辄几十亩的豪华园林不同,独门独户的院落精巧别致,却能由街巷联系在一起,加深住户彼此之间的联络,更具有人文气息,也更适合居住。

    整齐的规划、精致的房舍、优美的环境,定能吸引那些有一定身份、有一定财力、亦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中产阶级。

    不出意外,这一个里坊开出来,定然能得到过三倍的利润。原本这是李二陛下作为神机营的搭头送给自己的,以之补偿自己在神机营的投入。

    可是现在把自己从神机营的提督位置上撸了下来,李二陛下却完全未提及这块地,亦不知是忘记了,亦或没将这块地放在心上,又或者故意视而不见,权当做给自己的安慰奖励……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里往后可就是自己的地盘了!

    试想一下,若是在后世的都给你一块地皮,那得创造多大的利润?此时虽然比不得后世,但是房俊相信,只要运作得当,所得的好处也少不了!

    因为神机营被夺的郁闷也冲淡了不少,心情瞬间好转。

    原本房俊亦未如何看重神机营,这个编制更属于实验性质,且被李二陛下牢牢的掌控着,毫无自主性可言,一举一动都被李二陛下盯着,有什么稀罕?

    只是神机营的这帮出生入死的兄弟,让他割舍不下而已……

    说到底,对于房俊来说,感情永远比利益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