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零七章 皇帝的挡箭牌
    “那你可知,为何要将你安置在礼部,而不是兵部亦或者中书省?”

    “这我哪知道?”房俊郁闷说道。

    其实他心里想的是,难道不是因为礼部是个光扯蛋啥权力也没有的清水衙门?

    “呵呵!”房玄龄摇头失笑:“你呀,别整天闲着没事儿就出去闯祸,闲暇的时候,也要关注一下朝中的局势,最起码也要了解一些动向。别以为你未入中枢,便可置身事外,朝局如网,牵一而动全身,往往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却能洞悉天机。”

    房俊彻底懵圈……

    他不是官场初哥,对于官场的一些隐性规则亦不是孤陋寡闻毫无所知。可是生活的年代相隔了一千多年,社会差距太过巨大,这也导致官场的形态迥然不同,而且君权社会与社会主义的两种政治体制更是天差地别。

    一些为官之道他懂,但是封建王朝官场的规则,却是一知半解。

    房俊便虚心说道:“还请父亲教我。”

    见到儿子虚心求教,而不是大抱怨,房玄龄甚是满意。

    年青人能有这份心境,不去一味的抱怨,已然很是难得。官场之道,高深莫测深邃晦暗,再是天资聪颖之辈,亦不可能生而知之,总是要遭受挫折,甚至撞得头破血流,才能得知其中三味,只是代价未免太大。

    有些人能够精心凝虑反思再三,得以窥破玄机青云直上;而有些人则满怀怨忿心灰意冷,非但仕途挫折,更甚者身陷囹圄身败名裂,亦不在少数……

    幸好,有老夫教导,二郎当能少走弯路!

    “在本朝,礼部一直是个边缘衙门,即无实权,亦无利益,仿佛是被人遗忘一般,毫不起眼。”房玄龄循循善诱道:“然则在前朝炀帝之时,礼部却是与吏部并驾齐驱的天下最显赫的衙门,你道是为何?”

    房俊眨眨眼,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记忆之中的礼部,无论唐宋亦或是明清等朝代,果真都是极其显赫的衙门之一,但凡担任礼部尚书者,无一不是博学多才声名赫赫之辈,甚至在明朝后期,未曾担任礼部尚书一职者,不得入阁成为宰辅……

    可是为何贞观时期的礼部尚书如此没有存在感?

    差别在哪里呢?

    蓦然,脑中灵光一闪,房俊脱口说道:“科举?!”

    房玄龄老怀大慰,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欣然道:“隋炀帝大业三年四月,诏令文武官员有职事者,可以孝悌有闻德行敦厚结义可称操履清洁强毅正直执宪不饶学业优敏文才秀美才堪将略膂力骄壮等十科举人,并以试策取士。自那时起,每一次科举取士,主考官皆为礼部尚书。如此显赫职位,自然被朝中官员趋之若鹜,一旦上任,手掌天下精英提拔擢升之重任,取中者,谁不感恩戴德、甘为犬马?然则隋末天下大乱,中原纷扰,直至今日,陛下已有心重开科举,以网罗天下有才之士。”

    房俊目瞪口呆:“陛下想重开科举,让我当科举的主考官?”

    额滴个神!那岂不是成为无数学子的“座师”,桃李满天下?

    “想得美!”房玄龄呵斥一声,无奈道:“你这点本事,还想这等美差?充其量只是让你从旁辅助,捞取一个好名声罢了。你啊,还不够格!”

    “那倒也是……”房俊从美梦中惊醒,问道:“那现在的礼部尚书是谁?”

    房玄龄真想给这个混账儿子一巴掌,这都回来几天了,连自己的顶头上司是谁都不知道?

    老房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是孔颖达!”

    “神机营已然回城好几天了,房俊那厮为何仍不去礼部履新,他在干什么?”

    李二陛下盘腿坐在榻上,手里捧着一本尉缭子,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一边随口问道。锦榻的一侧,高阳公主正端庄跪坐,纤纤十指剥着一颗石榴,将红艳艳的籽粒完整的剥出,放在面前晶莹剔透的玻璃盘子里,李二陛下随手就取食一颗,然后将核吐在手边的痰盂里。

    闻听房俊的名字,高阳公主轻抬了一下眼眸,瞥了榻前的李君羡一眼,却不言语,再次垂下臻,十指灵巧的剥着石榴,两只晶莹如玉的小耳朵却悄悄竖了起来……

    李君羡回道:“回禀陛下,新乡侯自西域返回之后,先是卸任神机营提督一职,然后并未归家,而是将此次西征阵亡的神机营将士骨灰,连同陛下的赏赐与兵部的勋转堪合,挨家挨户的送至亲人手中。哪怕地处偏僻,亦不曾假手于人。”

    李二陛下哼了一声:“并未归家?这个混账,刚刚回到长安的当天晚上,便急三火四的跑回骊山农庄里,以为朕不知道么?此举已然触犯军纪,只是朕不稀罕与其计较而已。”

    闻言,高阳公主剥着石榴的纤手微微一顿,轻轻咬了咬红唇。

    回到长安的当天晚上,就无视军纪跑回农庄去了么?这个黑面神,定是被武媚娘那个狐媚子给迷得五迷三道,急不可耐的跑回去享受鱼水之欢……

    真是过分!

    等到成亲之后,若是依然如此贪恋美色,定然叫你好看!

    高阳公主心里忿忿的想着,应该如何惩罚贪花成性的房俊,想到一个最稳妥的法子,心中得意,红唇微翘,下意识的手下一重,艳红的石榴籽粒顿时碎裂,浆液四溅……

    李二陛下骂了两句,接着却将手中的兵书放在榻上,轻轻叹了口气,无奈道:“这小子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这一手使将出来,等于邀买了神机营将士的人心,那个不肯为其效死?冲儿即便接手了神机营,怕是也会人心倾轧,无力掌控。房二,果然好手段!与之相比,少于历练的冲儿,还是差了一筹……”

    李君羡默然不语。

    既然知道长孙冲不如房俊,为何还要将房俊一手创建起来的神机营,交给长孙冲呢?如此一来,不但寒了房俊忠君报国之心,亦令神机营人心浮动,更令长孙冲焦头烂额,实属不智。

    可是对于一向崇拜李二陛下的李君羡来说,又实在不相信这位英明神武的大唐皇帝陛下能走出如此一招明显的臭棋……

    难道其中尚有玄机?

    当然,此事与己无关,李君羡既不问,更不说……

    高阳公主却是暗自得意。

    一直以来,长孙冲都是长辈们口中的好孩子,文采不凡、俊秀英武、聪明睿智、温文尔雅、成熟稳重、可堪大任……几乎所有的赞美,都伴随着长孙冲。

    尤其是自己的父皇,对于自己的这位表哥兼姐夫极其看重,不止一次的在教训极为皇兄的时候,将长孙冲作为典型拎出来,让皇兄们好生学习……

    可就是这样一位娇子一般光彩夺目的人物,却被父皇亲口承认不如房俊!

    公主殿下很有一种与有荣焉的得意。

    本宫的夫婿,果然不比谁差……

    李二陛下唏嘘了几句,一边吃着石榴,一边说道:“别去管这两个家伙了,是烈火真金,亦或是徒有其表,自有时间去磨砺。你且传出消息,来年上元节后,朕要任命礼部尚书、太子左庶子孔颖达为国子祭酒,届时,朕将亲临,观释奠于国学。”

    所谓“观释奠于国学”,既是举行祭祀先圣孔子的释奠大礼,群儒执经宣义,相互难辩论,弘扬儒家经义。

    顿了一顿,李二陛下续道:“与此同时,将房俊所编三字经行于天下,而且,将其明之活字印刷术,公布于众!”

    “诺!”

    李君羡心中一凛,陛下这是要将房俊放在火上烤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