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一十章 房俊卖车
    只是半天功夫,房家二郎的豪华版马车便在长安闹得沸沸扬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些有幸见识到这款马车的纨绔们,眼馋得口水都流下来了!

    拥有这么一辆马车,那简直就是纨绔的巅峰成就!

    所以,当房俊在长安城里沿着大街小巷的晃悠一圈,刚刚回到农庄,便有好几家心急的纨绔打家里的管事寻上门来,要求定制一辆。

    房俊大手一挥,完全没问题!

    有钱干嘛不赚呢?

    这一波人当中,要数魏王李泰府上的管事地位最高,自然牵头的也是他。

    “侯爷,咱家殿下见识了您这辆马车,甚是喜爱,嘱托老朽追上门来,想跟二郎定制一辆,您看……”

    “完全没问题!我跟你讲,还是魏王殿下有眼光!这叫什么?这叫英雄所见略同!你回去跟殿下讲,咱家必定全力为殿下定制一辆这种四轮马车,用料必定都是极品的好货,另外,殿下若是有何要求,亦可提出来,某无不满足!”

    见房俊答应得如此爽快,那位魏王府上的管事稍稍安心,毕竟魏王殿下与眼前这位棒槌不合,那可是长安城街知巷闻的事情,万一这货脾气作,自己的差使可就算难办了。

    “小的出来时候,殿下曾有吩咐,顶不叫二郎亏损一文一毫,是以,这价格……”管事的小心翼翼的问道。他是个办事稳妥的人,觉得还是先将价格定好为妙,谁知道这房二会不会事后玩什么幺蛾子?哪怕贵上天去,咱也认了,魏王难道是差钱的人?咱只怕麻烦!

    “哈哈!提什么钱,提钱不就远了吗?某跟殿下这感情,那是情比金坚、可昭日月!”房俊哈哈大笑,一副咱也不差钱的模样,将管事的肩膀拍得“砰砰”响。

    管事的忍着五脏六腑的震荡感,苦笑着问道:“侯爷,您给咱个准数吧,否则小的回去可没法交差……”

    “你说你这人,怎么就知道提钱呢?真是俗不可耐……”房俊故作不爽的瞪着这位管事,不悦的说道:“钱,不是万能的!不过既然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某也知道你的难处,这样,你回去跟魏王殿下说,咱房二不是只认钱不认人,这马车必定完美的制作,至于价格嘛,让殿下随随便便给个万八千贯的就行了……”

    管事的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断了。

    随随便便的……万八千贯?

    您要是不随便呢?

    万八千贯,您还是看着殿下的面子,讲究殿下的感情?

    你咋不去抢咧!

    管事的吱吱唔唔问道:“万八千……贯?”他以为自己是不是将“文”听成了“贯”,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离谱的价格?

    一万贯,都能造一座宫殿了!

    其余几个管事的也眼巴巴的瞅着房俊的嘴型,看看房俊说的到底是“贯”还是“文”……

    房俊两眼一瞪,怒道:“怎地,你认为某这马车,不值这个价?”

    魏王府管事苦着脸:“小的不敢……”

    值?你值个屁啊!就算全是金子造的这辆马车,大抵也用不了一万贯吧?

    房俊仿佛怒了,扯着管事的脖领子,给他拎到那辆牛逼闪闪的四轮马车前面,伸手“咣咣咣”的拍着车厢,说道:“看看这木料,金丝楠木,认不认识?”

    管事的像只小鸡崽,被房俊拎着,唯有苦着脸点头。

    房俊又拍拍车厢的门,指着那玻璃车窗:“皇家密窑出产的玻璃,看看这平整度,看看这纯粹无杂质的透明度,珍不珍贵?”

    管事的只能点头……

    房俊拉开车门,指着车厢里的装饰:“看看这坐垫,知道这是什么做的吗?告诉你这孤陋寡闻之辈,此物名为沙图什,是吐蕃高原上人迹罕至之处的一种羚羊的皮毛!这种羚羊必须深入到高原最深处,才有可能捕猎得到,而这么一大块皮毛,可以卷起来轻易的在一枚戒指中间穿过……稀不稀罕?”

    管事的有些傻眼,这玩意看着毛光顺滑,果真如此稀罕?

    房俊又指着车厢里的两盏壁灯:“北海的整块水晶雕琢而成的壁灯,简直就是巧夺天工!”

    管事的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最后,房俊抽出腰间的横刀,“当啷”一声砍在铮亮的车轮轮毂上,横刀当场断为两截,轮毂之上却只是留下一个浅浅的痕迹。

    “这轮毂乃是用最优质的精钢制作,这种精钢制成的刀剑,削铁如泥吹毛断!最最关键的是,全天地下,可曾见过这种四轮马车?”

    管事的当即摇头。

    然后,房俊忿忿的瞪着魏王府的这位管事:“你说,这马车值不值钱?”

    管事的小鸡吃米一样点头:“值钱!”

    房俊又问:“一万贯,贵不贵?!”

    面对房俊怒气冲冲的脸庞,管事的坚定摇头:“肯定不贵,物所值!”

    我特么哪儿敢说贵啊,瞅你这架势,还不得吃了我?

    房俊脸色一变,亲热的揽着这位管事的肩膀,赞道:“魏王殿下好福气啊,能有你这等有水平、有见识的人在手底下办事,不像某些世家贵族,一个两个的都是井底之蛙,万八千贯的就像是天文数字一般,没见识!那啥,要不咱就定下了?”

    “定,肯定定下!像是这么高贵奢华的马车,一万贯简直太便宜了,说起来还是咱们王爷占了侯爷您的便宜呢,怎么会不定?”魏王府的管事算是看明白了,这位就是想宰人!不过反正出来的时候,殿下曾言“任他开价就是”,一万贯虽然有些离谱,可咱也是谨遵王命不是?

    可自己若是不答应,这位棒槌侯爷说不得就能寻个由头,狠狠的揍自己一顿……

    房俊颇为赞许:“好样的,有气魄,改日见了殿下,某必为你美言几句!”

    “多谢侯爷……”这位管事笑的比哭还难看,可不敢承您美言,您只要别把今儿这事到处宣扬,咱就记着您的恩情了……

    搞定了魏王府的管事,房俊回头目光不善的瞅着其余几位,冷笑道:“你们怎么看?是不是觉得很贵?”

    “不贵,不贵!”

    “侯爷这四轮马车实在是巧夺天工,确实不贵……”

    开玩笑,都被说成是井底之蛙了,谁还能说贵?这要是丢人,丢掉的可不仅是自己的面子,还有家主的面子……

    “对了,你们都是谁家的?”

    “小的是宋国公萧家的……”

    “小的是夔国公刘家的”

    “小的是永兴公虞家的”

    “小的是韩王府的”

    房俊啧啧嘴:“哟呵,都是当世名臣啊!各位家主都是帝国柱石,劳苦功高,若无各位家主当年披荆斩棘冲锋陷阵血染疆场,又何来吾等今日之平安,帝国之繁荣?某一向对各位家主万分敬仰,一直缺没有机会表达一番感激之情,没说的,一万贯的跳楼价,这奢华尊崇的四轮马车,每家卖一辆,这可真是吐了血啊……”

    各位管事目瞪口呆,您还吐血?您若是吐血,吾等就得吐肝、吐肺、吐肠子了……

    您这还叫万分敬仰?

    您若是不敬仰,是不是还想要卖个十万八万的?

    不过话已至此,名头都报出去了,若是嫌贵不买,谁知道这位房二郎会不会满长安城的嚷嚷咱家穷得连一万贯都拿不出来?

    钱财事小,名声事大,这一棒子不想挨也得挨!

    得咧,签字画押,等着制成之后来拿货吧!不过话说回来,这四轮马车贵是真贵,可也真的够品位、够档次!这等奢华考究的马车,制作起来必定费事,等到下一批定制,说不得就得两三年后,这段时间足够家主风光一阵了!

    想到这里,管事们痛痛快快的画押签字。

    轮到最后一位管事签订契约的时候,房俊忽地伸手拦住:“你是韩王府的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