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一十二章 礼单
    武媚娘忽然有些担心。

    姐姐性子绵软,逆来顺受,即便心中气苦亦不敢拒绝,兼之又是久旷之身,若是郎君一时起意,怕是姐姐也只能忍气吞声……倒不是如同婆婆那般要将郎君死死的守住,不许再纳妾室,自己亦只是一个妾室,这些事情将来自有正妻大妇去管,与己何干?

    只是若姐姐与自己共侍一夫,这也太尴尬了……

    想到此处,武媚娘有些苦恼。倒不是不相信郎君的品性,俏儿那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整日里铺床叠被身前身后的,亦不见郎君有任何觊觎之心,可见郎君绝不是荒唐靡乱之人。

    只是……

    武媚娘偷偷瞥了姐姐一眼,面如桃花眉如烟锁,体态丰盈肤白貌美,既有武氏姐妹共同的天生丽质,又有新寡文君那种妩媚中透着素雅哀愁的柔弱风情,当真是我见犹怜,谁知郎君会不会就偏好这一口?

    可是能将姐姐赶走么?

    在庄子里的这几日,看得出来姐姐甚是开心,往日锁在眉间的怨愁都悄然散去,容色倍添亮丽,自己又怎能因为些微不可言及的担忧,便将姐姐赶回贺兰家那个冰窟了呢?

    一向自负于智计的武媚娘,很是有些苦恼……

    门口传来脚步声。

    守在门外的侍女恭谨的声音传来:“奴婢见过侯爷。”

    一个雄浑的嗓音响起:“嗯,娘子可在?”

    侍女道:“武娘子在的,大娘子也在……”

    武媚娘闻言,心里一跳,下意识的边瞅了姐姐一眼,正巧武顺娘亦向她看过来,姐妹两目光在半空中交织,都看出对方的不自在。

    武娘子,大娘子……听起来好像两人的地位都是一样的,皆是房俊的娘子?

    武顺娘性子柔弱不假,心思单纯也不假,但她不是笨蛋,如此充满歧义的话语,她自然听得出来其中的不妥之处。白皙的俏脸腾起两朵红晕,倍添艳丽,原本因为房俊的声音而导致的加快的心跳,此时更是快要跳出嗓子眼,只觉得脸颊火烧一般滚烫,赶紧站起身来,嗫嚅道:“我……你……他……那个,我还是先出去了……”

    言罢,也不等武媚娘答话,便慌慌张张的往门口走,却差点撞到正走进屋子的房俊身上。

    房俊连忙躬身道:“大姐……”

    他想要打个招呼,熟料武顺娘彷如被蛇蝎蛰了一般,猛地向后一退,惊慌道:“奴家……见过妹夫……”说完,便像屁股着了火似的,慌慌张张的自房俊身边逃出正堂,只留下一缕香风……

    房俊莫名其妙,瞅了一眼武顺娘窈窕丰满的背影,回头惊愕的看着武媚娘:“你姐这是咋了?见到我像是见到老虎似的,害怕我把她吃了啊。”

    武媚娘坐姿端庄,俏脸似笑非笑:“谁知道呢,说不定,你这只大老虎饿得很了,还真就能将姐姐连皮带肉的吞下肚子里,连骨头都不剩下。”

    “呃……”

    房俊无语,这话听起来怎么不太对味儿呢……

    瞪了武媚娘一眼,心知她是在揶揄那日晚间钻了武顺娘被窝之事,可那能怪我么?不过话说回来,姐妹虽然只差了一岁,但武顺娘已然嫁作人妇,身子那种丰腴柔软,却与武媚娘截然不同。尤其是武顺娘那一股子柔弱凄楚却不敢声张的模样,着实令人心痒难挠……

    不知怎地,这心思就有些龌蹉,大抵是男人的通病吧,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眼馋,吃干抹净了,反倒不甚在意。

    心里转着龌蹉念头,脸上却是不显分毫,径自到椅子上坐了,端起茶盏呷了一口,吁了口气,一转眼,却见武媚娘一张靓丽如画的脸蛋儿颇为古怪,不由问道:“干嘛这么看我?”

    武媚娘伸出一根纤纤玉指,指了指房俊手里的茶盏,“那是姐姐刚刚用过的……”

    房俊愕然,低头瞅了瞅手里的茶盏,又抬头瞅了瞅武媚娘,负气的将茶盏“砰”地放在桌上,恼火道:“你今儿是吃错药了怎地?阴阳怪气的,不知所谓!”

    实则却是有些想心虚,怪不得觉得这杯茶怎么有点甜腻腻的味道呢……

    武媚娘展露一个“你自己心里有鬼”的眼神,便是收回目光,将桌上一摞礼单推到房俊面前。

    “年关将至,各家的年礼应当早作准备了,这是奴家整理出来的单子,郎君且看看可有疏漏之处,若无甚不妥,奴家便吩咐仆人照此准备。”

    武美眉不愧是天生的女皇,对于政治上的天赋简直无与伦比,且不说农庄也好码头也罢,上上下下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条,无论仆役还是伙计各个心悦诚服,便是礼尚往来也处理得很是妥帖。

    这一方面,强过房俊百倍不止。房俊毕竟是后世的灵魂,即便再有阅历,对于一千多年前唐朝的生活习俗礼仪往来不甚了了,收什么样的礼,回什么样的礼,那都是有讲究的,若是搞错了,好心也能得罪人。

    可就是这么一个对于唐朝礼仪一知半解的家伙,居然就是大唐帝国礼部尚书了……

    这就连房俊自己都觉得不靠谱,也不知道李二陛下脑子里都想些啥?

    房俊无所谓道:“女主内,男主外,本郎君负责赚钱,娘子便负责花钱,正所谓各司其职,其家必兴!而且你也知道,我可不耐烦这些礼尚往来的繁琐规矩,你且拿主意就是……娘咧!武媚娘,你是要败家啊,和着我刚刚赚了十万贯,你这一下子就给我花完了?”

    先前还是不甚在意,可是当房俊瞄了一眼最上面这一张礼单上的物件,顿时心疼得滴血!

    什么蜀锦苏绣的料子、什么玉钗金簪的饰、什么两晋前隋的字画、什么西域大食的骏马……

    娶媳妇也用不着送这么贵重的聘礼吗?

    武媚娘却是神色不变,嫣然说道:“郎君大人为何不看看这份礼单是送给何人呢?”

    闻言,房俊往礼单的开头一瞧,高阳公主殿下……

    高阳公主咋了?

    “那也不行!老子拼死拼活的赚钱容易吗?那丫头就算是个公主,也不需这么贵重的礼品吧?随便送点时令蔬果就行了,那玩意也贵着呢……”

    凭什么给那丫头这么贵重的礼品啊!

    武媚娘娇俏的翻个白眼,拼死拼活的赚钱?我可没看见,我只看见你一张嘴就能忽悠个十万贯,偏生还要一副守财奴的样子……

    至于时令蔬果,现在确实在长安的价格飙升,可房家的温室里不要太多!整个关中一大半的时令蔬果,都是出自房家的温室,在旁人眼里就算价比黄金,可你房俊好意思当做年礼拿得出手?

    怕是整个关中都要笑掉大牙!

    也不知自家郎君为何对高阳公主如此不待见……

    武媚娘心里有些小小的窃喜,却也自知身份,如论如何也不可能争得过高阳公主的,便温言说道:“便是送高阳公主殿下再贵重的年礼,又能如何呢?一则让陛下瞧见郎君对殿下的重视,二则反正将来公主嫁过来的时候,这些大抵都是要算在嫁妆里头的,咱家又不会折损什么,难道陛下还会从中克扣不成?”

    看着武美眉一双妩媚的凤眼冒着的睿智的光芒,房俊张了张嘴,现自己无话可说。

    心机表啊……

    低头随手翻阅了一下这些礼单,比如英国公李绩家、郑国公魏徵家、申国公高士廉家、鄂国公尉迟敬德家、褒国公段志玄家、鲁国公程咬金家……这些与房俊亲厚的人家,都备下一份厚礼,这些是需要房俊以子侄辈身份走动的人家,至于其他的朝中显贵,自有房玄龄送去年礼,房俊还不够资格顶门立户。

    不过现如今房家的财政大权等同于握在房俊手中,是以虽然不用他出面,但礼品还是准备好了,到时候以父亲房玄龄的名义送出去就行了。

    至于各家的回礼都会送到长安城中房府,房俊却是从未想过去要过来。

    一家人,永远都是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