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一十三章 数学家?
    礼部,南北朝北周始设。隋唐为六部之一。历代相沿。长官为礼部尚书。考吉、嘉、军、宾、凶五礼之用;管理全国学校事务及科举考试及藩属和外国之往来事。

    通俗点来说,就是外交部教育部宣传部综合体。

    若是以后世观点来看,礼部似乎就是个鸡肋衙门……

    吏户礼兵刑工,是为六部。

    如何为官?无非管人,管钱,用人,用钱,礼部都不怎么沾边,看上去稍微弱势。但古代社会,极重礼仪,礼部往往有关人伦常表、礼教大防,不可谓不重。因此礼部尚书往往由清流领袖大学士兼任,不是鸡肋。而吏部尚书者,因为掌持人事,为防尾大不掉,结党营私,反而极为帝王所提防,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被甩锅……

    然则,礼部与吏部并重的原因,却是自唐末、宋朝以后之事。

    原因为何?

    一个词:科举!

    试想,主持天下学子科举入仕的重要衙门,每一任主考官几乎皆由礼部尚书担任,天然的便成为所有入仕举子之座师,维系了封建时代的官僚体系,怎能不为世人所重?

    当然,自隋末大乱,科举已然多年未开,此时的礼部,可不是百年后那般风光耀目、天下景仰的所在……

    礼部值房里,孔颖达一手捋着胡须,一手捧着一本书册,看得津津有味,不时凝神深思,沉浸其中。

    屋子里宽拓疏朗,并无多少陈设,书案前燃着炭盆,炭火正红,上面放置着一方红泥水壶,壶中泉水嘶嘶响边,尚未沸腾。桌案一角有一支瓷瓶,斜斜的插着一束红梅,幽香暗渡,为这古朴简陋的房室平添了一分明媚鲜活。

    在孔颖达的对面,一位鹤童颜的老者,正神情悠然的坐于炭火旁,等待着壶中泉水三沸而止。

    静谧的房室里,唯有炭火的“必剥”声、壶中泉水的“嘶嘶”声、以及孔颖达翻阅书册的沙沙声……

    和谐自然,安宁清静。

    良久,壶中泉水沸腾起来。

    鹤童颜的老者自书案下的抽屉里取出一套白瓷茶具,于一个青瓷罐中取出些许翠绿的茶叶置于茶杯之中,倒水、洗茶、清洗茶具、泡茶、分茶……

    姿态优雅而迅捷,片刻,茶杯中沏满青绿的茶汤,一股恬淡的馨香充盈着简陋古朴的值房。

    孔颖达放下手中的书册,将之合上,放于案头,书册的扉页上,赫然写着三个淋漓的大字——三字经。

    伸出三根手指拈起茶杯,凑到唇上轻轻呷了一口,品了品,孔颖达赞道:“入口顺滑,齿颊留香,此生不离此茶矣!”

    鹤童颜的老者却是傲然一笑,洒然道:“冲远兄谬矣,泡茶最讲究的是火候的控制以及手法的精准,此茶虽好,可是也只有经老夫之手雕制出来的,方才称得上极品,余者不过解渴而已。”

    孔颖达哑然失笑。

    这位老友才学绝对是顶尖的,其算学一道几乎可以称之为天下泰斗,当世之人莫能出于其右者。然则有大本事之人,皆有大脾气,这位老友便是如此,其傲然自负的性情,几乎天下闻名……

    偏偏人家聪明绝顶,干什么都是出类拔萃,即便骄傲得过分,却也让人无话可说。

    谁叫你不如人家呢?

    孔颖达再次饮了一杯,放下茶杯,喟然叹道:“你这老东西再来几次,我这点存货可就见底了。”

    此茶乃是极品的秋茶,据说房家于杭州那边的茶庄一年总共才产出几十斤,非但价比黄金,还有价无市。亏得自己年纪大面子也大,太子殿下念着他年老体衰精力不济,便赐了二斤。区区二斤茶叶,对于一个好茶之人来说,简直微不足道……

    尤其是这位老友最近总是往自己这边跑,这茶叶的消耗两日益增大,怎不叫孔颖达心疼?

    鹤童颜的老者却不以为意,“旧的不去,新的如何能来?孔大家太过吝啬,非是交友之道。况且,某可是听说,那位素有财神爷之称的房二郎,已被陛下敕封为礼部尚书衔,不久就应该前来履新任职了吧?老兄身为长官,又是长辈,更兼且名满天下,想必那等幸进无知的小子亦不敢不知尊卑,从今往后,老兄可就是坐拥宝山,这茶叶岂不是享用无尽?”

    言语之中对于房家,却是没有上面好印象。似乎对于房俊年纪轻轻便被敕封为礼部尚书这等部堂级别的职衔,颇为不爽。

    孔颖达淡然一笑,并不将他的话当回事。

    这位老友一生执着,经历隋唐两朝,孜孜不倦的醉心于功名,却只是在武德九年被高祖皇帝敕封为通直郎太史丞,从七品……

    现在年逾古稀,却再无寸进,这一生想来便是如此了,对于房俊这等青云直上的少年俊彦看不惯,也算情有可原。

    当然,更多的是嫉妒而已……

    虽然不欲与老友争执,但孔颖达认为老友的想法太过偏颇,房俊能在未至弱冠的年龄便被陛下委以重任,其实单单一个“幸进”便可解释?

    孔颖达指了指书案上的三字经,肃容道:“窥一斑而知全豹,观一叶而知秋,此书用典极多,知识性强,非常切合儒家思想,通篇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励志精神,吾虽然不知房俊之师承,但只是这一本三字经,即可将房俊的名声归于大儒之列,说句不夸张的话,可以永垂不朽矣!”

    孔颖达非常看好这部作为启蒙的书籍。

    三字经在行文上的最大特点,就是表现在格式上,三字一句,合辙押韵,朗朗上口,文辞通俗、顺口、易记。

    同时,三字经内容的排列顺序极有章法,体现了作者的教育思想。

    作者认为教育儿童要重在礼仪孝悌,端正孩子们的思想,知识的传授则在其次,即“孝悌,次见闻”。训导儿童要先从小学入手,即先识字,然后读经、子两类的典籍。经部子部书读过后,再学习史书,书中说:“经子通,读诸史”。三字经最后强调学习的态度和目的。

    可以说,三字经既是一部儿童启蒙的识字课本,同时也是作者论述启蒙教育的著作。

    以之彪炳千秋足矣!

    鹤童颜的老者愕然,手里捧着茶杯,神情有些呆滞,又有些不可置信,似乎没有料到孔颖达的口中居然能出现这般庄重的评价……

    可他心里依旧不忿,就算房俊真的有几分才学,难道自己钻研算学一生,修为已然堪称当世第一人,还比不过一个黄口孺子?陛下也当真任人唯亲!

    正待反唇相讥,忽闻身后的房门被人推开,一个礼部的书吏恭敬说道:“尚书大人,新乡侯房俊求见。”

    孔颖达笑道:“说曹操,曹操到,快请!”

    鹤童颜的老者哼了一声,眼珠一转,闭嘴不言,却端然稳坐……

    房俊走进堂内,微笑着向孔颖达鞠躬:“晚辈房俊,见过孔大家,见过……呃……”见到孔颖达座前的那位老者,便想顺道见个礼,却现根本不认识……

    孔颖达呵呵笑起来,和颜悦色道:“这位乃是前任太史丞,算学大家王孝通。”

    房俊鞠躬施礼:“晚辈房俊,见过王大家……”

    听孔颖达的意思,这位是个数学家?可是这名字完全没听过啊,便是李淳风那等二把刀的家伙,都曾青史留名,这位既然是无名之辈,那想必是孔颖达的客气说法。

    王孝通神情傲然,对于房俊的施礼视而不见,倨傲道:“老夫一生醉心于算学,皓穷经,也算略有成就。当世算学大家之中,若是说由某手执牛耳,想必亦无人不服……”

    房俊有些愕然。

    您也太骄傲了吧?就算真的有能耐,又何必这般目中无人?

    至于……数学家?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