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史上最骄傲数学家
    数学,可以说是人类第一学科。

    祖先在从野蛮走向文明的漫长历程中,便逐渐认识了数与形的概念,开始了关于数学的学习与领悟。

    先秦典籍中有“隶作数”、“结绳记事”、“刻木记事”的记载,人们从辨别事物的多寡中逐渐认识了“数”,并创造了记数的符号。殷商甲骨文中已有13个记数单字,最大的数是“三万”,最小的是“一”。一、十、百、千、万,各有专名。其中已经蕴含有十进位置值制萌芽。

    传说伏羲创造了画圆的“规”、画方的“矩”,也传说黄帝臣子”倕”是“规矩”和“准绳”的创始人。早在大禹治水时,禹便“左准绳”,“右规矩”……

    周公制礼,数学成为贵族子弟教育中六门必修课程——六艺之一。

    作为构成世界的最本源学科之一,数学向来是最深奥、最难学、最伟大的。

    没有任何一个伟大的数学家敢说自己已然探究到数学的奥义,所有人都是在前人的基础上,不断的继承、开拓、创新……

    这是一门源远流长、却又与时俱进的学科。

    如果李白说他的诗作已然达到文字凝炼的巅峰,房俊或许会敬佩的予以肯定;可是如果是敢说他的数学成就已经臻至最高境界,房俊绝对会嗤之以鼻,但凡一个有点数学常识的人,都不能如此愚蠢的夸下海后……

    所以当孔颖达接来下介绍王孝通新近编著了一本算学巨著缉古算术,而王孝通对于自己的著作傲然说了一句“请访能算之人考论得失,如有排其一字,必谢以千金”这句话的时候,房俊虽然未予反驳,却淡笑不语,一脸不以为意。

    如此大言不惭之人,即便算学水平高到天上去,房俊亦鄙视其人品。

    只不过他亦非官场初哥,犯不着看谁不顺眼都会扑上去咬一口,只要你不惹我,我就懒得理你。

    可是房俊这般不予理睬云淡风轻的态度,却让王孝通恼火不已。

    他这人虽然早已过了知天命的岁数,可是性情刚烈执拗,尤其对于自己的算学成就极度自信,认为自己这部缉古算经的成就即便不能空前,亦可以绝后了,以后千百年,都不可能有人过自己的算学成就。毋庸置疑,自己算学宗师的名号,定将彪炳青史,百世流芳……

    可你个小娃子,这是什么态度?

    对于房俊,王孝通并不是一无所知。隋唐两朝,算学是一门比较冷僻的学科,人才寥寥。很少的几个在这门学科里取得一些成就的学者,彼此之间的联系很是频繁。对别人来说相互交流可以互通有无相互增益,对王孝通来说却是难得的展示自己算学成就、提升自己名望资历的方式。

    “李太史曾说,新乡侯对于算学一道亦有涉猎,且成绩斐然,编撰了一部名为数学的著作,老夫心中甚喜,却一直无缘参阅。不过,老夫对于后进向来不吝赐教,改日有暇,新乡侯可带着这本书寻到老夫,老夫可以予以指点提携。”

    王孝通神情傲然,仿佛自己能看看房俊的书,那就是给了天大的面子,更是房俊百世修来的福气……

    房俊有些愕然。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他有些诧异的看向孔颖达,很是惊奇于素有大儒之称的孔颖达,怎地会同这等傲气凌人之辈一副相交莫逆的模样?不是说儒家的精髓乃是中庸么,这王孝通如此自负,好像与儒家教义格格不入……

    孔颖达面对房俊探寻惊异的目光,亦有些尴尬。

    这位老友的才学毋庸置疑,说是当世算学第一人,亦不为过。即便是学究天人的太史令李淳风,再王孝通面前亦要执后辈之礼。然其恃才傲物的脾性,却令寻常人难以接受,与整个官场格格不入,否则以其在算学一道上的成就,绝对不会止步于一个不入流的官阶……

    况且,对于面前这位看似人畜无害面露笑容的新乡侯,孔颖达可是素有耳闻。这位的脾气,那可是蘸火就着,即便是当朝重臣亦或王侯贵族,惹恼了他便全然不管不顾,撸胳膊就上!

    王孝通这点身份在他面前倚老卖老,岂不是自找苦吃?

    咳嗽一声,孔颖达温言道:“侯爷怕是有所不知,孝通所著之算学经典缉古算经已经陛下允可,即将在国子监中作为算学的基本教材,予以普及。”

    能作为大唐最高学府的国子监的教材,既是无上的荣光,更是对王孝通算学水平的肯定。

    孔颖达言下之意,这位老友虽然恃才傲物,但毕竟是有可恃之才,方才傲气凛然,可以接受……

    房俊含笑点头:“那是晚辈孤陋寡闻了,失敬失敬。”

    如此说话,便等于给了孔颖达面子,咱不跟你这位骄傲的老友计较……

    孔颖达便捻须微笑,谁说这房二是个二愣子?现在看来,亦不是很难打交道嘛,起码不是胡搅蛮缠之辈,懂得进退,也会顾及旁人的颜面。

    他深知王孝通的脾性,傲然自负了一辈子,想要变通,却是全不可能。现在房俊能够后退一步,忍受王孝通的过分言语,令他深感欣慰。

    房俊算是给了孔颖达面子,毕竟将来在人家手底下当差,犯不着跟这位大名传遍大唐的大儒针锋相对。

    可王孝通却不这么想……

    这老头看着孔颖达跟房俊眉来眼去,顿时怒道:“怎地,难道你等不承认老夫的学识水平?”

    孔颖达苦笑道:“哪里有这样的事情?老友多心了。”

    王孝通却不依不饶,不理会孔颖达,径自瞪着房俊说道:“这小子分明就是轻视与我,是可忍,孰不可忍!”

    房俊无奈道:“老先生,您真的多心了,对于您在算学上的成就,晚辈衷心敬佩……”

    “既然如此,那老夫问你,你对缉古算经如何看法?”王孝通对于集自己毕生学业之大成的这本书,极为看重,容不得旁人又一星半点的质疑和不屑。正是房俊在听到此书名字的时候流露出来的不以为然,令他深感羞辱,这才不依不饶的怼上房俊,想要让这个仅仅懂得一点算学皮毛的小子心服口服!

    对缉古算经如何看法?

    老子有个蛋的看法!

    都特么看过这本书,我能有什么看法?

    不过房俊也不愿跟这位性格有些“二”的老前辈真的起什么冲突,唐朝还是很注重前后辈的关系,无论如何,若是他跟这么一个比自己爷爷小不了几岁的老前辈怼上,旁人甚少会去探究原因如何,定会第一时间便给房俊按上一个“不敬师长”的罪名……

    房俊只好含糊说道:“晚辈岂敢对老先生的著作有何看法?不敢,不敢。”

    然而王孝通对自己的学术成果十分得意,对自己编撰的缉古算经更是视若珍宝,房俊这明显敷衍的一句话,自然不能令他满意。

    便追问道:“比之缀术如何?”

    见他穷追不舍,孔颖达觉得有些脸上烧。人家房俊这么一个脾气暴躁的小家伙都能给自己三分薄面,对你一再忍让,你王孝通又何必咄咄相逼,定要人家低头拜服?

    即便与王孝通交情莫逆,孔颖达这个厚道人亦觉得有些过分了。

    便不悦道:“孝通,你可是失礼了。”

    王孝通却梗着脖子说道:“生死事小,真理事大!这小子明显对老夫是学术看不上,我得教教他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甭以为自己闭门造车写出一本不知所谓的数学,就能小看天下英雄。”

    孔颖达冷着老脸:“依我看,是你小看天下英雄才是!”

    王孝通傲然道:““其祖冲之、祖暅之父子之缀术,时人称之精妙,却不觉方邑进行之术全错不通,刍亭、方亭之间于理未尽,此辈,何以成为英雄?”

    房俊目瞪口呆!

    娘咧!这老家伙连祖冲之都敢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