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一十六章 你耍诈!
    值房里很安静。

    所有人都皱眉苦思,静悄悄的不出一点声息,唯有房俊一个人悠然自得“吸溜吸溜”喝着茶水……

    王孝通额头已然渐渐有冷汗渗出,他意识到自己过于托大了。算学一道,虽然自己已然有了不下于古圣先哲的水准,但是又太多稀奇古怪的题目可以让人冥思苦想十天半月,却依然抓不住其中头绪,这实在是太正常了。

    原本以为这小子年纪轻轻,能看过几本算学典籍?想来便是真的有几分才华,亦限于年纪阅历的关系,并不能出得太难的题目,谁知道这道题实在是太……

    怎么说呢,毫无头绪啊!

    七十五头牛,三十四头羊,二十五匹马……这特么能跟船长的年纪扯上什么关系?!

    王孝通脑袋都快爆炸了,越是心急如焚,唯恐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面子,脑袋里越是一团乱麻,隐隐有一条丝线般的感悟,却说什么也抓不住。

    孔颖达虽然以儒家经义誉满天下,被世人称为儒学大家,然涉猎广泛,天资聪颖,与算学一道亦成就斐然。可他想来想去,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这道题应当何解……不由得惊异的看了房俊一眼,心道这小子从何处得来这么一道天衣无缝之难题?

    在场诸位,都被这道毫无头绪的题目给难住了。

    王孝通额头的汗水终于涔涔而下。

    今日是他挑衅在先,若是不能解答房俊的这道题,对于自己名望的打击将是致命的!这些年来渐渐积累起来的人气,必将一蹶不振,以至于被世人所耻笑!

    这是王孝通绝对不能接受的!

    这是这道题……

    王孝通不认为这世间有自己解答不出的算学题,除非……这道题根本就无解!

    这个念头陡然间在脑海中闪现,一而不可收拾!王孝通越想越是有道理,自己学究天人,于算学一道堪称当世第一,即便是祖氏父子、刘徽这等先哲圣贤,自己亦犹有过之,怎地可能被一个楞怂棒槌的纨绔子弟难住?

    定然是这道题根本就无解!

    悄悄瞥一眼房俊,见到这小子那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王孝通愈断定自己的猜想!

    好可恶的家伙,居然弄出一道无解之题作弄老夫么?

    当即,王孝通睁开眼,狠狠瞪着房俊道:“新乡侯这道题,根本就是无解之题!”

    旁人闻言,顿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怪不得我等苦苦思索却毫无头绪,原来是一道无解之题!

    只不过这些官员并无多少气恼之色,说到底,人家房俊这道题是出给王孝通的,大伙只是闲来无事凑热闹而已,根本就不是房俊的目标,何来怨气?

    怨气最深的,应当是王孝通才是……

    这王孝通与孔颖达关系交好,时常跑到礼部衙门来。你来就来吧,偏生还要指手画脚,大放厥词,将这些官员贬低得毫无是处,在尚书大人面前颜面扫地,焉能对王孝通不加怨忿?

    见到房俊与其针锋相对,心里都暗暗叫好,希望房俊这位新来的长官能将这骄傲自负的老小子狠狠的剥下一层面皮来……

    此时大伙都有些好笑,素闻这位新乡侯行事肆意妄为,如今看来,却是名不虚传,居然想出这么无赖的招数作弄王孝通,只是可惜未能见到王孝通吃瘪。

    房俊喝着茶水,眼皮都不抬:“前辈,莫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王孝通恼火道:“这题目根本与船长毫无关联,分明就是无解之题,尔仗着官职爵位,却作弄老夫,实在是不当人子!”

    听到这话,房俊脸色顿时冷下来。

    你是谁啊,凭什么教训我?

    冷冷瞅着王孝通,语气毫不客气:“前辈已然年过花甲,却不曾听过三人行必有我师之语?学无止境,你自己不懂的东西,那只能代表你学业未竞,尚需刻苦用功,这才是求学之道。你却不思进取,既不用心钻研,亦不虚心请教,却满口推脱指责,横加质疑着实令某失望!国子监以你这等虚浮浅显之人的著作作为教材,实在是有待商榷。”

    在场的礼部官员差点拍手称快,这位侯爷可真是唇枪舌剑,骂得太过瘾了!他们谁没被王孝通教训过?只是碍于这老家伙确实有几分真才实学,大家比不过而已,只能忍气吞声。

    现在房俊的一番诘难,真真是替大家除了心头的一口恶气!

    一位胡须皆白的老者捋须微笑,身上绯色的官服看上去是一位侍郎,此时看着房俊的眼神就像是看自家的女婿,满意欣慰得不得了……

    王孝通却是差点没气个倒仰,你个混蛋居然教训起我来了?

    登时恼羞成怒道:“即是如此,我且问你,答案几何?”

    房俊斜眼睨着他:“前辈此问,可是解答不出?”

    “我……”王孝通面色涨红,有口难言。当真要承认自己解答不出么?若是此题当真无解,自然是房俊无理取闹;可若当真有解,自己岂不是半世英名一朝尽丧?

    这等选择,委实左右为难。

    可是面对房俊揶揄的笑容,以及旁边围观官员们不屑的眼神,王孝通一股羞恼直冲脑海,脱口道:“就算是某解不出,你且道来,让某见识见识!”

    众人都紧张的看向房俊,希望房俊的这道题可以解出,那样既可以狠狠的打击一下王孝通的嚣张气焰。

    可是大家却都隐隐担心,因为这道题貌似真的无解啊……

    就连孔颖达都意味深长的看着房俊,期待着他的答案。他即想这题有答案,如此可以给这位老友一个教训,学术之道天外有天,怎能自满桀骜呢?另一方面,却又不愿意房俊能给出答案,因为这样一来,对于这位老友的打击实在是太过巨大……

    孔颖达一时间患得患失,心中左摇右摆。

    房俊呵呵一笑,看着王孝通问道:“敢问前辈,今年贵庚?”

    王孝通恼火道:“老夫六十有四!给出答案,你问老夫的年纪作何……”说到此处,一道灵光陡然自脑海中闪现,话头猛然顿住。

    难道……

    王孝通简直不敢置信,心头涌起的这个念头实在太过强烈了,莫非这就是房俊这道题的答案?

    娘咧!这小子特么太奸诈了吧?!

    果不其然,却听房俊笑眯眯说道:“船长六十四岁。”

    众皆哗然。

    你先是问王孝通的年岁是六十四,然后这条船的船长也是六十四……

    顿时就有反应快的官员拍大腿说道:“妙,实在是妙!看似迷惑茫然毫无头绪,却是故布疑阵引入歧途,实则浅显直白精妙绝伦,此题暗合兵法之道,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实在是妙哉!”

    妙哉?

    我妙你个脑袋!

    王孝通差点一个跟头栽在地上,怒不可遏的戟指指着房俊:“无耻小贼,岂敢耍诈?”

    若是自己真的技不如人也倒罢了,可特娘的居然被耍了?这让王孝通不能接受。

    孔颖达却是叹了口气,劝阻道:“此题虽然不归于算学正途,却暗合世间天道,世上从无一本正经、循规蹈矩之捷径,从来都是曲折蜿蜒方能抵达终点。你自己没有认真思索考题,便想当然耳,若是细细思索,恐怕便是三岁孩童,亦能轻易的识破题目之中的玄机,又能怪得了谁呢?”

    旁边那位须皆白的老者抚掌叹道:“假如你有一条船……第一句话便将整道题的玄机展示与眼前,吾等却视而不见,反而在那些故布疑阵的数字上费尽心力的琢磨,这道题看似胡闹,实则却是教育吾等凡事皆要细心留神,往往身边一些不起眼的小事,却正是解决难题的征途,老朽受教矣。”

    房俊有些傻眼,只是一时看这王孝通不惯,是以恶作剧的弄出一道前世的脑筋急转弯,却不知这其中却蕴含着至理?

    也是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