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折服
    看着王孝通赤红的脸膛、羞愤的眼神,便是孔颖达都不由得为其感到委屈。诚然,这位须皆白的老者说的确实在理,严谨谦虚实是治学的根基,可是王孝通败在房俊这么一道取巧奸诈的题上,实在是窝囊得很……

    王孝通既然狂妄,那就绝对不是个能输得起的人,他接受不了失败,尤其是败给房俊这样一个儿戏一般的题目之下。

    顿时羞愤的叫道:“阴险奸诈至极,寡廉鲜耻至极!似你这等投机取巧之徒,实在是算学界的耻辱,老夫羞于你为伍!”

    房俊冷笑:“输便是输,赢便是赢,前辈既然未打得出这道题,便应该俯认输才是,还要措辞狡辩,难道不显得虚伪懦弱,不肯正视失败?”

    王孝通气得要死,誓要在房俊身上找回这一城,怒道:“这等奸诈之术,如何当真?既然你口口声声说论个输赢,不若你我各自出题,对方解答,答不出者即为输,如何?”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对王孝通鄙视不已。

    输了便是输了,况且输在房俊这么一道很是阴险的题目之上,其实并不是太丢脸之事。文人方正,甚少有房俊这等胡闹之人,是以王孝通与其说是败于房俊之手,还不如说是败在这种狡诈的思维之下。

    可是王孝通这般拒不认输的举动,却被人所不齿。

    孔颖达摇头叹气,这位老友一向狂妄,今日在房俊手里栽了跟头,那就势必要找补回来,怕是谁劝也不会听的。只是如此一来,这“输不起”的名头怕是再也摘不掉了……

    王孝通自己又何尝不知?

    可他现在骑虎难下,不将房俊击败,自己的名望必然一落千丈,唯有硬着头皮将这可恶的小混蛋彻底折服,才能挽回损失!他宁可背负着“输不起”的恶名,亦不愿自己算学大家的名声受损……

    他死死的瞪着房俊,唯恐房俊不接招。

    说起来自己的算学大家名头可不是白来的,这房俊若是胆怯起来不肯接招,自己也是毫无办法。

    幸好,这小子是个棒槌……

    “悉听尊便!”房俊扬着眉毛,毫无惧色。

    “好!”王孝通心中大喜:“既是如此,某先出题……”

    值房之中嘘声四起。

    那位须皆白的老者鄙视道:“王孝通,你还要脸不要?这么大岁数的人类,浸淫算学大半辈子,怎地好意思占人家一个小娃娃便宜?”

    王孝通被老者说的面红耳赤……他这张脸就一直红着,尴尬道:“既是许国公如此说,便有此子先行出题便是。”说道这里,王孝通急忙又补充道:“但是切莫在出那些胡闹之题,凭白辱没了算学之名望!”

    须皆白的许国公笑呵呵说道:“怕不是为了算学之名望,而是王孝通你生怕答不出来吧?呵呵,”老头回望着房俊,笑道:“新乡侯意下如何?”

    房俊起身拱手道:“全凭国公吩咐便是。”

    他在唐朝亦不是一日两日了,对于贞观时期的这些名臣,即便尚未见面的,亦能对号入座。

    这位老者既然被王孝通成为许国公,想来便是宇文士及了……

    隋朝左卫大将军宇文述第三子,右屯卫将军宇文化及之弟,隋炀帝杨广的驸马,金紫光禄大夫……这位可真真是门庭显赫、一世荣宠,尤其此人跟李二陛下极为想得,交情匪浅,满朝文武尽皆敬仰。

    宇文士及笑呵呵点点头,又说道:“那么房二郎便请吧,只不过你得出点难度大的,也让吾等这些乡野村夫见识见识。”

    这老头虽然岁数不小,但性情开朗,言谈随和,颇有风趣。

    房俊便点点头,略一沉思,说道:“今有直邑,不知大小,各开中门。只云南门外二百四十步有塔,人出西门行一百八十步见塔,复抹邑西南隅行一里二百四十步恰至塔所。问邑长阔各几何?”

    宇文士及、孔颖达等人略一思索,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这道题绝对不似刚刚那等胡闹之作,隐隐间可以捋得清楚其中的脉络,但是这数字实在太过巨大,且运算之法又不似自己所掌握的那些前线方法所能计算……

    太难了!

    王孝通也有些傻眼。

    他是真正的识货之人,只是听了题目,便知晓这道题必须得运用方程来解答。而对于方程,亦是他最拿手的一项本事,在他之前,从无人提出三次方程式及其解法,即便是祖氏父子,亦只是笼统的提出三次方程的概念,这也是王孝通之所以瞧不上祖氏父子的缘故之一。

    可是房俊这道题,三次方程可解答不了。

    王孝通掐着手指头算了算,脸色有些白,这特娘的大抵是多元四次方程的范畴……

    这道题,全天地下也没人算得出来吧?

    王孝通脸上的傲然之色尽皆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严肃恭谨,咽了咽口水,问道:“这道题……侯爷可能解答?”

    老头也藏了个心眼,他不说自己能不能解答,而是问房俊能不能解答,若是房俊也解答不出,岂不是说自己就算解答不出,也不算输?只不过他自己尚未注意的是,他因为恭谨而喊出的这一声“侯爷”,其实已然在心底认了输……

    房俊肯定的点头:“自然可以。”

    闻言,王孝通做出了一个令众人瞠目结舌的举动。

    这老头一振衣袖,弯腰长揖,口中说道:“还请侯爷教我!”

    这画风转变如此之快,令房俊有些接受不了。

    这认输也太痛快了吧?

    宇文士及还等着看热闹呢,谁知这王孝通却干脆利落的认输了,顿时不满的嚷嚷道:“你这老头,怎地如此不顾颜面?”

    唯有孔颖达哑然失笑,这位老友却是狂妄,也足够嚣张,但就是有一个优点,你比我强,我就服气你……

    王孝通面对宇文士及的职责,摇头郑重道:“国公此言差矣,非是老朽不顾颜面,这道题我解不出,而新乡侯能解,老朽自然甘拜下风,这与颜面有何关系?”

    他确实这么想。

    刚刚被房俊一番羞辱,他心里恨不得一口咬死这个小王八蛋。可是这一道题出来,王孝通立即认识到自己赖以成名骄傲自负的算学成就,在房俊面前根本就不堪一提。

    单单只是这一道题,没有非凡的算学功底,根本就问不出来!

    想在想想当初李淳风那牛鼻子说见识到一位天资绝伦的算学奇才,他还嗤之以鼻,现在却知道自己的确是井底之蛙、小看天下英雄了。

    当然,只需房俊解出此题,他自认不如。但是该黑祖冲之,他照样还是黑,谁让祖冲之问不出这般领自己素手无策的难题呢……

    房俊有些无奈,看不出来,这老家伙居然能软能硬,这么快就认输了,自己打起脸来那有有何快感?

    只好无奈说道:“今日是晚辈履新,与前辈纠缠这许多时候已是不该,何敢再胡闹下去?不如这样,该日闲暇之时,晚辈去前辈府上,相互探讨算学之道,亦能彼此增益,如何?”

    这番话说得极为得体,王孝通哪怕再是心痒难挠,亦不得不点头道:“那边依侯爷之言,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王孝通今儿算是丢脸丢大了,不过此人却不以为意,以往视若生命的面皮现在却弃若敝履,被房俊虐了一回,丝毫不减恼火不说,反而欢天喜地的跟在场诸人连连拱手,这才脚步轻快的离去。

    宇文士及苦笑道:“这老家伙也算奇葩了,如此古怪的性情,古今少有。”

    孔颖达笑道:“虽然执拗无礼、不通世情,却也算是执着之人,起码对于算学一道,实是赤诚之心,令人尊敬。”

    言罢,回向房俊笑道:“欢迎新乡侯加入礼部!”

    房俊赶紧道:“荣幸之至,晚辈才疏学浅,还望诸位前辈不吝指教,多多包容才是。”

    宇文士及笑道:“年青人少说客套话,素闻你房二郎有经世之才,咱们大伙也不指望将来能借你的光,只是眼下若是能将你家里那上品贡茶没人都送上一点,那吾等便知足了!”

    众人闻言欣喜,房家的贡茶那可是有价无市的极品,都齐齐的望着房俊满含期待。

    房俊豪气干云:“那有何难?诸位放心,今日下值,某便吩咐家仆,为诸位送到家里去,必是上品贡茶,错一罚十,童叟无欺!”

    大伙轰然叫好,气氛热烈,算是接受了这个空降下来便担任礼部高官的毛头小子。即便其中有少许不服之人,见到大家都其乐融融,也只得将那一份不忿之心深深隐藏,不敢露出一丝半点,成为众矢之的……

    孔颖达温言,当即一拍桌子,大声道:“何须下值?本尚书现在就给你批假,你可以回家去了……”

    见到尚书大人这等心急,诸人哄堂大笑。

    宇文士及抚掌道:“房二郎非但算学精深,思维亦极是敏捷。那道假如你有一条船的题目,实在别开生面,甚有趣味,不知可否还有此等题目,说出来也让大家见识一番?”

    房俊苦笑:“日后如诸位同僚为官,亲近的时候多得是,不过现在在下若是不赶紧回家备好茶叶,怕是尚书大人要寻在下的霉头了……”

    孔颖达呵呵一笑,笑骂道:“即是如此,还不去回?”

    房俊单膝跪地做个姿态,“诺!”

    众人笑声中,优哉游哉的走出礼部值房,打马回府。

    第一天的新单位生活,尚算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