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一十八章 风雨将至
    长安城里,很是有几名纨绔。

    这些好吃懒做的家伙平素无所事事,吃喝玩乐招摇过市,那是家常便饭,甚至欺男霸女扰乱行市亦是寻常。对于这帮胡作非为视律法为无物的纨绔,普通低阶的官员以及平头百姓敢怒而不敢言,便是有那不怕事的御史言官屡次弹劾,却也是屡教不改,令大家烦恼不已,却又束手无策……

    若是论起长安城最嚣张的纨绔,公认以尚书左仆射房玄龄家的二郎为。这位棒槌虽然并不太多欺行霸市之恶行,奈何名声太甚,打亲王、踹大臣,长安城中满朝文武,莫不闻其名而心惊胆跳,避之唯恐不及。

    虽然这家伙平素绝不欺凌弱小,但是文物群臣却是怨念深重,不欺凌平头百姓不假,可是专门揍王侯大臣,谁受得了?

    放眼大唐,能降服此子者,唯有英明神武的李二陛下而已。

    自打统领神机营之后,这位宰辅公子、未来帝婿已经甚少在坊市之间露面,仿佛修身养性一朝顿悟,与纨绔生涯割舍开来,令那些官员贵戚无不拍手称快,笑言自此少一祸害矣。

    毕竟其他诸如杜荷、柴令武、李思文等人虽然从未放弃纨绔大业,但是这些家伙比起房俊来到底差了一筹,脸色低了很多,最起码不敢如房俊那般脾气作不管是王侯贵戚亦或朝中重臣,立即拳脚相向,打完了还屁事没有,连个告状的地儿都没有……

    待到房俊统领神机营随大军西征,甚至有不少人偷偷在家烧香拜佛,祈求佛祖神仙开开眼,于兵荒马乱的战阵之上将他祸害收了去,满朝文武喜大普奔……

    然则世间的事情总是事与愿违。

    这棒槌非但在西域活得有滋有味,甚至屡屡传来捷报,几次三番的狙击突厥狼骑大获全胜,战功赫赫,整个大唐无人不知新生代中又出了一位百战百胜的无敌猛将。

    这还有没有天理?

    不仅如此。

    最近一段时间,房俊的名声再次响彻关中,几乎家喻户晓,其声势之隆,甚至盖过被大理寺彻查的陈国公侯君集!

    这一次,不是因为房二又打了那位亲王大臣,亦不是未及弱冠便被陛下擢升为礼部尚书衔,更不是因为其弹劾侯君集在西域纵兵为祸蔑视军纪,而是因为一部书籍,一个明……

    三字经这部据说是为了幼儿启蒙而编撰的书籍,早已在官员学士之间流传,评语甚佳。可是现在,却一夜之间传遍关中的各个城池,街知巷闻,无人不晓。

    最令人震撼的是,这部书籍在太子殿下的主持下,经由弘文馆的印刷书坊使用一种新式的印刷术大量印刷,单本书的价格只有区区十文钱!

    这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这本书便宜到即便是普通的农户,亦可以轻松的买一本回去,为自家无钱进学的孩童启蒙!

    由此延伸开去,三字经可以卖的这么便宜,那么诗经呢?史记呢?尚书呢?

    是不是可以说,自今而始,天下人只要想读书,便都能读得起书?

    而这种大大降低书籍成本、且成倍提高印刷度的新式印刷术,亦是房俊所明……

    一时间,所有寒门学子皆振臂高呼,笑逐颜开,对房俊此举感恩戴德,推崇备至!

    宝剑有双锋,有人喜,便会有人愁……

    李承乾坐在弘文馆的书斋内,悠然的呷着茶水,心情愉快。

    孔颖达坐在下,捋着胡须,微微叹息道:“自今而始,这房俊怕是被那些世家豪族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皆欲除之而后快啊!”

    说这话的时候,老孔却似乎忘记,他孔氏一门,无论如何沧海桑田、改朝换代,依着祖宗孔子的庇荫,历代帝王都对孔家礼遇有加,恩泽不断,确是天底下最大的那一个世家豪族……

    历朝历代,皆以儒学而治天下,便造就了孔氏一门无上荣宠的地位。

    李承乾婆娑着茶杯,目光透过窗户上的玻璃,望向院内热火朝天的印刷作坊,感叹道:“谁说不是呢?房二之前跟孤说过一句话,叫什么科技是最大的生产力,孤不懂,他亦未多做解释,现在看来,却是用事实给孤上了一课。单单一个新式的印刷术,便能将书籍的成本由几百文降低至十几文,据说那厮正在研究一种新式的造纸术,一旦成功,书籍的成本甚至降至几文钱!有谁敢想像,书籍的价格有朝一日会如同坊市间的野菜蔬果一般便宜到此等程度?”

    孔颖达亦是感叹不已,谁能料到,那个在礼部衙门整日里无所事事优哉游哉的小子,居然翻手之间便将天下所有的世家门阀推上了悬崖峭壁?

    与其说教育的资源被世家门阀所垄断,读书这件事是穷人百姓可望而不可及的奢望,还不如说之所以将穷人挡在读书大门外的原因,是因为成本。

    读书的成本!

    一部书籍几百文,师塾的束脩要几百文,一个孩童由启蒙开始,至学有所成,起码要十年时间,这得花费多少钱?更别提既然读书,便不得不舍弃农作,等用于家里减少一个壮劳力……

    这一出一进,足以使得一个温饱之家最终破产!

    穷人不是不想读书,是读不起!

    孔颖达轻叹道:“陛下这是铁了心的要扶持寒门与世家门阀抗争,怕是早在涞阳郑氏伏诛之时,便已然策划好步骤,一步一步将世家门阀逼上绝境,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无他法。”

    他便是世家出身,焉能不知一旦寒门崛起对于世家门阀的冲击将是如何巨大,说是翻天覆地亦不为过!自陈平九品中正制选官开始,世家门阀便牢牢占据了天下资源,历朝历代,官员莫不是出身于世家门阀。这其中不仅仅是有血缘、联姻等等政治联系,导致一荣俱荣,世家门阀对于后代的教育,亦是重中之重。

    寒门子弟连生存都艰难,哪里有时间去读书学习?

    不读四书五经,不知经济政治,即便给你个官当,你能当得稳、当得下去么?

    可是现在,世家门阀的荣光将要一去不返矣!

    这亦是当初世家门阀联合起来,由涞阳郑氏出头抵制李二陛下的原因。

    只是他们败了,再无翻身之余地……

    年逾古稀的孔颖达天资绝伦、早已看透世情,卓的智慧令他深知,世家门阀的未来,唯有苟延残喘而已。

    看这面前神情有些亢奋的太子殿下,孔颖达在替世家门阀叹息之誉,亦有一些欣慰。

    很显然,无论三字经亦或这活字印刷术,都是陛下用来扶持寒门而削弱世家门阀的手段,能够让外间传闻早已失势太子殿下来主持印书坊,而不是魏王殿下或是其他的某一位亲王,便足以见到陛下将太子殿下推至前台的心思。

    纵然不是一朝稳固了太子之位,亦不会轻易再起易储之心。

    “殿下苦尽甘来,当谨守本心,勤政好学,勿使自己不再陷入浮躁之境地,令陛下失望。须知世间事,可一不可再,以往荒唐狂悖,且当做教训,时时鞭策,日日警惕。”

    孔颖达温言低语,不厌其烦的敦敦教诲。

    李承乾有些尴尬,垂受教:“学生谨遵老师教诲,定以往日之荒唐作为终生警示,绝不再犯。”一直以来,无论是孔颖达,于志宁,亦或是房玄龄,这些父皇指定的东宫教谕们,在他荒唐狂悖的时候,全都是痛心疾屡次劝谏,即便是在自己声望陷入低谷之时,亦不曾放弃自己落井下石,这份恩情,他李承乾如何能不记在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