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二十一章 寒门士子之偶像
    木牌牌哗啦啦的响,虽然杂乱,却充盈着一种诱惑的音律。㈧㈠

    太子殿下很好奇,这木牌牌设计得固然精妙绝伦隐含天地至理,但也仅仅是个游戏而已,怎地竟然能令孔颖达、颜师古、宇文士及这等修身养性已然之差一步即将成为圣贤之人如此痴迷?

    心里越是好奇,便越是想要钻研其中,渐渐的,便察觉出其中趣味来……

    孔颖达是老师,李承乾虽然亲近,可总有一些拘谨,宇文士及辈分太高,平素对太子殿下亦只是止乎于礼敬而远之,至于颜师古,老头子名号太响亮,性格又执拗得很,整日板着一张脸,李承乾也不愿意凑到跟前自讨没趣。

    顺理成章的,李承乾便拽过一把椅子,坐到房俊身后观战。

    “为什么要打这张……幺鸡,是叫幺呵,这谁画的啊,像孔雀似的……这张牌还未出现啊,单调不是更好?”太子殿下很聪明,渐渐明白了规则,便忍不住指手画脚,见到房俊将幺鸡拎出来,急忙劝阻。

    房俊翻个白眼:“殿下,这三位虽然岁数大了,但是脑筋不是一点半点的好使,您这么一说,便都知道微臣听牌了!再说这张幺鸡,您看啊,孔师碰了二条,许国公杠了三条,这幺鸡却一张未露,说明什么呢?说明十有在哪位手里捏着呢,而且很可能成了对子。”

    言罢,不理会李承乾的劝阻,将幺鸡打了出去。

    “砰!”颜师古将幺鸡碰上,顺手打出一张,瞅了一眼房俊,嘀咕道:“这小子比猴儿都精,若不是寻不到人手,真是不爱跟他玩儿!”

    李承乾顿时对房俊的牌技五体投地,挑了挑大拇指!

    宇文士及摸牌打牌,哼了一声,不屑道:“精?他精个屁!被陛下当枪使,还稀里糊涂的傻乐呵,等着吧,不知道哪天这小子哭都哭不出来!”

    “话也不能这么说。”孔颖达将宇文士及打出的牌碰上,再打出一张:“凡事有得必有失,你别只是看到这小子被陛下推出去当挡箭牌,可也得看到这小子还是混了不少名声,尤其是那些寒门学子,那叫一个感恩戴德。现在若是这小子站出去振臂一呼,想必也是应者云集,很有名望啊!”

    房俊苦笑不语。

    三字经、活字印刷术……这些自己早就弄出来的东西,一直默默无闻,被李二陛下压得死死的,除了几个至近之人,没人知道这是什么玩意。

    可是最近,这两样东西却一股脑的冒出头来,莫说整个关中,怕是大江南北都知晓了启蒙神书三字经、能将印刷成本大大降低的活字印刷术……

    若说这背后没有人在推波助澜,打死房俊都不信。

    这助推之人毋须去猜,必是李二陛下无疑。

    春天的时候,世家门阀联合起来给李二陛下来了一出逼宫大戏,搞得李二陛下很被动,也很恼火。作为富有四海执掌乾坤的皇帝陛下,岂能被臣子所胁迫,无法施行自己的执政纲领?

    这绝对不能容忍!

    虽然当时为了大局考虑,李二陛下忍气吞声退了一步,只是拿涞阳郑氏稍泄心头怒火,心中却早已布置好方略。

    此时不同于往日,当日世家门阀联合之时,朝中局势动荡,一旦有变,必然导致不可承受之后果。现在西征结束,大军辟地千里,将高昌国置于版图之下,如此开疆拓土的功业使得大唐上下士气大振,民心稳固。李二陛下携大胜之威,推出活字印刷术,要给世家门阀以致命一击!

    世家豪门还敢如同上次那般联合起来跟陛下作对么?

    绝对不敢!

    只要没有后顾之忧,真当李二陛下是吃素的?

    甚至于某种程度上来说,李二陛下的铡刀早已饥渴难耐,就等着这帮世代窃据高官显要的家伙跳出来……

    任何一位有抱负、有野心的帝王,都不可能任由世家门阀继续做大,世世代代掌握着国家的机要显位,将国家的命脉捏在手里。他们就如同悬在君权之上的一柄利剑,只要皇帝有损于他们的利益,便可废一君;若是有谁能保证他们的利益,便可以再立一君……

    固然,李二陛下英明神武万众归心,这些世家门阀在他面前还翻不出什么花样,可是下一任皇帝呢?下下任皇帝呢?

    一旦帝王弱势,这些家伙便会趁势而起,搅风搅雨,天下大乱!

    帝国的兴旺更迭被这些只知个人利益的世家门阀攥在手里,那个帝王能安然入睡呢?

    哪怕李二陛下是依靠这些世家门阀得了江山,但是当这些人危及他的皇位,成为做乱天下的潜在危机,李二陛下立即翻脸,誓要将这些享受了几百上千年特权的世家门阀统统击溃!

    这其中,活字印刷术便成为一柄最为锋利的利剑,直接将世家门阀赖以生存的教育特权连根斩除,釜底抽薪!只要全天下的百姓都读得起书,依靠着庞大的基数,寒门必将迅崛起,与世家门阀展开强烈的竞争!

    一家独大,是最危险的状态。

    唯有平衡,才是永恒之道……

    悲催的是,李二陛下将房俊推上了台前,承受世家门阀的怒火。

    可是房俊又能怎样呢?

    默默承受而已……

    当然,李二陛下不是不讲究的人,你为他付出了,受了委屈或者什么损失,他终究会给你找补回来。只是他的补偿,却不知是不是房俊自己想要的……

    颜师古一边打牌,一边将旁边桌上的茶杯拿过来,喝了一口茶水,说道:“你们也不必为这小子担心,在我们看来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可怎知人家不是乐在其中,心甘情愿呢?”

    房俊唯有苦笑:“您这话说的有些过分,我又不是贱皮子,难道还喜欢被人记仇?您得知道,那些可都是世家门阀啊……话说,您几位就是天底下最响当当的门阀世家,您家里经营了千百年,势力大到何等程度,心知肚明。若真是铁了心要收拾晚辈这个小虾米,那还不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儿?咱现在啊,是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他也是无奈。

    本是立了战功,谁知非但未有赏赐,还被剥夺了神机营的指挥权,连新式火器的研究作坊都被抢走了,窦娥都没有他冤吧?再然后,便被李二陛下一脚给踢到礼部来了……

    礼部是个什么地方?

    这可不是后世科举兴起之后万众瞩目与吏部并称的天下第一部,现在的礼部,完全就是个名仕老臣养老俱乐部……

    整天到晚遛鸟闲聊讨论诗词字画,把房俊熬的屁股都冒油,不得已才“明”出麻将,以此消愁解闷打时间。

    “哎呦!”颜师古眼睛一亮:“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不错不错,半是自白、半是劝世,放歌纵酒,带着迟暮的颓丧,凄凉的悲愤!好诗,好诗!臭小子你这是对陛下不满啊?暂停片刻,待老夫将此诗记录下来……”

    房俊脸都吓白了,不就是顺口念叨出一诗吗,就变成对陛下不满了?

    至于的嘛……

    眼见颜师古真的站起身,转到书案后面研磨执笔,房俊“腾”的一下就从座位上站起,一个箭步就窜了过去,紧紧拽着颜师古的衣袖,苦苦哀求。

    “前辈……颜师!您是我祖宗行不行?只是一时感慨而已,哪有您说的那么严重?您这要真是记录下来,弹劾一番,小子我可就死无葬身之地矣!”

    他现在哭死的心都有,你说就老老实实打麻将不行么,非得嘴那么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