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二十六章 融洽
    台阶上的长乐公主望着被房俊紧紧抱在怀里的妹妹,神情有些复杂。素闻兕子与房俊亲昵,却不料居然如此亲近,只是这个拥抱公主的举止,若是换成旁人,配岭南都足够了……

    顿了一下,长乐公主轻声说道:“既是如此,新乡侯可一起入内用膳。”言罢,扯着李治的手,转身入内。

    房俊笑了一下,抱着晋阳公主,迈步上了台阶。

    晋阳公主趴在房俊怀里,凑近他的耳朵,小声问道:“姐姐好像不喜欢你啊,难道姐夫你得罪了姐姐么?”

    这姐姐、姐夫的,若是旁人听来,难免产生歧义……

    姐姐是长乐公主,姐夫是房俊,这两人什么关系?

    房俊煞有介事的低声道:“岂止是得罪?简直得罪惨了!现在你那位姐姐啊,恨不得把我杀了才解恨!”

    “呀!”晋阳公主惊叫一声,又赶紧伸小手捂住小嘴,小脸上满是担忧,小声的急切道:“那可怎么办?别看姐姐好像脾气很好的样子,但是起火来很吓人的!”

    “能有多吓人呢?”房俊好奇的问道。

    “就是……谁都不理,你道歉她也不理,也不会凶人,就是不说话,冷冰冰的样子,好恐怖……”晋阳公主显然很有些惧怕长乐公主,小脸煞白。

    “呵呵……”房俊被她的样子逗笑了。

    不过幻想一下,以长乐公主清冷的性子,大抵即便是火,也不会如同旁人那般歇斯底里,只会冷冷淡淡的不理不睬,拒人于千里之外。

    只是那模样,怎么也不能和“恐怖”沾上边吧?

    如同长乐公主这种级别的美女,当真称得上宜嗔宜喜,即便是火,想来亦当别有一番风情……

    外面清雪飞扬,屋内温暖如春。

    俏丽秀美的高阳公主依然迎了上来,俏脸上遮掩不住的惊喜之色,柔声道:“来啦!”

    房俊含笑点头。

    高阳公主轻轻扯着他的衣袖,带着他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微笑道:“此处是姐姐的住处,可尚未有男子来过,算是便宜你了!”

    一旁的长乐公主顿时有些尴尬,说了一声“我去看看吃食准备好了没有”,便急匆匆进了后堂。

    房俊瞄着她掩映在道袍之下柔软如柳条一般的腰肢,然后不留痕迹的将目光看向屋内的摆设。

    本以为既然是道观,怎么也得清苦简约一些吧?事实上却让房俊叹为观止。

    古色古香的装饰布置,任何一处都是匠心独具,充满了一种低调的奢华。

    一侧墙壁上两排香楠木的桌椅,铁梨木的天然几,足有三丈多长。上面摆设着汉铜大花觚,插着一支鲜艳欲滴幽香暗吐的红梅,傍倚着一个兽纹饕餮青铜鼎,品相厚重,足有六尺余高,袅袅的檀香缕缕不绝,沁人心脾。

    中间一张倭漆云南产的玉石茶几,一侧横卧着大理石屏四架并联,完全天然的山水云烟;居中竟然悬着李二陛下御笔所书的兰亭序一副,上面印着玉章宝玺。房俊强忍着顺走的冲动,纸上字迹笔力遒劲为一时之绝。颇有几分王右军的神韵。

    左面墙壁陪衬着南北朝时虞龢的论书表墨迹淋漓,右面挂展子虔的春游图,泥金描绘山脚,赭石填染树干……

    房俊眼睛都绿了,这要是真迹,放到后世得值多少钱?

    中间黑檀木八仙桌摆好了点心水果,房俊不关心吃的,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又朝着另一侧看去,见是一个雅致小厅,似乎是长乐公主平日读书用的小书房。

    两边楠木隔断俱都雕镂龙凤,勾着内宫制造的锦帐流苏,正中朱几素案上齐整列放着瑶签玉轴等,当中整整齐齐放置着一副御赐笔墨纸砚,旁边地上有三尺多高的盆松,青翠欲滴。

    花架上摆放着古琴紫萧,房俊忽然没来由的心中一跳,涌起一个念头,瞅了眼那根古色古香的萧管,脑海中浮现出一幅足以让人鼻血横流的景象……

    此外白玉屏风焚金周鼎等几件古玩都恰到好处的放在最佳位置上,不张扬也足以彰显出主人的身份。

    见屋知主人,房俊觉很欣赏长乐公主的品味,不愧是富贵极品的人家、帝王的子女,品位高雅。非是出身真正的贵族,自幼受到熏陶,绝对没有这等低调奢华的做派。

    整个花厅里没有一丝金碧辉煌的庸俗,却处处充盈着奢华高贵的气息。

    房俊油然升起转到后堂一探佳人闺房的冲动……

    高阳公主在一侧笑靥如花,纤纤玉指将一枚金桔剥好,一瓣一瓣整齐的摆放在玉盘里,推到房俊面前。

    房俊看着高阳公主清丽秀美的俏脸,心里突然一阵虚。

    自己一直因为来自后世的记忆而对高阳公主拒之于千里之外,现在却在他面前去欣赏另一个女子,是不是太过龌蹉了?

    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只好拈起一瓣橘子放进嘴里,借以掩饰。

    秋天的橘子储存到冬天,愈的清甜香醇,口味绝佳。

    高阳公主原以为房俊会拒绝的,却不料居然很自然的边将自己剥好的橘子吃掉,微微一愣,心里却涌起一阵欢喜……

    一直以来,这个冤家似乎都对自己有一种莫名的敌意,完全不知来由,但这种据自己拒千里之外的感觉却无比清晰。更甚者,竟然三番五次的表示要毁掉与自己的婚约,这令一向骄傲的高阳公主情何以堪?心里对这个家伙气得不行,又是恼火又是伤心。

    尤其是骊山行宫的那次犯阙事件之后……

    每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心里都憧憬着自己的生命里会出现一个大英雄。

    当这个英雄在自己最最绝望的时候脚踩着七彩云霞来挽救自己的时候,即便性格倔强骄傲、一向未将房俊放在眼内的高阳公主,亦不得不彻底沦陷……

    不在乎的时候,宛如路人,是生是死,与我何干?

    一旦在乎了,就会患得患失,神为之销……

    高阳公主亦不能例外。

    当这个以往视若敝履的家伙在自己的心里越来越重要,便会时时刻刻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关注,高阳公主才赫然现,之前的那些自己留心过的世家公子、年轻俊彦,与房俊比较起来,却宛如云霞与泥土之别。

    文采、武功、乃至于敛财之术……

    几乎每一样,房俊都是那么的出类拔萃!

    便是一向心高气傲视天下英雄如无物的父皇,不也是对他另眼相看,宠爱有加?否则,依着父皇脾气,岂能容忍自己最最喜爱“青雀”被打而毫无反应?

    可是随着自己越陷越深,高阳公主却苦恼的现,自己与房俊之间,却好似被认为的砌了一堵墙,远远的隔开……

    现在,则是第一次现房俊和自己之间的一点小暧昧,这种感觉令高阳公主如获至宝,却也有些紧张。

    两人见的气氛很诡异……

    就在此时,后堂传来一声笑,两位侍女掀起朱红色的珠帘,长乐公主缓步牵着晋阳公主的小手走了进来,而艳丽如花的房陵公主则拉着李治。

    长乐公主含笑走到近前,笑着对高阳公主说道:“侍卫在山里猎了一只獐子,妹妹有口福了!”

    温婉的笑容,令房俊莫名的心脏多跳了一下,晕红粉颊,淡描眉弯的长乐公主盈盈而立,身上穿着素淡的道袍,显得肩若刀削,亭亭玉立,全无一件饰,整个人很是清淡,却更觉典雅。

    回眸瞅了一眼房俊,刹那间长乐公主就恢复了常态,淡笑道:“劳你等久了,请入内用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