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二十七 章 豪华道观
    既然留了下来,房俊自然不必忸怩,客气的谦让一下,便被晋阳公主拉着去了后堂。两世为人,阅历心智都远同龄人,自然不会因为面对美女便吃不下饭……

    后堂亦是富丽堂皇。

    清一水儿的花梨木铺满墙壁和地板,将整个后堂装饰得古色古香宛如宫殿。一张花纹繁复的硕大圆桌摆放在正中,美酒佳肴早已摆了一桌,八冷八热荤素兼备,彩色精致美味诱人。

    房俊不禁有些无语,这也算的避世清修?怕是寻常的王侯之家也不过如此了……

    房陵公主依然是一套道袍打扮,用一根玉簪绾住满头青丝,娇媚艳丽,俏生生的站着,含笑点头示意:“请!”

    房俊微一颌:“殿下先请。”

    房陵公主水汪汪媚眼瞄了房俊一眼,便拉着长乐公主的手,坐在了位,然后是高阳公主,再是房俊。李治本想坐在房俊身边,却被晋阳公主抢了先紧紧依偎着房俊坐了,无奈只得坐在晋阳公主和长乐公主之间,神态有些委屈,一张粉雕玉琢俊美一场的小脸儿抽抽着,俨然一个受气包……

    房俊不禁啼笑皆非,李治的性子虽然古灵精怪,但到底还是软了一些。

    十几个侍女鱼贯而来,手中端着铜盆痰盂等物,觉得麻烦的房俊耐着性子,伸手在清水里仔细洗了下,接过另一个侍女手中的白丝巾擦了手,挥手示意不喝漱口用的香茶,侍女轻轻点头端着木盘转身去了。

    房陵公主似乎对房俊很感兴趣,一直盯着房俊的举止,慢条斯理的把口中的香茶吐到痰盂里,笑问道:“新乡侯可是不耐烦这些规矩?”

    房俊坦言道:“确实不太喜欢,微臣最是厌烦这些繁文缛节,平日在家里都是自己净手漱口然后过来吃饭,后来除了有长辈在场之外,都是饭前自己动手,谁耐烦整日里坐着被人伺候?恁地好似四肢不勤手足俱废一般。”

    房陵公主大抵非常喜欢房俊心直口快的性情,闻言轻笑道:“实话和你说,若只是本宫和长乐,向来用饭也很简单,这都是生怕慢待了你这位贵客。”

    似乎因为高阳公主对房俊的亲昵举止,令长乐公主对房俊的感官好了不少,浅笑道:“都是至亲家人,要那么多规矩做什么呢?除了有客人来时一起用膳还算讲究些外,平日里就我和姑姑两个人,很多时候都是自己动手做些清粥小菜,请侍女们大家伙同吃,饭菜不拘好坏,人多了吃起来格外香。”

    长乐公主俏脸上浮现轻柔的微笑,恬静如水,看得出来,她对于此间的生活状态很是满意,不期然的便流露出欣慰满意的神采。

    只是不知这位清淡如荷、丽质天生的公主殿下,会不会被她这位風流多情舉止不端姑姑给带坏了呢?那长孙冲也是脑子不好使,这么一个秀外慧中清丽无匹的老婆,怎地就放心她居住在外,且与房陵公主这等风评不好的长辈同住?

    随着此间的主人兼辈分最高的房陵公主示意开动,食不言那是基本的教养,是以没人再开口说话。

    房俊吃了一杯甜腻腻的桂花酒,觉得没趣就把酒杯撂下了。虽然人在此间做客,却没有什么陌生感。

    高阳公主那是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两人平时相处便是经常拌嘴吵架,熟悉得很。房陵公主一个劲儿的给房俊布菜,活泼的性情并未因为年龄以及辈分的差距而有所收敛。长乐公主虽然清清淡淡的,但其自有一种恬淡如水的温和气质,若是不刻意疏远,便会令人觉得与之相处安宁恬静,很是舒服。晋阳公主那更是自己的头号铁粉,比之亲妹子不差分毫。

    至于小正太李治殿下,见到了一桌子好吃的,便将刚刚哪一点委屈和不满全都忘到了脑后,一双筷子舞得飞起,那模样丝毫看不出是一位养尊处优的亲王,倒似一头饿极了的小牛煞风景的大嚼牡丹,叫那些道学先生不忍卒睹……

    虽然是头一次与这几位天潢贵胄聚会,房俊却也没有装假故作矜持的习惯,不过两世为人都有着极高的教养和良好的习惯,虽然看似随意不拘礼数,但举止得当毫无失礼之处。

    长乐公主小口吃饭,眼神始终留意着房俊,见此,不由暗暗点头。

    她是个极聪慧的,懂得从细微处观人脾性的道理。一个人掩饰得再好,亦不可能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经过粉饰推敲,而正是这些貌似不起眼的细微之处,却更能暴露一个人的内在。

    心里不禁有些复杂的感触……

    说起来,长乐公主对于房俊其实很是着恼。正是因为上一次于此间野宴之时房俊的那一篇爱莲说,令她陷入无比尴尬的境地。对于坊间的流言,性情恬淡的长乐公主并未在意,可谁知夫君长孙冲却是在意了。他虽未指责,但神情之间那股郁愤,冰雪聪明的长乐公主又怎会体会不到?

    这从之后长孙冲便处处与房俊争斗便可见一斑。

    而此次自己离家出走住进这松吟观,更有这一篇爱莲说的缘故在里头。可以说,自己陷入如今这个处境,房俊居功至伟……

    但长乐公主是个理智的人,自然也知道其实房俊那天作出这一篇爱莲说,其实只是无心之失,故此虽然有些郁闷,却唯有多少恼怒,只是难免对房俊不待见罢了。

    可是想想夫君长孙冲愈来愈狭隘的心态,长乐公主亦不由得愁苦不已,暗自神伤。

    自己身为父皇最宠爱的嫡长公主,金枝玉叶天潢贵胄,数年来小心翼翼尽力维持,从来不曾在夫君面前说过半句惹起他伤心事的话语,难道还换不来真心的信任么?

    心中愁苦,便拈着面前的酒杯,饮了一盏。

    只是她从不饮酒,即便是黏腻腻的桂花酒酒精度数基本为零,却也被呛得咳了一下,一朵云蒸霞蔚的嫣红自洁白无瑕的脸蛋儿上升起,清丽之中倍添娇艳。

    最是熟知长乐公主心事的房陵公主,见状不禁叹气道:“你这个傻丫头,这又是何必呢?人生苦短,不必将心思都维系在那些不在意你的人身上,没有男人,咱们女子一样能活得精彩!从今往后,你就住在姑姑这里,咱们娘俩相依为命,姑姑保你快活似神仙……”

    “噗”房俊刚刚喝到嘴里的一口桂花酒当即就喷了出来,幸好他反应迅捷,堪堪的回过头去,吐在地上。不过即便如此,亦是大大的失礼,赶紧抱歉道:“抱歉,呛了一下……”

    长乐公主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嗔怒的瞪了一眼口不择言的房陵公主一眼,起身跺了跺脚,羞臊难当的躲进一旁的偏厅。

    高阳公主亦嗔道:“姑姑您都说些什么啊,真是的……”

    房陵公主似笑非笑的瞅了一眼颇为尴尬的房俊,对高阳公主俏皮的眨眨眼,揶揄的说道:“你和咱们不同,是有福之人,将来琴瑟和谐鸾凤和鸣,郎情妾意恩爱缠绵,自然不会理解我们这些苦命女子的凄苦之处,唉,真真是羡煞人也……”

    即便是泼辣如高阳公主,也受不住房陵公主这般荤素不禁的豪放言语,说到底也不过是个未出阁的姑娘,顿时羞得玉容染霞、红云密布,将臻深深埋进胸脯里,一句话也不敢说。

    晋阳公主睁着一双明媚的大眼睛,满是迷茫不解。

    至于李治,正跟着一只獐子腿较劲,根本没有闲暇听听旁人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