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心头刺
    长乐公主心中五味杂陈。

    自打跟长孙冲定亲起,自己便是皇族之中诸位姐妹羡慕的对象,她不是骄傲的性格,但难免有些小小的得意。

    然而似乎现实与想象不太一样……

    这些年,有谁能知道她的苦楚?

    她满腹委屈,却无人能够倾诉,只能将一腔幽怨化作泪水,独自忍受。

    外表完美无缺的长孙冲,实则却是伤透了公主的心……

    房陵公主赤着一双雪白的纤足轻盈的走进来,身上的道袍并未换去,紧裹住玲珑浮凸的身段儿,倍添一种别样的诱惑。

    长乐公主问道:“兕子睡下了?”

    房陵公主点点头,“那位小祖宗不睡下,我哪里走得开?”

    嘴里说着话,走到高阳公主身边,伸手手臂轻轻揽住她的腰肢,亲昵的在高阳公主脸蛋上亲了一口,调笑道:“哎呦,漱儿你不是最讨厌房俊的嘛,今儿怎地为他说起好话来了?”

    不知怎地,在面对房陵公主亲昵的时候,高阳公主总有一种如芒在背浑身汗毛倒竖的感觉,微微缩着身子,吱吱唔唔道:“没有啦……”

    看着房陵公主对小羊羔一般的高阳公主上下其手,长乐公主无奈道:“姑姑啊,别捉弄漱儿了。”

    “我喜欢亲漱儿,怎能了?难不成你吃醋?”房陵公主挑了挑细如柳叶的弯眉,挑衅的看着长乐公主。

    长乐公主只得嗔怪的瞪了这位毫无长辈觉悟的姑姑一眼,并无他法。

    房陵公主一只纤手在高阳公主纤细的腰肢上婆娑着,引得高阳公主娇躯一阵轻颤,像是弓弦一般蹦得紧紧的,笑问道:“记得上次来我这里,漱儿你不是还对那房俊百般挑剔吗?当时姑姑还劝你来着,可你全然不听,这才过了几天,便现房俊的好处了?”

    高阳公主浑身热,红着俏脸,讷讷道:“这个……没有啦……”

    自己当初看不上房俊,可不是什么新鲜事,几乎整个皇族都知道。也怪自己心情郁结之下故意到处宣扬房俊的种种不堪,希冀以此引起父皇的注意,能够取消了这门婚事。

    谁知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现在自己俨然一副出尔反尔毫无主见的形象,真是何苦来哉……

    长乐公主伸出纤手提起酒壶,将琥珀色的果酒斟满三人面前的酒杯,随即握着酒杯,愣愣的出神。

    房陵公主没察觉到长乐公主的异样,搂着高阳公主轻声笑道:“当日姑姑说的话,你可还记得?”

    “什……什么话?”高阳公主不知是因为房陵公主挨得太近,还是搂得自己太紧,亦或是果酒上头,只觉得浑身燥热,精神有些散。

    房陵公主轻笑:“你总说房俊是个粗鄙不堪的棒槌,既不知情识趣,又不风流俊俏,是以看他不上。然而漱儿您却是不知,这男人可不仅仅是生的好看就行,最紧要的,还得要有天赋……”

    高阳公主眨眨眼,“什么天赋?”

    房陵公主吃吃笑道:“自然是取悦女儿家的天赋,这男人便如同那冬日里的嫩笋,有长有短,有软有硬,自然便滋味不同,有的清脆汁甜,有的却味同嚼蜡,嘻嘻……”

    高阳公主羞得面红耳赤,大囧道:“姑姑净胡说……”

    任凭高阳公主再是泼辣,毕竟是个的黄花闺女,如何受得了这种程度的言语?这个姑姑是皇族里的另类,从来都不将什么纲常礼法放在眼里,即便遭逢大变声名狼藉跟夫君和离,亦不曾收敛分毫。

    对面的长乐公主本有些恍惚的眼神,却因为这句话而凝聚起来,一张本事不满红晕的俏脸,瞬间惨白如纸……

    “怎么能是胡说呢?”房陵公主舔了舔嘴唇,凑到高阳公主耳边,吐气如兰道:“以姑姑的经验来看,那房俊肩宽背厚骨架匀称,身体育极佳,体型几乎完美,是以那件物事也必然尺寸异于常人,兼且身强力壮必定耐力持久,漱儿,你可是有福了……听姑姑的话,这可是个难遇的极品,绝不可放过!”

    高阳公主脸红如血,猛地一把推开半边丰腴的身子都压在她身上的房陵公主,大娇嗔道:“姑姑啊,求求你别说了……啊!姐姐,你怎么了?”

    猛一回头现脸色苍白如纸的长乐公主,高阳公主吓了一跳,赶紧从茶几旁边绕过来,紧紧揽住瘦削的肩头,惶急的问道。

    房陵公主也大惊失色,收起恣意的姿态,急忙跑过来,扶着长乐公主的手臂。

    “我没事……只是有些困,大抵是酒喝多了,你们聊,我先去睡了……”长乐公主勉强一笑,勉强挤出的笑容却充满哀怨愁苦,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拒绝了两人的搀扶,推开房门回到自己的卧室去了。

    房陵公主与高阳公主面面相觑……

    永宁坊内,一座二层白墙青瓦的花楼上,锦绣闺房之中,有姐儿正在唱着南曲练嗓。

    那姐儿大约十四五岁的妙龄,清秀可人,怀里捧着丝弦,唱完后痴痴的望着窗外飘飞的雪花,愣愣的出神。

    楼梯有脚步声响,一个婆子上了楼来,看了看凭窗远眺的姐儿,笑道:“外面天冷,姑娘身子娇弱,切莫着凉才好。不过,秀儿你确实聪敏毓秀,这才几天的功夫,便连弹唱都学会了,可该挂了招牌了。”

    秀儿茫然道:“什么招牌?”

    婆子满是横肉的脸上不屑的笑了笑,不由分说,伸手指着桌上的笔砚,说道:“你是会写字的,就写永宁坊惜花搂有个色艺双绝的天仙美人,谁欲与她见一面,十两银子;谁人叫她陪酒,留下五十两银子;谁人合她睡一宿,春风一度价高者得!”

    秀儿泫然若泣,俏脸黯然,却也不敢拒绝婆子,只得依言提笔写了……

    婆子不识字,却也知道这可是书香世家的嫡出小姐,才华比之寻常学子都要出挑,喜滋滋的拿着招牌,张贴于门前。

    窗外飞雪簌簌,万籁俱寂。

    珍珠一般的泪珠儿滚滚流下,秀儿压抑着哭声一头扑倒在绣床上。虽然自打家破人亡的那一天便知道自己的未来恐怕比死还要凄惨,可是少女的心中却总有那么一份希翼……

    现在,一切希翼都成为梦幻泡影,迎接她的,将是凄苦无边毫无尊严的折磨。

    然而她却从未料到,这折磨来得如此之快……

    永宁坊并不繁华,入夜之后街上行人却不少,大抵是因为临近东市的缘故,匠人短工商贾胡人到处溜达,倒是与平康坊相比有一种别样的喧闹。

    惜花楼刚刚张贴出那张招牌,便被一个醉醺醺的公子哥儿见到。

    “咦,有新货色啊,闲来无事,不妨去开个苞,也好讨个好彩头。”公子哥儿摇头晃脑的说道。

    身边几个同样摇摇晃晃的友人却皆不同意,其中一人嫌弃道:“满长安城,最好的姐儿都在平康坊呢,这等商贾混杂胡人出没之地,能有什么好货色?没的辱没了哥几个的身份,不妥不妥……”

    其余几人也相劝。

    谁知那公子哥儿是个性子倔的,闻言反而脾气作,推开几位友人,怒道:“咱就只是贪个新鲜,谁管她是美是丑?”

    说着,不顾友人的阻拦,晃晃悠悠进了惜花楼。

    “人呢?出来,门外招牌上到那个雏儿,今晚归爷了!开个价儿吧!”

    那婆子不料刚刚挂出去招牌,便有客人上门,顿时喜笑颜开,心道当初破家舍财孤注一掷将秀儿买了来,可算是太值了,这简直就是买回来一只幸运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