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三十章 赎罪
    婆子赶紧摇摆着肥硕的腰肢迎了上来,浓妆艳抹也遮掩不住皱纹的脸上露出笑容:“这位郎君当真是识货之人,只不过咱们秀儿可不是一般的姐儿,不仅身端儿好,模样好,琴棋书画更是样样皆通,更是书香世家的大家闺秀,只是家里犯了罪,这才流落至此,所以这价钱……”

    话音未落,公子哥已然一个巴掌甩到婆子脸上,骂道:“休要聒噪!赶紧的带爷爷上去,爷爷是讨价还价的人么?咱丢不起那人!若当真让爷爷满意,赏你个十贯八贯的算的什么?可若是让爷爷不爽,信不信拆了你这破窑子?”

    “诺!诺!请郎君随奴家来……”婆子捂着火辣辣的脸,屁都不敢放一个,赶紧的领着公子哥顺着楼梯上楼。

    这长安城里卧虎藏龙,遍地都是王爵公侯,顺便拎出来一个,都足以让她这小小的窑子瞬间灰飞湮灭。在东市这边混了大半辈子的婆子焉能不知道这个道理?

    一看这位的气派,那就不是一般人家。按说这等人物虽然嚣张跋扈动辄打骂,但只要伺候得舒坦了,绝对不吝啬与金钱赏赐,倒也不亏。

    其余几位友人跟着进来,见公子哥儿跟着婆子上楼,俱都嬉笑调侃几句,他们可看不上这破窑子,这等地方俱是那些市井商贾小贩们汇聚之处,这等人最是腌臜肮脏,若是不慎染上什么怪病,那可就倒了血霉……

    是以几人围坐在厅中,名小厮上了茶水,便言谈无忌的吹侃起来。

    公子哥儿随着婆子上楼,推开花阁的房门,装饰华丽的锦绣闺房之内,一个窈窕倩影正侧坐在床榻之上嘤嘤哭泣,闻听到房门开启的声音,抬眸望来。

    公子哥定睛一看,旋即大喜!

    本是一时起意想要寻个黄花闺女转转运道,谁知居然邀天之幸,白捡了一个绝色佳人!

    那一双婉约的秀美微微蹙起,仿若春山般令人心生怜惜,清澈秀美的眸子盈满了泪花,水波荡漾顾盼生妍,樱桃也似的小嘴粉润纤巧,柳条一样的腰肢被一身淡粉色的锦裙紧紧的裹着,显出柔顺的线条,细的仿佛一只手便能掐断……

    水灵灵的像是一颗沾满了露珠儿的小白菜,令阅尽千红的公子哥“咕咚”咽了口口水,一把扯着身边的婆子,急切问道:“是原装货?”

    婆子肯定道:“刚刚十五岁,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婆子我亲自检查过,如假包换!”

    公子哥大喜过望,随手将一方玉佩扯了下来,丢给婆子:“换个屁啊!你这破地方能有这么一位绝色佳丽已是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道,你拿什么换?这块玉你且收着,这姑娘爷爷我要定了,先让我尝尝鲜,回头你开个价,不拘多少银钱,给爷爷送府里去!”

    言罢,便将婆子一把推到门外,紧紧关了房门,嬉笑着向床榻上的秀儿走去……

    婆子握着玉佩,一脸懊丧!

    本以为出巨资从平康坊那些名头响亮的青楼手里抢下秀儿,是平生做得最划算一本生意。依着秀儿的模样的才情,那妥妥的能在长安城里打响名号,钱财还不得流水一样哗哗的流来?

    可是这个公子哥儿居然想来个一锤子买卖,怎不叫婆子难受得跟割肉似的?

    大抵赎身的钱资再多,那也抵不过细水长流的买卖啊……

    婆子心生不忿,心说你要买便买,你以为你是谁呀?不过这块玉佩倒是不错……凑着烛光,婆子贪婪的瞅着手中的这块细腻莹白的美玉,估摸着价值几何。

    马车进城的时候,已是申时时分,雪仍未停,天色阴暗,城内已然家家掌灯。

    房俊坐在马车里,忧心忡忡。

    当日涞阳郑氏被李二陛下全族缉拿进京,十岁以上男子全部斩,女子则冲入教坊司卖为奴。虽然涞阳郑氏是咎由自取,世界上任何时候想要获得便要付出代价,只不过涞阳郑氏尚未得到自己想要的,便付出了自己不能承受之代价……

    但房俊一直对此耿耿于怀。

    李二陛下是想凶手不假,但他房俊亦是直接促成此事,心中难免郁闷。是以在西征临走之时,吩咐家仆在郑家行刑之后,便出钱将郑家的女眷买下。

    算是赎罪吧,不然自己定会不安心。

    做些事情,好歹算是给自己一个宽心,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

    失去了家族的庇护,没有了男丁的依靠,这些女眷便如同森林中被饿狼猛虎盯上的羔羊,即便脱离了教坊司,也逃不脱这世道的桎梏,最终要么沦为别人的玩物,要么冻饿而死……

    最悲催的是,房家的家仆从未干过这样的营生,想当然的等到行刑之后,去刑部大牢赎买女眷,却被告知三天前已然被教坊司将人提走。

    意识到不妙,家仆不敢大意,马不停蹄的追到教坊司,觉早已人去楼空,郑家的女眷早就被卖得一干二净……

    原来,每逢有官宦之家被抄家灭族,便是那些心思龌蹉之人最是兴奋之时。那些人最得意于将这些官宦之家的女眷买回去,肆意凌辱百般虐待,以之在心理上凸显自己高人一等的變態快感。

    而每每这些官宦之家被抄斩,事后定有亲朋故旧出面,将那些凄苦无依的女眷赎买回去。都是官场上的人物,教坊司也不好一点情面而不给,这赎买的价钱自然便提不上去。

    一来二去经历的多了,教坊司便学聪明了。

    他们在行刑之前就将人提走,提前卖,等到行刑过后那些顾念旧情的官员前来赎人,自然晚了一步。

    是以,若是真的想赎人,都会提前与教坊司打好招呼。可惜房玄龄虽然一向低调为人,可按照他的影响力,这等事只需提前打个招呼便好,何须亲自出头?再说贞观朝如同这等全家抄斩之事实在罕见,房家的家仆自然半点经验也无……

    房俊在马车里叹了口气,事已至此,尽人事而听天命而已。

    马车晃晃悠悠,拐进了永宁坊,在一家二层小楼前停下。

    “侯爷,到了。”席君买的声音在车门外响起。

    这小子倒是谨守着上下尊卑,房俊念他一路风尘多有劳累,让他坐在车里,席君买却执意不肯,下车骑着马跟在后面。

    开门下车,房俊抬头看了看,小楼的门上有一块匾额,写了“惜花楼”三个字,门脸简陋,只是个寻常的窑子。

    房俊冲着席君买点点头,这小子便趾高气扬的进了大门。

    房俊紧随其后。

    其实,本来用不着他出面的,如同这等没什么地位的窑子,给点赢钱打一下就算完了。反正那郑家小姐沦落至此烟花之地,已然是残花败柳之身,又能值得所少钱?

    只是因为没能及时将人搭救出来,以至于不得不委身于此烟花之地,房俊心里有些烦躁,觉得有些愧疚。若不是自己的失误,完全可以将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救出来的……

    虽然房俊本身没有什么處女情結,可这毕竟是古代,即便大唐的风气相对开放一些,失貞亦是一件天大的事情,足以使得一个女孩子一辈子被人指指点点,算是毁了。

    脚步刚刚迈进门,房俊倏地又退了回来,愣愣的望着门外墙壁上的一张红纸。

    纸上字迹清丽娟秀,内容更是一目了然……

    房俊猛地醒悟过来,顿时大喜过望,一个箭步冲进大堂内,大声叫道:“席君买,先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