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三十二章 皇亲国戚
    随着这一声喊,整个惜花楼的大堂里鸦雀无声。

    无论婆子、客人亦或是姑娘,目光齐齐的看向那位锦帽貂裘的贵公子,心底里却仿佛被重重砸了一锤一般,面面相觑。“房”这个姓氏并不多见,整个关中地界,能被外人称之为“房二”的,上天入地,唯有一个……

    眼前这位模样俊朗气度俨然,只是面色一些黑的少年,居然便是那凶名震关中的房二郎?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这位看上去全无一丝戾气,虽然面皮有些黑,但浓眉高鼻英挺威武,更多的是一种率性随意的亲和力,哪里有半点传闻中眼如铜铃血盆大口狂暴嗜血的凶残暴戾?

    那婆子久久混在市井风尘之中,最是耳聪目明,自然知道那些人能惹,那些人不能惹,那些人非但不能惹甚至得绕着走避之唯恐不及,传闻中揍了齐王殿下差点拆掉醉仙楼的房二郎,那绝对就是最最招惹不得的存在……

    娘咧!

    难道这位未来的帝婿也看上了秀儿?

    早知如此,自己肯定将这丫头洗白白的送到房府去,连一文钱的赎身银子都不要!满长安城,谁不知道这位房二郎虽然棒槌暴躁,却是个言出即行重情重义的好汉,收了自己的丫头,难道还能亏了自己?不说别的,单单打着这位的旗号,整个长安城的欢场那就没人敢不给自己面子,银钱那还不是滚滚而来?

    婆子也是个灵醒的,混迹风尘自然不知脸面为何物,只知必须将这位祖宗拉拢住了,日后定然受用不尽。当即在地上一滚,一下子变混到房俊脚边,便想要死死抱住房俊的大腿。

    房俊刚从西域返回没多久,日日练功不辍,在西域培养出来的警觉性尚未退化,见到婆子滚到自己脚边,吓了一跳,不知此人为何,下意识的便飞出去一脚……

    他这一脚的力气足以碎石裂碑,婆子如何受得住?

    肥硕的身躯被这一脚踢得如同一个麻袋一般,蹭着地上的方砖就飞出去一丈远,接连撞倒了几个看热闹的客人,众人惊呼喝骂连滚带爬,方才将婆子接住,却现早已昏了过去……

    众人愈惊惧于房俊的凶残,暗道果然是长安第一号的凶神,二话不说伸脚就踹!

    房俊也觉自己有些反应过度,可心里却没有多少歉意,谁叫你扑上来就搂咱大腿?

    此时二楼的楼梯处噔噔噔下来一位衣衫不整的公子哥儿,浑身绫罗绸缎穿金戴玉,相貌英俊皮肤白皙,只是此刻那张帅气的脸蛋儿上红彤彤一个巴掌印子,嘴角都有些歪……

    此人来到房俊近前,怒道:“房二,休要欺人太甚,旁人怕你,我韦章可不怕!老子在这边寻欢作乐,碍着你什么事儿?为何派人闯进屋子掳走秀儿,还要羞辱于我!今日不给老子一个交代,老子跟你没完!”

    韦章?

    房俊失笑,这名字起的好,有内涵,可惜只有一千多年以后的人才能明白这个词汇的可恶之处……

    不过这个人房俊并不认识。

    现在他的名声甭管好坏,在长安城里那绝对是响当当的存在,很多人认识他,不足为奇。

    房俊尚未表态,头号马仔席君买已然从二楼一跃而下,一个箭步来到韦章的面前,“呛啷”一声横刀出鞘,雪亮的刀刃闪电般搁在韦章的脖子上,阴沉着脸一字字说道:“跟谁面前自称老子呢?跪下,磕头道歉,否则宰了你!”

    这可是尸山血海里头爬出来的悍将,不知在鬼门关打过多少转,起狠来,那股子冲天而起的杀气如有实质,毋须声嘶力竭威胁恐吓,只是一句话,就能让人知晓绝非虚言,杀个把人对于这等骄兵悍卒来说,眼皮都不眨一下!

    尤其是那柄横刀的刀刃冒着森森寒气,韦章只觉得浑身的汗毛孔都张开了,冷汗涔涔而下,一颗心狠狠的揪着,唯恐这浑人一狠,就把自己给宰了……

    “壮士,有话好说,有话好说……”韦章满头大汗,结结巴巴的求饶。

    人群中与他同来的几位友人还算不错,没有见机不妙一溜烟的跑掉,这是凑到房俊面前,替韦章求情。

    “韦兄喝了点酒,脑子有些昏,绝非有意辱骂侯爷,罪不至死,您手下留情……”

    “侯爷息怒!这人喝点酒就乱性,还望侯爷看在同是皇亲国戚的份上,高抬贵手,日后也好与韦贵妃相见。”

    房俊听这几位不断给韦章求情,听到后来,皱眉道:“这人跟韦贵妃有何关系?”

    韦章立即大呼道:“吾乃韦贵妃亲弟,陛下敕封的左金吾卫兵曹参军!你不能杀我……”

    房俊笑了笑,推开他的几个友人,走到韦章近前。

    说起韦贵妃这个女人,也算是个传奇人物。

    韦贵妃出身京兆韦氏,便是“城南韦杜,去天尺五”的那个韦氏,有唐一朝“李武韦杨”联姻政治集团的四姓之一。

    在成为李二陛下的贵妃之前,韦贵妃其实还有一段婚姻。她第一个丈夫出身渤海李氏,隋朝大将军、户部尚书李子雄之子李珉,韦贵妃曾为其生下一女,后被敕封为定襄县主。

    隋大业九年,李子雄随杨玄感起兵谋反,兵败后,李子雄被杀。唐武德元年,高祖李渊即位,宣布大赦天下。出身京兆韦氏长房的韦贵妃,在此时摆脱了第一段婚姻的阴影,而回归名声赫赫的娘家。

    武德四年,李渊在关中站稳脚跟后,派李世民带兵攻打洛阳的王世充,河北的窦建德则带十五万大军杀奔虎牢关而来救援。李世民命李元吉继续围困洛阳,自己率三千五百人马,三千破十万,在虎牢关生擒窦建德,继而劝降王世充。

    洛阳城破后,李世民在城中广结名门望族,安插自己亲信,经营洛阳。便是在此时,李二陛下见到了并蒂莲花一般的韦氏姐妹韦贵妃以及王世充儿媳的韦尼子,被两姐妹的绝世容颜所慑服,纳入後宮。

    日後注意这个词,堂姐为贵妃,堂妹为昭容,上演了一段佳话……

    别在意什么寡妇之类的名声,李二陛下对这个全然不在乎。

    李二陛下的胸怀是真的宽广博大,在他的後宮裡頭,太多曾是别人的妻妾,韦贵妃姐妹,李元吉的妻子杨氏,隋炀帝的老婆萧皇后……在这位雄才大略的皇帝眼里,只要长得漂亮就行了,家世出身生活经历完全无所谓。

    的确有煌煌大唐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气度……

    韦贵妃姿容端丽,仪态万方,进退有度,德容俱佳,尤其写的一手好文章,很是有些名气。当然,李二陛下将两姐妹納入後宮的真实初衷,除了美貌与智慧之外,不可忽视欲多方拉拢名门望族的考量。

    嫁于李二陛下之后,韦贵妃共生一子一女,子为纪王李慎,女为临川公主。

    而临川公主的驸马,叫做周道务。

    没错,便是太极宫夜宴之时被房俊狠揍一顿的那位……

    房俊瞅着韦章,点了点头:“那行,某不杀你……”

    韦章心里一松,赶紧又说道:“你也别想我下跪道歉,士可杀不可辱!”

    围观者嘘声四起,便是他的那几位友人也尴尬不已。

    刚刚求人不要杀你,现在却说什么士可杀不可辱,做人真的可以这么无耻?

    房俊被他逗笑了,“可以。”

    韦章终于放心了,他以为是姐姐韦贵妃的名头把房俊吓住了,想来也是,即便将来成为驸马,那也比不上皇帝的老婆整天枕边风厉害……

    韦章心神大定,瞪着席君买道:“小崽子,没听见你家主子的话?赶紧把刀子拿开,若是不小心上了老子一根毫毛,老子让你全家倒霉你信不信?”

    席君买阴仄仄的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在下早已家破人亡,孑然一身,倒是想要请教,您怎么让在下全家倒霉呢?哦,对了,在家的家人都在阴曹地府呢,不如就让在下送您一程,去地府寻在下家人的晦气,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