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四十章 教育改革(下)
    “你小子一向惫懒,这次却是被那几个老滑头给坑了,以为这个风头是好出的?”

    面对没个正行的房俊,李二陛下的言辞也有些随意,这若是传出去将孔颖达魏徵等人称作老滑头,必然引起一阵轩然大波……

    谁知这一次,房俊却一本正经的说道:“此举确定未来百代根基,大唐是在陈腐中苟且,亦或在烈火中重生,在此一举!哪怕知道必将成为守旧者的众矢之的,亦绝不惜身。虽千万人,吾往矣!”

    李二陛下愣住了。

    他从来都没见过房俊这副郑重其事正气冲霄的态度,心说这小子莫不是吃错了药?科举只是自己推出来的一个手段而已,以之培养寒门士子对抗世家门阀,至于由谁主持,如何主持,有何关系?

    即便是算学有可能成为一个撬动儒学一潭死水的楔子,也不可能达到什么“在陈腐中苟且,亦或在烈火中重生”的程度吧?

    “此言何意?”李二陛下也不得不郑重起来。

    房俊说道:“陛下当可知道,这天下儒家的势力有多庞大。陛下从初心是好的,培养寒门学子以替代世家子弟,从而达到平衡的目的。可是陛下有否想过,到了最后,科举会有可能被儒家一家掌控?一旦到了那一天,将不再有寒门世家之分别,只有儒生和非儒生的分别,照样还收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局面,那陛下今日之所为,又有何意义?”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被阉割之后拿来统治万民的儒家学说有多么恐怖,只要科举还被儒家掌握,那么所有的学科都将是异端邪说,即便不会绑起来烧死,也将被狠狠的打入尘埃,永世不得翻身!

    而占据了道义制高点的儒家学说,仍然会如同前世一般,侵蚀着这个民族热性豪放锐意进取的灵魂,直至麻木不仁,塌了脊梁、没了血性,最终被整个世界抛弃……

    房俊崇拜儒学,也崇拜孔子,但他不认为被阉割之后拿来统治万民的是真正的儒学!

    儒家思想核心应该是博爱、厚生,公平、正义,诚实、守信,革故、鼎新,文明、和谐、法治,应该是锐意进取勇于开拓,应该是包容万千兼容并蓄,而不是什么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不是什么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更不是什么八股文!

    唯有百花争鸣,才能将这个民族从渐渐沉迷腐朽之中唤醒,才能永远的屹立于世界之巅!

    所以,与其说房俊策划的是科举制度,不如说是教育制度的改革……

    正如房俊在礼部大堂上问的那个问题,大唐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是全方位的人才!

    进士、明经、算学……合为一体,只有各科都佼佼者,才能成为成为大唐的未来!

    只会读懂四书五经就能治理天下?

    扯淡!

    偏科要不得……

    李二陛下看着眼前这个小愤青,无奈道:“你知不知自己在说什么?儒家乃是立国之本,你却要朕压制儒家,难道要提升那些兵家墨家阴阳家?且不论你的思路对与不对,若朕果真如你所说的做了,那么明前早晨起床,朕就得看到天下大乱!你得搞明白,朕的确是忌惮于儒家一家独大,但朕绝不会废黜儒家!”

    这小子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太激进了!

    没斥责一顿,房俊并没有太多的失望……

    他又不是傻子,难道希望凭借自己的一番言语便让李二陛下放弃历朝历代的立国思想,去拿天下无敌的儒家开刀?

    他只是试探,试探李二陛下的真正心意,以及接受自己的思想的可能性。

    如果一点可能都没有,那么房俊会立刻毫不犹豫的辞去官职,凭借自己富可敌国的财产打造一支船队,去海外占领一块土地,另起炉灶去创造一个全新的国家。

    如果有那么一点可能,哪怕只是一丝一毫,房俊也愿意鞠躬尽瘁,为这个国家、为这个民族坚守下去!

    可惜,李二陛下的话语并没有太过清晰的决定……

    既然如此,房俊打算再加一把火!

    房俊面无表情,自袖子里又拿出一本书策,双手递给李二陛下,然后单膝跪地,语气铿锵说道:“微臣恳请陛下,成立大唐科学院,以之提倡自然科学,成立军校,培养专门的军事人才……”

    说到此处,房俊深深吸了口气,视死如归的说道:“恳请陛下,成立内阁制度,限制君权!”

    立政殿里鸦雀无声,唯有窗外的寒风呼呼作响。

    李二陛下保持着一手接过书策的姿势,双目圆瞪,张口结舌,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房俊则鸵鸟一般将脑袋垂下来,心里默默祈祷……

    试探李二陛下的倾向可以,但若是被这条霸王龙宰了,那可就悲催了!

    心里不由得暗暗后悔,自己还是沉不住气啊……

    而对面的李二陛下,却是完全呆住了。

    成立大唐科学院,以之提倡自然科学……

    成立军校,培养专门的军事人才……

    且不说同意与否,也不提理解与否,起码李二陛下还能感觉得到房俊一心为国的赤胆忠心。

    可是……

    成立内阁制度,限制君权?

    内阁制度是个什么东西?

    最最最最关键的是,限制君权?!

    一瞬间,李二陛下仿佛炸了毛的老虎一般,猛地窜起来,饿虎扑食一般扑向房俊,一扑,扑到房俊近前;一掀,揪着领子将房俊掀翻在地;一剪,大脚不顾头脸的朝房俊踹去……

    立政殿外的禁卫听着殿内“乒乒乓乓”的乱响,不由得面面相觑,心里都对房二郎竖起了大拇指,这位的胆气,没说的!每次来都得被陛下踹几脚才舒服!而这位的能耐,那更没说的!放眼天下,几乎在每一次觐见的时候都能气得陛下龙颜大怒,那也的确是凤毛麟角,世所罕见……

    好半晌,殿内的声响才算停止。

    李二陛下呼哧带喘,叉着腰骂道:“你个小兔崽子,你要造反么?居然敢跟朕说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语,真以为朕舍不得杀你?告诉你,朕今天不仅要杀你,还要杀你全家!房玄龄个糊涂东西,怎地教出你这么个无君无父的逆贼?来人呐!”

    随着李二陛下一声大吼,殿外的禁卫呼啦啦进来一大群,跪地听旨。

    “将这个王八蛋给老子若出去,打死了喂狗!”李二陛下暴跳如雷。

    禁卫们面面相觑,不知道陛下这是说的气话还是真打算这么干……

    “都聋了?难道连你们也要造朕的反?”李二陛下怒吼道。

    “诺!”禁卫们吓得一个激灵,再不敢耽搁,齐齐朝鼻青脸肿的房俊扑去。

    房俊一看不好,在地上一滚,避开扑过来的禁卫,猛地滚到李二陛下脚边,死死的抱住李二陛下的大腿,大叫道:“陛下饶命!我是忠臣呐,不能喂狗……”

    李二陛下使劲甩了一下大腿,没甩掉,被这小子死死的抱住了,怒道:“那行,不喂狗,给朕将这厮剁碎了,扔到池塘里喂鱼!”

    禁卫们见到房俊死死的抱着李二陛下的大腿,鼻涕眼泪都蹭在皇帝的大腿上,不禁齐齐咽了口唾沫,不知如何是好。同时心里暗暗纳罕,不知这次房二郎是如何惹得陛下这么大脾气?以往都是踹几脚了事,至多也就是抽几鞭子打几板子,今儿这又是喂狗又是喂鱼的,看来是真的气得不轻啊……

    一句话,房二郎你牛!

    只听房俊大叫道:“陛下,微臣忠心耿耿可昭日月,您要是杀了我喂鱼,那必定引起上天可怜,外面指定漫天大雪,微臣比窦娥还冤啊!”

    李二陛下怒不可遏:“滚你娘的蛋!现在外面就下雪呢……”

    房俊一听语气缓和了,赶紧说道:“陛下且看看那份奏折,若是看完之后还认为微臣是个奸贼,再杀不迟!”

    李二陛下怒哼一声,喝道:“那好,朕就看看你如何鬼话连篇大逆不道,要你死的心服口服!来人,将此獠给朕压入天牢,待朕想好了何种死法能解心头之恨,再将其问罪!”

    “诺!”

    这一次禁卫们可不敢有丝毫耽搁,猛虎一般扑上来,将八抓鱼一般紧紧抱着陛下大腿的房俊手指一根一根掰开,然后不顾其撕心裂肺的哭喊,拖死狗一般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