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四十六章 房俊监考(下)
    混乱的场面随着房俊的出现以及“百骑”的出手,终于稳定下来。

    房俊铁面无情,将那些打架斗殴的考生统统登记名字家世之后尽数驱逐,对这些考生的哭闹嚎叫置若罔闻,手段冷酷。出乎意料的是,尽管这些考生痛哭流涕者有之,大喊冤屈者有之,告饶求情着有之,却唯独没有一人敢于出言威胁恐吓。

    人的名树的影,这些考生都知道房俊的凶名,兼且在场的这些“百骑”精锐可各个都眼力毒辣,万一口出恶言被这些兵卒记住,然后报于房俊知晓,那可就麻烦大了。

    所以说,世人多是欺善怕恶之辈,有时候一个赫赫凶名,的确能省却很多麻烦……

    房俊便对那三名礼部官员说道:“对付这帮二世祖臭无赖,你越是毕恭毕敬,他们就越是要上房揭瓦,你越是狠一点,他们就变成小猫咪……”

    这话就当着所有考生的面前说,都听得清清楚楚,把这帮向来无法无天的世家子气得半死。顿时在下面小声议论起来,无非是叨咕几句泄一下被藐视的愤慨,可是随着房俊眼神一扫,立马紧紧闭嘴,全场肃然。

    “你等既是礼部官员,那边要记着,从今往后咱们礼部可再不是任意拿捏的软面团儿,谁敢炸翅儿,就革除他参加科举考试的资格!那样的话,不用你等说话,自有家中长辈将他们打得皮开肉绽,事后害得陪着笑脸拎着好酒好肉来向你等求情!”

    房俊大言不惭,对这些世家子不屑一顾。

    考生们一听,俱都沉默下来。

    这房二虽然可恶,但这番话却说得很是在理,若是被剥夺了科举出仕的资格,这往后岂不是成了家中的米虫,对家族再无用途?长辈们岂止打得他们皮开肉绽,掐死都有可能!

    礼部的官员也有些愣神,仔细一琢磨,房俊说的对哦!

    现在的礼部可不是之前的礼部了,科举考试这个大杀器捏在手里,等于执掌天下的人才擢拔,家世再显赫靠山再硬挺又能如何?这些世家子为何如此惧怕房俊,还不就是因为房俊谁也不怕谁的面子也不卖,得罪了他,干脆就剥夺了你科举的资格!

    当官?

    下辈子吧!

    琢磨过味儿来的礼部官员顿时精神抖擞,打了鸡血一般振作起来!

    制止了混乱场面,房俊令礼部官员维持秩序,组织考生按批进场,自己则回到院内,把守最后一道关卡。

    国子监乃前隋所制,规模宏大,“延袤十里,灯火相辉”。

    校内建筑除射圃、仓库、疗养所、储藏室外,教室、藏书楼、学生宿舍、食堂,就有一千余间,屋宇连绵,鳞次栉比。

    日头还未升起,但天光已然大亮。

    国子监内的积雪被清扫干净,堆积在墙边。

    房俊搬过一把铺着兽皮的椅子,坐在考场的大门前,面前放着一张书案,两侧站着礼部官员以及自己的亲卫。

    很快,在门口被搜了一遍身的第一队十名考生被放进来。

    房俊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这十名紧张忐忑的考生,心底唏嘘不已,谁能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居然也能成为一名人憎鬼厌的监考老师?遥想当年自己在考试的时候面对监考老师那种担心被搜出小抄、偷看别人答案怕被现的心境,真是恍然如梦……

    想了想,房俊命亲卫抬过来一口大缸,就放置于书案之侧。

    然后,面对十名考生说道:“尔等皆为少年俊彦,国家之未来系于你等之身。所以,本官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将身上刚刚未曾被搜出的夹带之物统统放进这口大缸之中,本官可以当做没看见。本官奉劝诸位,千万别藏着侥幸心理,这里的衙役官差各个都是火眼金睛,若是稍后被搜出来,那就只有终生剥夺苦菊考试资格一途。你们中自然有那浑水摸鱼想要撞上大运通过考试进入仕途的世家子,但也有自幼苦读寒窗数载的寒门士子,本官只想说,每一个人都只有现在这一次机会,希望各位能够珍视,切莫自误,毁了前程!”

    十名考生面面相觑。

    有一名考生犹豫了一下,心虚的看了看房俊的黑脸,一咬牙,将身上的棉袄脱了下来,径自投入到那口大缸之中。那件棉袄的里衬,密密麻麻的全是蝇头小字,令监考的官员们叹为观止,也疑惑不解:待会儿考试的时候你打算怎么去看这些答案呢?

    这考生估计是个寒门士子,家境一般,脱去棉袄之后,只剩下一袭中衣,在寒风中瑟瑟抖,冻得脸青唇白。这摸样毋须考试,只是一会儿就非得冻病了不可……

    那考生大抵也知道自己怕是不能完成这次考试了,神情很是沮丧。

    多年寒窗苦读,祖父虽然曾担任县丞却早已去世,一家人生活无着,只得离开老家前来关中投靠亲戚,家中父母吃糠咽菜全力支持自己读书,希望他有朝一日能凭借学识被世家门阀相中,得以举荐为官,一世荣华,光耀门楣。

    然则一晃眼间,十几年过去,今日以二十多岁,却仍旧一事无成。

    而科举考试,对于这些苦读的寒门学子来说简直就是天赐的机会,当可凭借想胸中韬略,一跃龙门!

    可是谁曾想,自己未战便要阵亡?

    即便如此,这位考生也只是遗憾罢了,同时惭愧与家中父母还要陪着自己再吃几年的苦楚,等待下一届的科举。可若是自己的夹带被现,那可就是终生再无科举入仕的机会,那样的结局对于他来说不啻于灭顶之灾,绝对不能承受!

    寒风吹过,冻得这位考生打了个寒颤,苦笑着对房俊鞠躬,说道:“这天寒地冻,学生怕是完成不了考试,奈何学生家境贫寒,若是冻病了,又是一笔巨大的开销,凭空给家中增添负担。是以学生请求退出这次考试,下一届再接再厉,还望大人恩准。”

    虽然形容落魄,但面对绝境却能镇定自若,尤其是提及家境贫寒之时,更未有一丝一毫的窘迫的自卑,这份洒脱的心境确实难得。

    房俊微微一笑,站起身来,脱下自己的大氅,亲手披在考生的肩膀……

    “人穷,志不能短!那些世家门阀,看似显赫荣耀,不也是先辈们一代一代积累而来?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一夜爆起的世家,更不会有永世沉沦的寒门!兄弟,保持住这份豁达和孝心,总有一日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我看好你!”

    房俊使劲儿拍了两下考生的肩膀,打气鼓励。

    想当年,他也是一个山沟沟里的穷小子,家徒四壁,困顿不堪!是教育,让他走出大山,出人头地!

    甭管李二陛下设立科举的初衷如何,不可否认的是,它为那些充满了斗志和理想不甘屈居人下的寒门士子提供了一条鱼跃龙门的登天梯,使得那些有毅力有本事的寒门士子能够凭借自己的刻苦和努力,改变命运,光耀门楣!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这句话在现在没有一丝一毫的贬义,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励志和奇迹!

    大门外等候排队进场的考生大多也都亲眼目睹了这一幕,所有人都被房俊的这番言语震撼了,尤其是那些寒门学子!

    从来就没有一夜爆起的世家,更不会有永世沉沦的寒门!

    这一句话,简直说到了他们的心坎里!

    那位考生披着犹带着房俊体温的大氅,心里一热,眼泪当即就涌了出来……

    平息了一下激动的心绪,这位考生大声说道:“多谢侯爷赠衣之恩,学生永世难忘!今次考试,我李义府定要名列前茅,以报答侯爷的恩情!”

    言罢,紧了紧身上的大氅,跟着衙役前往考场。

    房俊却站在那里愣了半晌,忽地大叫道:“娘咧,你小子太无耻了吧,谁说赠给你了?那大氅只是借你的,考完试立即还我!”

    大门外、院子里,所有人都陡然寂静,然后爆出一阵嘘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