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排除异己
    城南曲江池畔的神机营驻地。

    校场上的积雪被清扫干净,远处的树林肃然安静,曲江池边的楼阁殿宇俨然矗立。

    正是早操时分,校场上却人声吵杂,兵卒们排着歪歪斜斜的队列,三三两两的凑近,低声谈笑着……

    刘仁轨和段瓒并肩立于窗前,眺望着远处校场上的情形,相顾无言,暗自嗟叹。

    曾几何时,那支能将一千突厥“附离”狼骑狠狠狙击、将三千突厥铁骑击溃的骁勇神机营,却变得士气全无、军纪废弛,这令一手创建这支部队的两位元老很是心疼,却又无可奈何……

    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自打房俊被调走,神机营归于长孙冲执掌以来,这位皇帝陛下最宠爱的女婿便执着于神机营的掌控,将一干房俊时期的干将不分缘由全部撤职,代之以军中与长孙家亲近的世家子弟。

    这些世家子弟是什么德行?

    不能说没有能力,但是自制力却是极差,在之前房俊的高压统治之下,这些世家子弟不敢有所怨言,兼且神机营战绩彪炳,房俊处事公正,刘仁轨、段瓒等人能力出众,这些人甘于服从。

    然而当这些平素懒散惯了的世家子弟执掌大权,没了强力的压制,劣根性很快便展露无遗……

    训练偷懒、败坏军纪,无人可治。

    一支雄兵,以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度堕落了……

    段瓒叹了口气:“老刘,是否想过调走?若有想法,兄弟可以周周旋一二。”

    与旁人不同,段瓒毕竟是功勋之后,老爹是褒国公段志玄,长孙冲再是嚣张,也不得不估计段志玄的颜面,只是将其撤离一营主官的职位,委以副将之职,没了实权,地位却不差。

    刘仁轨就悲剧了。

    这支队伍之中,房俊烙印最鲜明的便是刘仁轨,谁叫当初是房俊指名道姓将刘仁轨调来,来了之后又一直是房俊的心腹爱将?长孙冲寻了个由头,将其一撸到底,只给指派了一个后勤运输的职务,彻底投闲置散。

    段瓒和刘仁轨关系一直不错,眼看着刘仁轨在此蹉跎岁月、整日里郁闷憋屈,便想着动用家族关系,为刘仁轨某一个前程。对于刘仁轨的能力,段瓒十分钦佩,这样的干将放到任何一支部队里都是主将最放心最喜欢的部下,何必待在这里看不到前途?

    刘仁轨感激道:“多谢兄弟好意,不过不必了。我刘仁轨俯仰无愧,即便要走,也要走的堂堂正正,岂能如同逃离一般,去向那等小人求饶?”

    “这话从何说起?兄弟保证,只要你想走,兄弟边有办法让别的部队来调令,老刘你根本不必跟长孙冲对面,他亦不敢阻拦。”段瓒深知刘仁轨倔强到极点的脾性,但凡看不惯的人或者事,宁愿一头撞死也决不妥协……

    两人正说着话,殷元子屋外走进来,阴沉着脸忿然说道:“那小儿着实可恨!”

    段瓒闻言,苦笑道:“那位可是又干了什么蠢事?”

    殷元冷笑道:“岂止愚蠢?简直蠢不可及!不狠抓军纪也不抓训练,却成天到晚惦记着火器作坊,明明没那个能耐,还偏要指手画脚。这不,我听说咱们这位提督大人擅自更改了侯爷之前的火药配方,结果导致威力大减,非但不反思自己的想法是否错误,反而大骂作坊的几位大匠调配的材料纯度不够,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段瓒摇头叹气:“这位长孙公子抓权抢攻的本事一流,但是要说到务实的本领,实在是……”说着,不屑的啧啧嘴。

    刘仁轨则哼了一声,不予置评,他是厚道人,哪怕面对仇人一般的长孙冲,轻易亦不会在背后口出恶言,要骂人,只会当面骂……

    三人说着话,便见到一个兵卒急匆匆赶来,对刘仁轨说道:“提督大人有请!”

    刘仁轨抬脚便要跟着那兵卒离去,却被段瓒拉住手臂,伏在他耳边低声道:“注意态度,压住火气,否则吃亏的还是咱们!”

    刘仁轨默然点头,跟着那兵卒去到中军帐,对居于书案之后的长孙冲敬个军礼:“卑职参见提督大人。”

    长孙冲正伏案疾,对于刘仁轨的参见不理不睬,仿佛没有听见一般。

    大帐里一片沉寂。

    刘仁轨深深吸了口气,双手负后,双脚微分,沉默相对。

    心中火气上涌,跟长孙冲杠上了!

    你不说话,那我也不说话……

    一个伏案疾书,一个站立如松,沉默相对,却有一股暗流在空间里激荡。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长孙冲才放下手中的笔杆,揉了揉酸的手腕,连续写了半个时辰,手不酸才见鬼了……

    看着站姿挺拔的刘仁轨,冷冷说道:“既然来了,为何不通报于本官,若是耽搁了军务,你可吃罪得起?”

    “好教提督大人知晓,某已然大声通报,但提督大人似乎并没有听见,卑职不敢打扰提督大人处理军机大事。”刘仁轨语气冷静,不卑不亢,只是稍稍反击了一下,心里已然将装模作样的长孙冲祖宗八辈都问候个遍……

    军机大事?

    有个屁的军机大事,一个神机营的主官而已,哪里有什么军机大事?

    这是赤倮倮的嘲讽!

    长孙冲俊美白皙的脸庞掠起两抹潮红,心中暗恼,我就不信制服不了你这个棒槌!

    “作坊那边今日来成果不理想,新式火药的配方改进一直没有取得应有的进展。你之前一直辅佐房俊,对于火药也颇为熟悉,待会儿你便去作坊那边报道吧,主持新式火药的改进。本官不是不近人情之人,只要你能在短期内取得效果,本官答应将你调回来,并且委以重任。”

    刘仁轨暗暗摇头,与其说是愤怒,还不如说是鄙视……

    这位长孙家的公子看似才华横溢思绪敏捷,实则缺乏主政的能力,更不善于处理实务,只懂得依靠强力的打压来争权夺利,却毫无容人之量,更不懂得笼络人心之道。

    与房俊相比,差得远了!

    改进房俊的火药配方?想把我一脚踢走,您直说就行了,何必编出这么一个幼稚到可笑的借口?

    人家房俊的配方,你更该一分一毫都达不到最完美的效果!

    当即,刘仁轨淡淡说道:“卑职谢过提督大人的厚爱,但卑职西征之时遭遇突厥狼骑围攻身负重伤,一直未能痊愈,最近时常感到伤口处隐隐作痛,是以请求提督大人准许卑职辞去军务,回家疗伤。”

    长孙冲闻言,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

    那次收买突厥人兵夜袭神机营,原本指望能将房俊干掉,却不料反被房俊率领神机营大神威,将突厥狼骑击溃,凭白立下了天大的功勋,闯出了诺大的名声!

    而长孙冲因为事先躲到侯君集的中军大帐,并未参与这次大战,躲开了危险,却也失去了与神机营上下并肩作战的机会。此事虽然并为有人怀疑是他勾结神机营而起,但对于危难之时未能与战友并肩作战的长孙冲,神机营上下颇有微词,这也直接导致回到长安从房俊手中抢来神机营之后,自己的威望不能服众。

    可以说,那次神机营的夜袭事件,是长孙冲的极大败笔!

    刘仁轨现在提出来,怎能不叫长孙冲恼羞成怒?

    不过长孙冲必将是世家出身,讲究的喜怒不形于色,尽管心里怒极,表面却苦苦忍耐。

    “即是如此,那边好生回家休养才是,留得有用之身,日后方可为国效力,神机营随时等候你回来!”

    反正目的是要将房俊的势力完全清除,自己才能彻底掌控神机营,他才不管刘仁轨是去作坊还是回家。

    不过他就是这么一个虚伪的人,哪怕是心里乐不得将刘仁轨一脚踢开,脸面上却依旧要假惺惺的勉励一番,说一些他自己以为很有修养却让别人听起来恶心的“诚挚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