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五十二章 商机处处
    杨氏虽然入宫服侍李二陛下多年,但限于弟媳的身份,却一直未有封号,不能自称本宫,旁人亦不能称呼为娘娘,只能以夫人称之。

    杨氏虽然韶华已逝,却丽质不减,秀美的容颜未曾衰减半分,更平添了一丝微熟的风韵,仿若陈年的美酒,历久弥香。

    闻言,杨氏抿唇轻笑道:“房相何须客气?谁人不知这龙井名茶便是出自于令郎之手,房相近水楼台,自然比旁人更懂得其中之道。”

    又是那个逆子……

    房玄龄愈郁闷了,想自己堂堂尚书左仆射、梁国公,权倾朝野,被人提及的时候却总是“房二的父亲”,而不是提及房俊是时候说“此乃房相公子”,这种旁人态度的转变着实令房玄龄一时难以接受。

    既欣喜于儿子的成就,自己后继有人,又失落于儿子的崛起,使得旁人忽视了自己,那种滋味真是令一个父亲苦涩不清、酸甜难辨……

    房玄龄只得苦笑道:“夫人谬赞了,试问这长安城中,论起烹茶之艺,何人敢出于夫人左右?老臣在家之时,实在是耐不得这水温火候洗冲泡分的功夫,更多只是抓一把茶叶,胡乱丢尽茶碗之中以热水冲之,聊以解渴罢了。”

    杨氏听他说的有趣,展颜笑道:“那令郎岂不嗟叹于您暴殄天物,糟蹋了他的好茶?”

    “夫人只怕是看错了那逆子,那小子哪里有这么精细的心思?平素总是说饮茶之道在于心境,不在于茶叶,更不在于泉水,若心静平和,便是枯枝败叶,亦会如因甘霖,反之,便是琼浆玉液,亦是心中苦涩,全不知味。”

    李二陛下抚掌叹道:“当真是没想到,那棒槌居然是个真正的风雅之士。单单这一番感悟,便不是寻常人能悟得出、说得出,正如百事皆顺,粗茶淡饭亦食之美味,愁绪百结,山珍海味亦食不下咽一个道理。”

    杨氏亲手为房玄龄倒了茶,嫣然道:“房相有子如此,当足慰平生了,真是令人艳羡。”

    房玄龄恭敬的借过茶水,便也不客气,顺势坐到李二陛下身边,却不住的摇头苦笑。

    令人艳羡?

    不见得啊……

    最起码那混球不务正业的本事,就足以令人头疼万分。

    骊山农庄,房二郎又开始不务正业了。

    铁匠铺的砧板上,放着一柄剪刀……

    古代人,把剪刀称之为龙刀,也叫做剪子、铰或铰刀。历史很久远。

    但是,汉朝之前的剪刀,和后世的剪刀形状不一样。没有轴眼儿,也没有支轴,就是把一根铁条的两端,锤炼成刀状,并磨出锋利的刃口。然后把铁条弯曲,是两端刀口相对。这样一来,剪刀不用的时候,就自然张开;使用时,在刀刃上一按,就可以剪断物品。

    到了汉朝,剪刀的形制才出现变化,渐渐的接近现代剪刀的模样,但大体上仍然有所出入,不太附和力学的原理,使用起来并不是太方便,而且铁质不佳,刃口不够锋利,对于那些深闺中弱质纤纤的小姐们来说,剪一些厚重布料之时,很是困难。

    “二郎,您让我们做剪子?这小玩意,能值得几个钱?咱们铁厂现在出的铁料质量越来越好,做剪子卖怕是得亏死!”王小二皱着一张苦大仇深的老脸,一个劲儿的摇头。

    尽管对于自家二郎点石成金的本事深信不疑,但是这么一个家家户户都放在眼里的小东西,实在是没前途啊……

    “王二伯,这您可就不懂了!”房俊觉得有必要给自家的这帮文盲普及一下现代经济理念。“千万别小看这些小东西,正是因为不起眼,却家家都需要,你想想,哪一家哪一户能没有一把剪子?最少也得有一把,那些世家大族家里说不得得有十几把甚至十几把!你再想想,不说别处,单说这长安城里多少户人家?若是家家都买咱们一把剪子,那得卖出去多少?”

    王小二挠了挠头,踹了身边的大徒弟一脚:“二郎问话呢,你说这长安城里有多少人家?”

    大徒弟吭哧半天,脸憋的通红,稍稍后退了一部,问身边的师弟:“你比我灵醒,你说长安有多少人家?”

    小徒弟也憋了半天,“怕不是得有成千上万户?”

    房俊这个无语啊……

    “某只是打个比方,谁问你们准确的数字了?某跟你们将,千万不要小看这些针头线脑的小东西,这玩意便宜是不假,但是销量大,而且利润高,可不比那些刀枪剑戟什么的赚的少!”

    一直蹲在房俊身后的席君买插了一句:“这是不是就是侯爷您常说的薄利多销?”

    房俊伸出大拇指,给席君买点了赞……

    不愧是大唐未来的名将,这见识、这悟性就是比这帮子文盲强的多,所以才说教育才是根本啊……

    王小二这个铁匠头子懂了一点,可还是有些疑惑:“但剪子这东西制作起来也没啥难度,漫天地下卖剪子的多了去了,人家为何全都买我们家的剪子?”

    房俊一拍大腿:“终于问到正经地方了!为啥买咱家的剪子?原因只有一个,咱家的剪子好哇!”

    “这个……好在哪里?”王小二有些忐忑的问道。

    似乎每一次同二郎谈话,他都觉得有些跟不上节奏,这让他跟自卑……

    房俊拿起那把剪子,用剪子尖在地上画出一个图样,看上去与这把剪子似是而非,形状有些出入,自然就是后世的剪刀样式。

    “你没看,这是我重新设计的剪子,较之这把旧式的剪子,剪东西更省力!而且你们也说了,咱家的铁料质量是关中最好的,那么咱们就用最好的铁料却打造最好的剪子,自然也能卖出最高的价钱!”

    房俊兴致勃勃,为自己又想出一个财源广进的方法而有些小激动……

    不过,王小二今天似乎专门给房俊泼凉水。

    这老汉愁眉苦脸的说道:“可是这价钱上去了,销量岂不就下来了?毕竟大多数人还都只是平民小户,这剪子若是卖的贵了,再好使买的人也不会多……”

    “哼哼,谁告诉你咱的剪子要以量取胜了?跟你说吧,咱们作坊出产的剪子,那就不是谁都能买得起的!咱们的主要客户,就是那些豪门大院深闺之中的小姐妇人,做工要精致再精致,铁料要优质再优质,刃口要锋利再锋利,价格要提高再提高,总是三个字:高端,大气,上档次!”

    房俊得意洋洋,这就是后世的高端营销了。这个年代相比也有这种理念,但是大抵没人会将这样高深的招数用在一把不起眼的剪子上……

    王小二身边的大徒弟板着手指头,算了半天,才吭哧吭哧说道:“二郎,那个你说的不是三个字啊,高端,大气,上档次,这是六个字……”

    席君买一下就笑喷了。

    房俊无语的瞅着王小二,一脸敬佩:“王二伯,本侯爷不得不对您表示敬仰,收了这么个徒弟您还能活这么大岁数,没有被早早的气死,您是好样的!”

    “呵呵呵”王小二不以为杵,抬手摸了摸大徒弟的脑袋,三十几岁的人了,像小孩子一般被师傅摸着,露出憨笑。

    “咱这徒弟心眼是少了一些,但也正因如此,实诚啊!这年月,找一个实心实意的人,比找一匹千里马都难!这娃子虽然笨了些,可心志专一,这整个铁匠铺子里,除了老汉我,手艺就数他最好!”

    房俊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居然每一个一千多年前的老文盲给上了一样生动的思想教育课。

    这话说的在理!

    或者正是这样有些笨笨的人,才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做人才能纯粹,待人才能厚道!

    房俊拍了拍大徒弟的肩膀,赞许道:“好样的,你师傅这把老骨头也没几天活头了,等哪天他咽气儿了,你就是铁匠铺的主事!”

    大徒弟挠了挠头,憨憨的笑了。

    王小二却气得直翻白眼,狠狠踹了大徒弟一脚:“你个怂娃,盼着老子早死是不是?没良心的混蛋玩意……”

    大徒弟吓了一跳,赶紧诚挚的说道:“这哪能呢,师傅,徒弟盼着您能活一千年……”

    “噗”

    “噗”

    房俊和席君买当场就笑喷了,千年王八万年龟,这可是老祖宗就传下来的话语。

    王小二自己也气笑了,又踹了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