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冲突(上)
    隔壁的雅室里,三人共聚一席,成品字形坐定。

    只是光滑的木质地板上,赫然有一堆破碎的瓷片飞溅开来,那是一支酒杯的残骸……

    孔颖达与宇文士及面面相觑,看着面前愤怒的皇帝陛下,连连苦笑。房俊此子,还真是个惹祸精,只是吃顿酒罢了,何以满腹牢骚,非但将他们两个老儒生给骂了,便是陛下亦未幸免。

    看来今日这顿所谓的庆功酒,怕是喝不自在了。

    对于房俊的所言所想,二人倒是觉得有些道理,尤其是那番国家内政外交的前瞻性,说的很有见地。只是说到后来的对外政策,却是颇不以为然……

    对待外族就要施展铁与血的手段?

    哪里有这么简单!一味的弑杀,只会引起外族的抵触情绪,更加使得这些外族离心离德,不肯跟汉家一条心。唯有仁德之术予以感化,方才是正途,虽然过程缓慢一些,但一旦感化了这些外族,却可使得一心一意奉汉家天朝为正统,永不背离。

    小小年纪,居然如此浓重的杀性……

    这令二人深感别扭。

    李二陛下想的却不太一样。

    李唐皇族的骨子里,汉家的血统并不纯粹,有着很浓郁的胡人遗传,这使得行事也与那些正宗的儒家传统有些相悖。对于房俊的这番言语,李二陛下大致上是予以肯定的,汉家强盛之时,小国自然要屈服依附,待到汉家衰弱,反口咬上一口,这有什么不对?

    满口仁义道德,并不能令那些化外蛮夷感化,因为他们的骨子里追求推崇的就是弱肉强食!

    只不过房俊那番对于朝贡体系的嘲讽,却令李二陛下大光其火!

    外国使节都是他接见的,赏赐亦是他颁布的,这本来是万国朝贺盛世雄风的最有脸面的事情,却被房俊这厮好一顿讽刺挖苦,好大喜功的李二陛下怎能不怒?

    眼看陛下如此恼火,作为牌友,孔颖达与宇文化及并没有落井下石,反而极力为房俊开脱辩解。

    孔颖达捋着胡子说道:“那小儿任性妄为,亦不是一天半天了,不过性子本是如此,亦强求不得。好在只是年幼气躁,待到稍稍长些岁数,经历得多一些,自会沉稳下来,陛下不必着恼。”

    宇文化及亦说道:“虽然浮躁了一些,但是毕竟才华能力是极好的,单单这次的科举制度制定,便可见这小子的强策划和组织能力,只要陛下稍加调教,来日必是国之栋梁,老臣为陛下贺!”

    两位老臣这一番劝解,李二陛下的火气才稍稍压制。

    实际上倒也没有多少愤怒,只是被一个小辈嘲讽了自己的施政行为,脸子搁不下而已……

    只是对于太子与房俊这般交好,心里有些想法。

    说了几句狠话,自己便转移了话题,皱眉道:“不知那神机营又弄出何等是非?”

    宇文化及闭上嘴巴,这关系到长孙无忌,说什么都不好。

    不过显然孔颖达不会去顾忌这些,老孔已然修炼到“半圣”的地步,身份然,地位尊崇,从来都不怕得罪人。

    “这件事,其实是陛下欠缺考量。固然陛下有着自己的理念行事,并不是刻意的偏袒于谁,但神机营这般安排,确实是委屈了房俊,难免令其心生不忿,这是人之常情,可见房俊乃是真性情之辈。若是毫无反应,对剥夺神机营指挥权之事无动于衷反而大表忠心,那才是可怕,唯有大奸大恶之辈才会将自己的喜怒哀乐深深埋藏,因为他们所图更大。”

    李二陛下有些尴尬了……

    孔颖达这番话看似委婉,实则意思明确——您办错了!

    错了么?

    现在看来,虽然算不得错了,可起码也是不够稳妥。

    作为他最重视的一直部队,神机营的情况他自然要第一时间掌握,其内部的种种现状,确实令李二陛下堪忧,对于长孙冲也有所不满。

    只是剥夺房俊指挥权的命令是他下达的,帝王金口一开,那就是金科玉律,即便错了也不能认,否则威严何在?以后再有相似的命令,难保就会有人拿着今日的神机营说事儿,您当初能错,现在也能错……

    既然不能认错,那就得一错到底。

    李二陛下哼了一声,说道:“依某看来,那小子正是因为这次科举制度的策划筹备恃宠生骄,翘起了尾巴!”

    孔颖达呵呵一笑,不再争论。

    老孔都活成精了,怎会看不出陛下这等违心之言?再争论下去,那就是不给陛下面子,将这位至尊激得下不来台,那可就太愚蠢了……

    宇文化及岔开话题道:“这房俊可不是吃亏的主儿,刚刚显然也饮了不少酒,这要是和长孙冲起了冲突……”

    “随他们去!都是少年俊彦,平素骄傲惯了的,谁都不服谁!正好让他们打一架,都去去火气,亦能沉稳一些。等他们打完了,朕再挨个收拾!”李二陛下咬着牙说道,安然不动,等着收拾残局。

    孔颖达却颇为忧虑:“房俊那小子脾气太过暴烈,万一……”

    这半截话儿,意思再明显不过,恐怕长孙冲非是房俊的对手,万一闹得不可收拾,对于长孙冲这个神机营提督的威信可是大大的折损。

    李二陛下有些惊异的看了孔颖达一眼,这个一贯以古板冷淡著称的老学究,怎地对房俊如此看好?

    他可不认为执掌着神机营的长孙冲,会对付不了一个礼部无兵无权的房俊!

    城南,曲江池畔,神机营驻地北侧的野树林。

    当初房俊组建神机营,国库未能有充裕的财政支撑神机营庞大的开销,是以房俊与李二陛下商定,由房俊出资垫付,朝廷则将野树林这一带土地划拨给房俊,以抵偿房俊花费的银钱。

    而在房俊临去西域之前,便已经规划好这块地的用途。

    野树林中许多年头久远的古树并未砍伐,而是被房俊巧妙的规划,将其被一座座新落成的房舍包围其中,成为新房院落中的景致。是以,野树林的大致外貌并未生多少改变,只是在其中依着地形、景观、树木等等自然条件,巧妙的盖了许多房舍。

    只是一个夏天的时间显然不足以让这些房舍全部竣工,只是完成了主体的建筑,算是半成品,入冬以后天寒地冻便全面停工,只待来年开春施工。

    这一片土地面积极大,因是荒地,李二陛下并未吝啬,一并赐给了房俊。

    现在一座座半成品的房舍散落其间,被厚厚的白雪覆盖,仿若后世无人入住的“鬼城”……

    只是此时,原本冷落偏僻人迹罕至的野树林,已然被一队队兵卒包围。

    房俊赶到的时候,位于野树林的入口处,新近开辟出来的道路上,正有一队盔明甲亮的兵卒把守于此,不远处的路边,十几个人躺在雪地上,身边围着一群伙伴,吵吵嚷嚷。

    房俊在刘仁轨席君买的保护下,身后跟着几十名亲卫部曲,阴沉着脸脚步不停的走过来。

    到了近前,仔细一瞅,顿时勃然大怒!

    雪地上躺着房家派遣于此看守房舍的家仆,十几人各个负伤,身上鲜血淋漓,在寒风中呻吟哀叫,状极凄惨!

    房俊咬了咬牙,沉声道:“受了这么重的伤,为何不赶紧医治?来人,将受伤的兄弟送去城中最好的医馆,不惜代价,一定要全都治愈!”

    “诺!”身后便跑过来多名亲卫,想要上前将受伤的家仆搀扶起来,送去医治。

    一位神机营的校尉站出来,大喝道:“给老子住手!我家提督大人有令,这些豪奴公然对抗朝廷,死有余辜,就让他们冻死在这里,不得救治……”

    话音未落,这校尉便听到身后的同伴齐齐惊呼一声,尚未反应过来生什么事,眼尾刀光一闪,手臂一凉,一条肩膀已被一刀斩断……